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儿泠十。微博:草莓鸡蛋仔。
是个杂食。
做你们的小甜饼!
头像是我的梦中情猫!

【瓶邪】危机(十四)by泠十 (又名花吐症来得快去得更快)

抱歉这么久没更新。
因为我实在有点卡。而且还要写作业。
不要问我为什么高中毕业还有作业。我也想知道。
大概下一章完结。表白太卡只能往后放。

章节目录

以下      正文


我蹲在大门口,靠着墙,好不容易找了个舒服的姿势,蹲了会却又觉得哪里不对,伸手拍了拍胖子,示意他递给我一根烟。
胖子艰难地挪了挪,从裤子口袋里摸出一个皱巴巴的烟盒,我也不嫌弃,接过来一人发了一根烟,摸了摸口袋发现没火,又伸出手问他借火。
「你怎么连火都不带啊,有没有点男人的样子,烟是男人的命,他娘的出门什么都可以没有,烟酒不能没有。」胖子叼着烟说话不清不楚的,我示意他别废话,赶快找火。
他伸手去摸打火机,摸了半天好不容易摸出来一个,连着打了两次还都打不着,见状我咂了下嘴,打算起身回房间去拿,刚刚站起来却又立刻蹲了下去。
我不敢进那个院子。
叹了口气,我捡起那个刚刚被我扔到地上的,村口小卖部五毛钱一个的破烂打火机,正想怀念一下我房间里的Zippo,却发现手上的打火机竟打着了。
我赶忙伸手护住那一点来之不易的火焰,给我和胖子分别点上了烟,然后蹲在那里,像两个落难的民工一样,蹲在墙根默默地抽烟。
烟雾弥漫间,我才找回了一丁点的安全感,烟草麻痹了我的感官,却也让大脑更加清晰,我低下头,组织着向胖子坦白的语言。
就在十几分钟前,我冲动的推开了门,热血上涌仿佛二十岁的毛头小伙,因为一个难以置信的绮念而觉得全世界都站在我这边,强大到下一秒就可以拯救世界。
然而被屋外的冷风轻轻一吹,我就冷静了下来,我意识到自己并非什么二十岁,可以冲动行事的小伙子,而是一个已经迈入而立之年即将踏入不惑岁月的中年男人,世界没有站在我这里,世界是独立向前不停运转的,它从没有偏心,过也不会停下。
热血静静地冷却下来,我揉了一把脸,总结出了我以上这段话的中心思想。
我不敢去告白,又或者说。
我不知道怎么去告白。
我活了三十几年,而感情生活却是几乎空白,根本不如我三叔丰富多彩,少有的几次被所谓圈子里的人带去玩玩,也都是打发那些女人之后就睡觉的多,毕竟我早已心有所属,而我这个人又有些难以形容的老派思想,在心中有人的情况下,没那个心思跟别人上床。
可这不早恋不晚恋不一夜恋的坏处在此刻暴露无疑,在我格格不入的老派思想影响下,我根本不知该如何像一个人坦露心迹,诉说我的喜欢之情。
如果说我平时还勉强能算一个健谈的人,偶尔还能嘴上跑跑火车,对如何让他人为我卖命颇有心得,那在面对这件事时,我就是个坏掉的收音机。
一点声音都发不出来。
更何况就算我一鼓作气冲到闷油瓶房间前面,敲开他的房门,抓着他的领子不管不顾地告白,不耍花腔,不管修辞,不打擦边球,就是直截了当的说出来。
那然后呢?
闷油瓶背负着我难以想象的沉重命运,而这命运谁都无法确定是否已经结束,在这件事面前,我显得太过年轻,跟他根本不在一个世界,也更不要说,张家人强大的基因让他可以保持在漫长的岁月里不老不死,而我的衰老却一天都没有停下过,就算保持得再好,也不过是一个保养得当的中年人。
况且我也并未对自己有过什么保养。
