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儿泠十。微博:草莓鸡蛋仔。
是个杂食。这里什么都有!
做你们的小甜饼!
头像是我的梦中情猫!

【巍澜】不问by泠十

好像已经有一个世纪没有更新......标题随手起的

第一次写巍澜,接着剧版镇魂心头血那段私补了一点。

有点迷,前半段是剧版,后面就是在瞎扯。

ooc是我。有私设(就是心头血以前就在一起了这样)

以下    正文

你问我爱你值得不值得,其实你应该知道,爱就是不问值得不值得。

 

 

 

 

 

「值得。」沈巍轻描淡写地截断了赵云澜剩下的话,面对着盛怒的赵云澜,他看起来还是那副云淡风轻的样子,只是微微蜷起的手指却暴露了他心底的不安和惶恐。而从赵云澜的角度看过去,面前的沈巍正垂着眼,长长的睫毛微微有些颤动,他张嘴,好像想要再说些什么,只是话到嘴边,还未等出口,就又像之前一样,被他妥帖地收回了心底。

最终他什么都没说,只是苍白的脸上浮起一个真诚又带着些许局促的笑容,他微笑着看着赵云澜,像是做错事的孩子。

这样的笑容在一向冷漠的斩魂使脸上显得格外难得,于是就理所应当地和那两个轻飘飘的字一起,重重地砸在了赵云澜的心上。

赵云澜觉得自己恐怕在忍受什么酷刑,都说爱情就是痛苦,此时的赵云澜简直感同身受。一向无所谓的心突然被各种情绪反复拉扯折磨,被一只名为沈巍的手揉捏得酸楚难当。一方面被汹涌的爱意炙烤得灼热万分,一方面又为沈巍之前那段话而感到心底冰凉,一边因对方的付出前所未有的感动,一边又为他如此草率的对待自身而怒火中烧,种种情绪交杂在心头,彼此交杂冲撞,甚至让他感到了久违的痛感和窒息。

大脑里像有火在烧,他自觉冷静,还能平静地分析局势,可是脑子里的火苗明明那样剧烈,烧得他喉头发干心头剧痛,他告诉自己现在双方要冷静地把事情说清楚,明明是打算冷静地质问,可是一张开嘴,就忍不住爆吼出声「那你要我怎么办!」

「我凭什么,凭什么欠你一条命。」他深深地吸了几口气,强行让自己冷静下来,只可惜带着沈巍气息的空气让他的大脑烧得更加厉害,他用着脑海里仅存的那一点冷静质问出声,同时一双眼睛死死地瞪着面前苍白的人,仿佛他再说出什么不合自己心意的话,就要把他撕碎吞下,以平息心口那种让人窒息的痛感。

可这也只能是想想,因为他不舍得。他的暴怒,他的痛苦,从不是因为对方的欺瞒,他不畏惧隐瞒,因为他有自信也有能力能找出真相,可真相,恰恰是最令他抗拒的。

沈巍没有说话,他仿佛没有听见赵云澜的问题,他低着头,像是在思索,可视线又飘忽地厉害,嘴唇也在微微颤抖,好像在忍耐着什么激烈至极的情绪,一时间气氛僵硬地好像要凝固,却又因为沈巍轻叹的一口气碎裂成了无数的小块,砸得赵云澜发懵。

「这条命,是我欠你的。」说完他放下挽起的袖子,回头看了一眼厨房,低声地提醒赵云澜早点喝完药睡觉。说完他就准备离开,只是刚刚迈出去一步就被猛地抓住了手腕。

抓住他的人一开始用力得很,可后来不知为什么又松了些力气。赵云澜抓着沈巍的手,情绪渐渐地平静了下来,经过刚刚的失控和发泄,他的情绪算是得到了片刻的稳定,此时正斜靠在桌子上,一只手伸出来,牢牢地握住了沈巍的手腕。

「你别走,留下来把话说清楚。」他听见自己的声音低低地响起,带着些许还未消散的,压抑的情绪。

沈巍一僵,他抿起嘴,犹豫了片刻,狠了狠心就要挣开赵云澜的手,却听身后轻飘飘地传来一句「你挣开试试。」

这样的威胁本对堂堂斩魂使来说委实算不上什么,但不知是太多年没被人威胁过还是什么别的原因,沈巍竟然真的不再挣扎了。

只是他也不愿回头,一直背对着赵云澜,整个人呈现出一种抗拒的姿态。

于是赵云澜叹了口气,松开抓住沈巍的手,绕到了他的面前,又抓着他的手,把人带到沙发上坐下,随后自己坐在了另一边,摆出一副要会审的样子。

沈巍快速地抬眼看了他一眼,很快又别开,继续抿着嘴,垂着眼,拒绝一切可能的视线交流。

赵云澜看着沈巍这样,心里有些好笑。经过这一系列的变故,他的心里各种冲突的情绪竟然构成了一种奇妙的平衡,这让他现在整个人都处在一种平静却又随时会爆发的状态中,他知道自己的状态并不好,并不适合和沈巍谈话,但他就是想。

