这儿泠十。微博:草莓鸡蛋仔。
是个杂食。
做你们的小甜饼!
头像是我的梦中情猫!

【白起】【乙女向】尾巴by泠十

十连坠机非常难过,喜欢白sir真的太难了。

无论是白sir李总,还是洛洛黑土都快爱不动了。

之前买的好几个小号不想浪费。如果有姑娘感兴趣打算送掉了。安卓b服的。

前半段心路历程,后半段情人节私设。ooc是我。

 

 

 

 

我愿意把以后我尾巴尖上所有的月光都送给他。

——《猫的遗产》

 

 

【一】

感情真的是一种难以描摹的东西。

它不知从何而来,产生的过程玄之又玄,有时需要无数个日夜,有时却只是一瞬间视线的交错。

但总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它浓烈又使人心生喜悦,纵使有一天真的不再,也不会让人后悔。

我对白起的感情大概就是如此。

其实我对那个高中时期的校霸的印象原本真的已经很淡了。高中的生活忙碌也枯燥,初入高一,学业远比想象中的要繁重,每日捧着厚厚的作业来来往往,剩下的时间全都耗在了琴房里。按理说,接触到这样一个校霸学长的机会真的很少。

但我却偏偏莫名获得了很多这样的机会。

我对于这个传说中的学长最初的印象,是不知哪日听身边同学提点之后的匆匆一瞥。

那日的天气怎样我已然记不清了,对于高中的我来说,那并不是怎样重要的一天,所以无论现在多么追悔莫及,都再难以想起。

与往常没有什么不同的气候,与平时没什么不同的生活,完全没有任何影视作品中刻意渲染的那种宿命之感,我与这个学长擦肩而过,耳边听着同学半是崇拜半是恐惧地说着他的事迹,心中升腾起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

少年的个头还没有现在这般高,一身反骨,穿着有些宽大的校服,脸上仍带着些许属于少年人的稚嫩,面色却冷得很,此时正微微皱着眉。

于是我收回视线,没有再看过去。

只是后来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从那匆匆一瞥之后,我便能很经常地在校园里看到这个学长。各种场景,各种误会。

直到收到那封信。

从此那位校霸学长再也没有出现在校园里。

时隔多年后的再见委实让我吃惊,那些原本模糊的记忆又再次清晰了起来,重新与这个学长接触,害怕其实不占多数,更多的是好奇。

好奇高中那些传说,好奇时光对他的改变。

而我对白起的感情究竟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真的很难说出一个清晰的时间点,可能积攒在日常的每点相处,也可能发酵于每次度过的危机,如果真的非要说起,大概是某个再平和不过的下午。

下午两点的阳光好得有些刺眼,深栗色头发的男孩坐在公园的长椅上,低着头,两条长腿有些不舒服地屈起来,隔了一会又忍不住伸直,我一侧头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幅有些孩子气的景象。

心中莫名好笑,我忍不住喊了他一声。

「白起?」

「嗯?」他抬起头看我,眼神中带着还没来及消散的茫然。

那个眼神我直到现在都记得。

莫名和高中时的那个少年,奇妙地重合了。

仿佛十几年的时间都没有流逝,我们依旧是高中时的少男少女,拥有未来大把美好的人生,充满对成为对方的勇气的信心,不需要为任何事情烦心。

只是我知道,时间已经过去了。

它没有停下来等我们任何一个人。

那时的我还太过稚嫩,只从那个校园传说的脸上读出了疏离冷漠,却没有读出孤独和无奈。

我记性真的不太好,我记不清他当时对我说了什么,只记得当时突然的感情泛滥,心里的某个地方突然软得不堪一击,却又让人有了一种豁然开朗的感觉。

原来是喜欢,那种原先朦胧的感觉。

它难以捉摸,永远藏在脱口而出的每个字里,让人无从寻找,直到现在才脱出暧昧的桎梏。

那时的我们离在一起只隔着一只手的距离。但我却只敢偷偷凑过去握住他的手,感受着手心有些粗粝的老茧,任凭心里心潮上涌成灾。

万一他不喜欢我怎么办。我久违地怀着少女的心思,心里满是不安和期待。

时光将他打磨成了再好不过的模样,也因此更让人容易疑心,哪怕种种迹象都表明他喜欢我,也让人不敢轻易确定。

翻来覆去在心里经历了好几个人生的大起大落之后,我也懒得再想,便装作困倦将头靠在他的肩膀上。

 