如此一看,我简直找不到什么所谓可以长久和闷油瓶在一起的方法。
可我又不甘心,不甘心在捡回一条命,事情好不容易有转机之后,装作什么都没发生。我在房门口站了很久,都没有什么头绪,最后我只能去找胖子,希望能死马当作活马医,从自称人生导师的胖子身上得到一些建议。
我掸了掸烟灰,断断续续地和胖子说了我心里的顾虑想法。那个打火机自从好了之后就一直没再歇过,此时地上已经堆起了不少烟头,我说完最后一句话,从胖子烟盒里抽出最后一根烟,放在鼻子前闻了闻,叹了口气,就打算点上。
胖子在我说话的时候一直都没开口,直到我拿起那根烟,他才掐灭了手上的烟,对我说「少抽点。」
我笑了笑「无所谓多这一根少这一根,要是之前那种日子,肺癌死掉都算善终。」话虽如此,我还是重新把烟塞回了烟盒里,转头看向胖子「来吧胖爷,说说吧,换了你,你会怎么做。」
「换了我?我才不会喜欢上小哥,太熟了,下不去手」胖子连连摇头,我气得笑了起来,拍了他一下「说正经的!」
胖子从我手上拿走烟盒,抽出里面那根烟,放在鼻子前面细细地嗅,没有再说话。
我也觉得自己的问题有些强人所难,这是我自己的问题,想要从别人身上得到答案是很难的,只是我还不愿意放弃这种希望,我在地上接着蹲了一会,希望能得到些什么,可是没有,最后我站起来,拍了拍自己有些酸痛的腿,又拍了拍胖子的肩,就打算往村口溜达。
哪想刚刚站起来,就听到胖子在身后叹了口气「天真啊,你跟胖爷我认识你的时候比起来,真是一点都没变。」
「顾虑多,想法多,什么都放不下。」
我本打算否认,可想来想去,却觉得他没有说错,我确实如此,不如我三叔洒脱,又不如我二叔冷情,该放手的时候怎么都下不去手,只要有可能,就希望一切都好好的。
「哪里他妈的有那么多顾虑,人活这鸟一辈子,图的就是个爽快,毕竟说不定哪天人就没了。」
「你也知道,小哥背景不一般,他要是哪天想消失了,你吴邪敢说能找到他么,你他娘的到哪找他去?」
「别想那么多,别等自己他妈的后悔了,后个几把悔,都是因为自己当时傻逼。」
胖子站起来,没有看我,却莫名有些消沉,我这才想起了云彩的事情,看着胖子疲惫又有些苍老的脸,一时竟不知说些什么。
最后我拍了拍他的肩膀「对不起」
「你有什么对不起胖爷的?除了你和小哥要双宿双飞」胖子斜睨着我,笑了一下。
「胖爷我要起驾回宫了」胖子转头也拍了拍我的肩「来,小天子,送朕回宫。」
「去你的。」我笑着搡了胖子一把,两个人推推嚷嚷的进了院子,我送胖子回了他自己的房间,又回了我的房间,对着镜子打理了一下头发,整理了下衣服,确定自己看起来像个人样之后,才有些忐忑的出门往闷油瓶的房间走去。
胖子的话不能说是对我没有影响的,有些事情我必须得承认,胖子看得比我透彻,想要照顾考虑到每个方面是很难的,人总得放弃一些东西,而人的一辈子也是很短的,有些东西,错过了,就不会再有了。
及时行乐,我像这样安慰自己,竟不禁笑了起来。
此时我已经站在了闷油瓶的门前,我深吸了一口气,觉得自己内心从未有过的平静坚定。
我抬手,敲响了闷油瓶的门。







还是跟之前一样,我的主页里有一个关于我的文风测评,希望大家可以来看看,随便说说。并不是严肃的问题。私信评论都OK
想找我扩列的。个人介绍里有,私信就行

评论(9)
热度(35)

© 芝士卷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