他有太多的问题想要问沈巍,之前之后,他们之间都积攒了太多的问题,即使已经在一起,他也没办法清晰地洞察面前这个人的想法,只觉得他背负了太沉重的东西。

太多的问题涌在嘴边,不知从何问起,赵云澜低下头,刚打算开口,却看见了沈巍攥得紧紧的手,手背上甚至爆出了青筋。

他嘴唇抿得死紧,呈现出一种苍白的颜色,仿佛在承受比割腕放血更巨大的痛苦。

于是赵云澜顿了顿,思考了一会,最终从口袋里摸出一根糖,想了想又没有拆开,只拿在手上,接着以一句没头没脑的话开始了这场随时会崩盘的谈话。

「你说你,欠我一条命,是这个意思吗。」赵云澜不看沈巍,自顾自说道。「这就是你不惜一切代价救我也觉得值得的理由么。」

沈巍不说话,只低着头,仿佛对赵云澜茶几上木头的花纹产生了极大的兴趣。

赵云澜却不恼,他把糖往桌上一扔,发出清脆的一声响,沈巍的手一下子握紧「这个理由我不接受。」

沈巍并不觉得有什么奇怪,此时的他正处于一种慌乱到极致后的冷静之中。他有太多的事情没有告诉赵云澜,赵云澜不相信也正常,但是他不会害赵云澜。

他抬起头想要说些什么以结束这场的谈话,可赵云澜根本没给他说话的机会,自己把话接了下去「因为你从来就不欠我什么。」他往沙发上一靠,找了个舒服的姿势「所以这个理由根本就不成立。」

「不过,还是有理由可以说得通的。」他想来想去,还是把糖拿起来剥开来塞进了嘴里「一个很简单的理由,为了这个理由,就算是我也可以不惜一切代价为你赴汤蹈火,如果你愿意承认是因为这个,我从此不再逼问你任何事情。」

沈巍有些惊诧地抬起头,就看到赵云澜带着一脸笑意「这个理由是,我爱你。」

赵云澜将这三个字念得字正腔圆,就连他自己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么说,他明明应该借此机会让沈巍把一切都说清楚,但是事到临头,问题都到了嘴边,他又不知为何心软了,把这些问题统统咽了回去。或许是爱意冲昏了他的头脑,让他不舍得再去逼问沈巍什么,或许只是单纯地出于信任,他相信沈巍不会骗他,也相信对方的情感。一切的逼问都是没有意义的,该说的那天,对方自然会和盘托出。

没有人会永远愿意不求回报的付出,虽然都说爱是想触碰又收回的手,但是若是能触碰,又有谁会心甘情愿地收回手,与其去纠结苦衷是什么,倒不如将回报双手捧到他的面前。

可他又不甘心,不愿这样轻易地放过对方,便只能用这样一个难得的机会调戏一下,弥补自己内心那点怒火中烧的痛苦。

沈巍被赵云澜的话彻底打懵了,从耳朵开始,他的脸一点点红了起来,他能感觉到自己那颗沉寂了万年的心又开始渐渐活了起来,就要连他自己都控制不住那些汹涌的感情,那些情感翻涌的那样厉害,好像随时会把他吞没。

「不……」他有些慌乱地开口,刚想否认就看见赵云澜对他眨了下眼睛「别吧,我这给你机会耍赖呢,就想听你表个白,而且事后不承认不好吧,沈老师可是君子,说了就放过你。」

沈巍收住了后面剩下的话,只是又不知道该说什么,憋得一张苍白的脸上满是血色,那样子甚至有些可怜,赵云澜心情终于好了起来,目的达到了,他装模作样地叹了口气「好吧,那我先说。」

他煞有介事地拉起沈巍的手,然后开口。

暖黄的灯光让整个房间都笼罩在一种过于朦胧和暧昧的气氛中,在这样的灯光下,沈巍的脸简直红得不正常。

赵云澜突然失语了,原本他只是想逗一逗沈巍,此时却确确实实感到心里柔软得塌了下去。

算了,他想。他低头,在沈巍的手背上轻轻落下一吻,接着缓慢又坚定地握住了他的手。

「好了,去睡觉吧,以后别再这样了。」他拉着沈巍站起身,想了想又补上一句。「说到做到,那样的问题,我以后都不再问了。」

「你我之间,永远不谈值得不值得。以后不管发生什么,你要记住。」

毕竟爱就是不问来处,不谈价值。

 

 

 

评论(9)
热度(45)

© 芝士卷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