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儿泠十。微博:草莓鸡蛋仔。
是个杂食。这里什么都有!
做你们的小甜饼!
头像是我的梦中情猫!

【巍澜】过日子by泠十

没有什么内容的流水账....

一个来不及看剧的人的疯狂摸鱼

ooc是我。大概就是日常。

顺便过两天要去bw玩。首页要去的姑娘可以找我玩哦

以下     正文

「那就这么说定了,今天我来做饭,你去洗碗。」赵云澜大手一挥,拿着钥匙就要出门。

沈巍坐在沙发上,闻言一愣,下意识就想打消对方这突如其来的奇思妙想,可他刚抬起头,就看见了赵云澜哼着歌在门口穿鞋的兴奋模样,那人低着头不知在想些什么,嘴角不断上扬,就像即将出门春游的小孩子一样,仿佛买菜做饭是一件多么了不得的开心事。

于是沈巍的心也随着这越来越明显得弧度一点点软了下来。不过就是做饭,他想,总不见得是多么灾难的事情,而他也实在不忍心提出什么质疑,只得把到了嘴边话咽了回去。

随后他低下头,掩饰了一下自己因为对方的动作而忍不住上扬的嘴角,又轻咳了一声,这才抬起头对站在门口的赵云澜笑了笑「行,那你路上小心点。」

赵云澜一乐,饶有趣味地看着沈巍,他伸出手指着对方,好像想要说些什么,可最后什么也没说,只收回手,抬起下巴,举了举手中的钥匙,就带着一脸比方才灿烂更甚的笑容,转着钥匙走出了家门。

等到他关门离开,房子里一下就静了下来,沈巍一个人回到书房,拿了本书坐着读。

他倒完全不担心今晚的晚饭会有多么难以下咽,但他翻着书,却没看进去几行字,只是用手反复按压着书角。不谈担心,他心中多的反而是疑惑:赵云澜这样一个在自己来之前能把日子过得猪狗不如的人,真的会买菜吗,怕是连菜的品种都认不全,怎么好好地突然提出来要买菜做饭呢?

总不见得是为了情趣,沈巍轻轻地笑起来,手上的书页已经折起了一个角,他叹了口气,轻轻抚平了,又翻到了下一页。赵云澜一向自诩纯一,私下里又有些懒惰的作息,怎么会为了所谓情趣像这样折腾自己。

只是他思来想去都觉无果,最后也只得低头安静看书。

赵云澜到了菜场,却委实被这嘈杂的声音吵得头疼,他心有戚戚地绕过一个大着嗓门跟人砍价的大妈,来到了一个蔬菜摊子前。

沈巍有一点想的不错,赵云澜确实对着眼前这一片绿油油红彤彤感到手足无措,但这并不影响他的发挥,他操着他那三寸不烂之舌,说着是替媳妇出来买菜,把卖菜的汉子哄得云里雾里,最后都开始以兄弟相称。等到临走时,摊主还送了他一把小香葱,说是让他烧菜用。

「谢谢啊大哥,下次还来您这儿。」赵云澜回头招呼着,接着又艰难地在双休日的菜场里穿梭,废了不少劲才买齐了今天的食材。他拎着菜,一路哼着歌,敲响了自家的大门。

「不是带钥匙了么?」沈巍一看门就看到拎着大一包小一包的赵云澜,赵云澜一伸手「快快快,帮忙接一下。」沈巍接过他手里的菜,赵云澜手上这才得了空,他把鞋踢掉,又伸了个懒腰,回头冲沈巍眨了眨眼「家里有人还需要用钥匙开门吗?」

「感觉真好。」说着他自己嘿嘿嘿地笑了起来。沈巍心里有些好笑,但又不知该说些什么,于是只得把菜拎到厨房。

这期间他还得空看了一眼赵云澜买的菜,心里微微有些讶异,看来是人精到哪里都不会吃亏。

赵云澜跟着沈巍一路溜达到厨房,这厨房虽然是他家的,但他大驾光临的次数少之又少,此时到来,对着一桌子的菜,竟然心里还颇有些新奇的感觉。他挽起袖子,打算大杀四方,可刚刚从塑料袋里把藕拎出来就愣了神。