 

【二】

情人节对于特警来说,并不是什么特殊的节日。

给白起打了好几个电话都没人接之后,我只能默默地叹了一口气,认清了他可能又出去执行任务这个事实。

任务并不会因为情人节就不出的,佛系女孩要学会随缘认命,我放下手机,决定睡一整个下午。

年关加班实在太累了,我躺在床上,有些迷迷糊糊地想着,说不定等我醒过来,就能接到白起的电话了。昨天已经用工资威胁过了韩野,从他嘴里扒出了不少的消息,因此对这个情人节更是充满雀跃的欢喜。

不过也不急这一时。

他等了我这么久,不至于我连这短短的片刻都等不下去。

再醒来是接到电话。

我睡得有点沉,接到电话的时候对方已经挂了。我看了看手机,发现是白起的电话。已经打了好几个过来,只是我一个都没接着,刚准备打回去,就听到了门口的敲门声。

我搓了搓脸,稍微理了下头发就走去开门,想着敲门的总不会是白起,谁想从猫眼里一看就看到了白起和他的同事。

我一下子就惊了。

现在回去三分钟换个衣服梳个头发化个妆还来得及么。

见没人应答,敲门声显然更加急切了。

「等一下!」我有下慌张地喊道。

「是我,开门。」门外传来白起的声音,于是我更加着急,正想着用什么理由搪塞一下,外面又细细碎碎地传来了什么声音,听起来好像是白起在对他身边的人说话。

在我急匆匆的整理头发的时候,白起的声音又传来了。

「现在只有我一个人了,开门吧。」

我有些绝望,边自暴自弃地想着反正他平时都翻窗,我什么样子没见过,估计连我睡觉说梦话蹬被子都知道,边打开了门。

门口的人看到我,松了一口气,一下子就靠在了门框上。

我一只手理着头发,有些局促地开口「怎么了?」

「没事,你没事就好。」

我眼见着他的脸色有些苍白,靠在门框上的动作又有些力不从心的意味,脸色蓦地一变「你受伤了?」

他摇摇头,眼睛没从我身上离开「小伤,不要紧。」

我拿过手机,看着上面好几个未接来电,心中一下子通透。

「是因为我?」

白起摇了摇头「只是日常任务,结束的时候出了点意外。」

但是结合之前一系列反应,我又怎么可能相信。

心里莫名就有些生气,我站在门口和白起沉默地对峙着。

熙熙尘世间,行走过这么多人,那么多人与我擦肩而过,那么多人与我拥有缘分,我怎么就竟然遇到这样一个人?

他为我思前想后,却不允许我为他担惊受怕,他为我出生入死,却不愿意我为他抛弃一切赴汤蹈火。

凭什么?甚至连心意都不愿意完完整整告诉我,每次以你知道吗开头,再以算了结尾,深谙留白之韵,让人抓心挠肝。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过分的人?

我怎么会喜欢上这样一个人?

