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儿泠十。微博:草莓鸡蛋仔。
是个杂食。
做你们的小甜饼!
头像是我的梦中情猫!

【瓶邪】危机(四)by泠十 (又名花吐症来得快去得更快)

终于开始进正剧了。过渡章

不会虐的。毕竟日常向。

继续ooc


章节目录

你们猜我邪帝会不会走?



以下     正文





我睁眼躺在床上,觉得浑身都没有力气。

昨晚和胖子聊完之后,两个人就各怀心事地回了房间。

之后我断断续续地咳了一晚上,越来越多的花瓣让我感到无所适从。我移了移视线,看着床边的花瓣,不知该做些什么好。

淡紫色的颜色看似浪漫,但堆在床边怎么看都像追悼会。

妈的,太不吉利了。

虽说我年轻的时候也曾憧憬过找个女朋友做些浪漫的事情,但这种场景非但不让我觉得所谓浪漫,反而觉得憋屈。

这都叫什么事儿,我躺在那里看着天花板长吁短叹。没个女朋友却来了一堆花,吐不好还要送命,昨天晚上跟壮士断腕似的想的那么通透,大义凛然,但一觉醒来却还是觉得不甘心。

按胖子昨晚劝我的话来说,这种情况能甘心才见鬼。

他昨晚劝了我整整一个小时,试图让我向闷油瓶摊牌,虽说我答应他回来好好想想,但是思来想去,却还是觉得无法答应。

在心里盘算着闷油瓶回来的日子,我选择单方面终止了和天花板的神交,撑着身子坐了起来。

隔着一段距离我都能听见胖子的呼声,心大如胖子,昨晚给我折腾一番估计回去也没怎么睡好,盘算着我今天也没什么事,就心安理得的靠在床上揉着太阳穴。

人上了年纪以后就这样,要是哪天忘记年龄做了些什么疯狂的事情,第二天就会全部报应到身上。

年轻的时候谁还没熬过一两三四个通宵,第二天起来冲个冷水澡,照样跟没事人似的,现在就不行。虽然长期的锻炼和特殊生活让我并不会太过衰弱,提早卧病在床,但是一个通宵的思索纠结还是让我觉得有些力不从心。

冷水澡?开什么玩笑,光是想着我就觉得脑仁子疼。

靠在那里,困意一点点消散,我才终于有了醒来的实感。

醒来以后心底那点小心思就又活络了起来,闷油瓶三天前进的山,按照以往的惯例,他一般要一个多星期才会回来,他虽然有手机,但山里毕竟信号差,想要联系他还是不容易的。

毕竟不如山外面,可以随手传个照片到朋友圈晒一晒今天新找到的古墓。

我和胖子一般也不会去打扰他,又或者说觉得没那个必要,闷油瓶子动不动就消失已经是我们在很多年前就已经习惯的事情,现在好歹我们还知道他去了哪,什么时候会回来,所以尽管我和胖子不太能理解他进山的理由,也不会多去询问。

换句话说,问了他就会说么。闷大爷虽然从来不起范,但把他问烦了他能直接敲昏你,起来之后再怎么样脖子也得疼上几天的。

一开始胖子也好奇过是不是因为山里有墓,这人虽说着要金盆洗手,但却怎么都闲不住,硬是跟在闷油瓶后面进了一次山,那次他们回来的很快,胖子一回来就跟我说,根本他妈的没进墓,他就跟在小哥后面满山转悠,有时对着一个悬崖一块石头一看就是半天,他身手也不如闷油瓶子那般好,很多对方能去的地方他都得废点功夫,于是很快也就回来了。

要不是我知道他肯定没读过大学,我都觉得他是去做地质勘探的。胖子最后说。

当然,当询问到究竟有没有墓的时候,胖子沉吟了一会,最后也没有给出一个具体的答案。记得当时话题很快就被岔开了,胖子一口咬定肯定是山中有什么奇奇怪怪的妖精迷住了闷油瓶,闷油瓶之所以每隔一段时间就要进山是为了一解相思之苦,我听得好笑也就没打断他,闷油瓶闻言看看他又看看我,也一言不发地回了房间

具体后来怎样我不记得了,也不关心了,只是这闷油瓶子一进山没个一个星期就不回来的设定给了我一个大大的便利。在和胖子说开为什么会得病后,我更感觉将一切和闷油瓶摊牌不是件好事,而待在这里又肯定会被发现。

三个大男人中突然混进了一堆藏红花,想不被发现都难。

于是我思来想去,最后还是摸出手机定了一张两天后到北京的机票,杭州我是不敢回的,想来想去也只能去小花那里躲两天,我又思考了一下是否要联系小花,电话调出来又退回去,关掉屏幕又重新打开。

想想这个难讲的情况,我一时也不知该如何向小花开口,最后只得打消了联系的念头。

做完这一切,我翻身起床开始收拾东西,收拾东西的时候我脑内不断地再思考一个问题,如果我不做些什么,那么我很快就会因为这个破病迎来死亡,选择哪里作为我的最后一站就显得至关重要,北京显然不合适,无论如何我都要回到杭州,北京只能是暂时的落脚点,但我并不希望任何一个人知道我回到杭州,即使是胖子。

我不是说想要避开他们,大家都是过命的交情,真到了这种时候,谁都不会随便抛弃谁,但也正因为如此,我才不希望胖子为了我的事情太费神。

胖子这两年过的也不容易,如果让他亲自送我离开,估计他不会愿意,更无法接受。

所以即使是大家同生共死那么多回,这次我也得一个人悄悄地离开。

我不能让我的朋友看着我送死,因为他们不会眼睁睁看着我送死。

我这种情况,几乎是没救的,因为我是不会逮着闷油瓶去告白的,就算去了他也不会答应,到最后依旧还是死路一条,除了咒骂这个什么花吐症太恶心人我一点办法都没有。那我就更不能让他们为了我操无谓的心。

我不确定胖子是不是会把事情告诉闷油瓶,所以我必须在闷油瓶回来之前先去北京,再从那里想办法回到杭州。

打定主意之后,我大概收拾了一下行装就出了门,走到院子里坐下来,静静地想着之后的事情。

我在这个地方已经住了不少的时间,也花了很多心思让这里看起来像个样子,这一下子突然就要离开,心里竟还有点舍不得。

我在心里暗暗嘲笑着自己的伤春悲秋。胖子的房门却被打开了。

胖子脸上还带着睡觉时压出来的痕迹,脸上还带着刚睡醒的愣怔和迷蒙,他径直走向我,在我对面坐了下来。

还没等他开口,我就主动说道。

「我定了后天的机票去北京,这里就交给你了。」

 

 



评论(8)
热度(72)

© 芝士卷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