「这玩意儿.......就这么洗?」他举着那一节藕,回头求助沈巍。这东西是摊主强烈推荐他买的,说是当季特供,刚刚送来,特新鲜,又简单,切成薄片下锅炒炒就行,可他现在对着这一节子藕,突然觉得摊主可能省略了很多流程。

沈巍在心里叹了一口气,他上前去接过赵云澜手上的藕,转身到了水池前面「我来弄吧。」赵云澜闻言思索了一下,点了点头「也行,那我掌勺好了。」

沈巍严重怀疑做饭只是赵云澜闲极无聊想做的一个尝试,这一顿饭做得可谓艰辛,除了锅铲大部分时候都在赵云澜手中,洗菜切菜放盐倒油几乎都是沈巍一手完成。等到最后菜端上桌,连斩魂使都觉得有些疲惫。

「今天,是值得纪念的一天。」赵云澜举杯,碰了一下沈巍的茶杯「这个......」他斟酌了一下用词「也算是我做的第一次饭,值得肯定。」沈巍举杯示意了一下,虽然他并不觉得今天这个和平时有什么区别,但看着赵云澜这个高兴劲儿,他也觉得心情莫名有些雀跃。

一顿饭吃完,赵云澜突然又来了劲,他端坐在那里,用筷子轻轻敲了一下碗,随机整个人都趴在桌上,微微前倾,对着沈巍眨了下眼「说好的,该你洗碗了。」

沈巍笑了一下,也不问原因,顺从地起身收拾碗筷,他还没有摸透赵云澜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但今天一整天下来,他觉得可能赵云澜真的可能只是一时兴起,根本没有什么别的目的。

可等他端着碗到了水池边上,他就发现自己错了。

沈巍刚刚拧开水龙头,还没来得及倒洗洁精,就被人从背后圈着腰一把抱住,这个动作太过突然,以至于他手上的动作一下子就停住了。

沈巍的脸噌地就红了起来,谁能想到,赵云澜居然还在蹭了蹭他的脖子,这下他连耳朵都红了。沈巍站在那里,手上还拿着洗洁精的瓶子,语气几乎是无助地问道「你....你干嘛?」

赵云澜没有说话,也没有松手,沈巍只得强自定了定心神,艰难地继续着洗碗这样一个动作。

「值了。」过了一会,赵云澜突然开口,沈巍一时没有听清,「嗯?」了一声,就听赵云澜又接着说了下去「今天忙活这么久,就为了这一下,可累死我了。」说完还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沈巍手上的动作顿了一下,半晌才问道「你今天做饭,就是为了在我洗碗的时候......」他想说抱住我,最后又没好意思说出口,只能尴尬地停在这里。

「嗯。」赵云澜理直气壮。

沈巍失笑「那你也不用做饭的,直说让我洗碗不就好了。」

「那怎么行,我做饭你洗碗才像过日子的样子啊。」赵云澜最近不知为什么,特别执着于如何才能把日子过得像两个人过日子一样。

沈巍不再说话了,赵云澜想了想,突然起了坏心思,他凑到沈巍耳朵边上,又低声补了一句,「而且,我也不舍得啊。」

沈巍现在不想理他了,他只想把手上的碗洗完,然后可以甩开背上这个大膏药。可他又舍不得,在他自己不知不觉间,洗碗的速度就渐渐慢了下来。

背后的温度仍在,沈巍冲干净最后一个碗的泡沫,把手上的水擦干净,刚刚回过头,就被赵云澜吻住了。

「下次还是用洗碗机吧,可以省点时间做别的事情。」赵云澜半真半假地开着玩笑,而沈巍却只是深吸了一口气,他的心却还被刚刚那个场景死死地网着,难以挣脱。

毕竟过日子,实在是一个再美好不过的名词。

评论(12)
热度(42)
  1. ╮きりしま とうか╭芝士卷饼 转载了此文字
  2. 芝士卷饼 转载了此文字
    芝士卷饼

© 芝士卷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