我抬眼看了他一眼,想要发作,只是刚张开嘴,却又突然泄气。

可是怎么办呢,我还是喜欢他。

说来说去,现在这样生气,还不是因为喜欢他。

于是我只能强行扶着他坐到客厅,再跑前跑后地帮他端水,详细询问伤口的情况。

他看来是有些不习惯这样的阵仗,低低地说了声别忙了。

「那可不行」我站在他身边,正撩起他的衣服看他包扎过的伤口。

伤口早已被妥善地包扎好,带着医院消毒水的气息和淡淡的药味。纱布底下究竟是什么样我已经不得而知,不过这家医院的消毒水未免也太过刺激了,只这一点就让人眼鼻发酸。

我眨眨眼,不知该说些什么。

如果说之前我还有片刻的犹疑,现在早已下定了决心。

这可能是我最勇敢的时刻,我抬起头直视着他的眼睛,「你不把伤养好,你女朋友会生气的。」

他有些愣愣地「我没有女朋友。」

「谁说你没有女朋友,我都掀你衣服了还不是你女朋友?还是说随便哪个女孩子都可以这样?」

他有些许的愣怔,好半天才反应过来。

气氛突然陷入沉默,白起突然就闷闷地笑了起来。

「不,只有你可以。」

突如其来的表白已经耗空了我所有的勇气,现在只能靠祈祷来维持脸上正常的温度。我低着头不看他的脸,谁想他下一句话就让我这种唯心的举动彻底被唯物主义打败。

「我的小女朋友。」

学坏了,究竟是跟谁学坏的。

我有些痛心疾首地脸红着,掩饰一般地拿手机查着养伤期间需要忌口的食物。气温在渐渐地升高,我正打算离我的热源远一点,只是计划还没实施,就被一把抱住了。

「我以后一定会好好保护你,绝对不会让你陷入危险的。」他的头抵在我的腰上,微微有些痒,看起来毛茸茸的,带的人心都痒了。

我在心里叹了一口气,坐在了他旁边的凳子上。刚想要行使我新得的女友权利,继续我刚才么怒火。让他好好保护自己,话还未出口,就被打断了。

「真没想到,你居然会喜欢我。」他声音低低的。

好不容易续上的怒气突然消散,我的心一下子软了,一时之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这个男人,未免太会踩在人的心尖上跳舞,纵使他从没有此意,字字句句都是发自内心,但也依旧让人为之心神俱颤。

现在还有谁会忍心在这时候发火?!

「我当然喜欢你啊。」我听见自己的声音,这样说着?

如果可以,甚至想回到十六岁的那年,去拥抱那时十八岁的你。再和你携手一起度过岁月。

他把头靠在我的肩膀上,低低地笑了起来。笑声带来有些微妙的共振,于是喜悦便从他的心里转移到了我的心上,化成了有些美滋滋的密网,细细地困住了我的心脏,让人有些头晕目眩。

他没有抬头看我,甚至没有开口说一句话,时光就在这个好似静止一样的拥抱中渐渐流逝了。阳光洒在他微微带着些栗色的头发上,让他看起来年轻得好像我十六岁时错过的那个少年,又像二十四岁时那个让我动心的青年。我感受到他咽了一口口水,在这样一片静谧中,他终于踌躇着开口

「那你有多喜欢我」声音略有些沙哑,尾音却微微带着些上翘,藏着不明显的紧张和孩童一样的期许。

我的心也随着这难得俏皮的语气更软了下去,最后甚至软成了一滩湖水,只有面前这个男人带来的风,能在上面激起波澜。

我想,我有多喜欢你呢,连我自己都说不清楚。我只知道,我愿意向你献上我全部的时间和生命中所得的所有宝藏,以此来换取和你共处的漫长余生。

如果我集到一尾月光,我便给你一尾月光,如果我拥有半轮日暮,我便送半轮日暮,如果我享有整片星空,我便将夜幕中所有的星星都献给你。

我希望成为你怀中的猫,每日用尾巴尖尖收集那浅淡凉薄的月光,像收集珍宝那样,再用体温暖化了,融成一捧送到你面前。

只要你愿意留在我的身边。

这样的喜欢。

只给你,全部都给你。

但这些我都说不出口,这是很难用语言描绘的一种情绪,也许我只能用以后的漫长岁月来慢慢地告诉他。

因此我伸出手,话在嘴边打了一个转,最后有些含糊地比了一个很长的距离。

「有这么喜欢。」我跟他说。

那是我能比出的最长的距离了。

就像那捧月光一样和之前的所有一样,虽然可能只有尾巴尖尖上那少得可怜的一丁点,虽然可能我所拥有的少的不能再少,和那整轮明月和整个世界相比委实算不上什么。

但那却是我拥有的,整片月光,和全部人生了。

 



后记:

哇虽然是女主设定但是有的话真的是我想对白sir说的。

虽然现在穷苦忙碌到可能要退游。但是我喜欢过白sir就没有遗憾啊。

在我最爱他的时候,能和他走完这一段,真的超级开心。

评论(6)
热度(48)
  1. 白样夫人芝士卷饼 转载了此文字
  2. haleyht芝士卷饼 转载了此文字

© 芝士卷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