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儿泠十。微博:草莓鸡蛋仔。
是个杂食。这里什么都有!
做你们的小甜饼!
头像是我的梦中情猫!

【冰上的尤里】【尤勇】味道by泠十

考完啦来搞事啦!

第一次写尤勇.....大概yurio中心。单箭头

反正.....yurio肯定ooc了...崩的我....

灵感来自b站一个视频....明天来贴网址好啦!

关于勇利的味道...和前妻讨论了好久

 @超心塞的不温-今天也单恋数学 爱你!




以下    正文



你充满了我的全部思绪,像紫罗兰香,挥之不去。

 

 

如何用一样东西来形容一个人。

长相。身材。声音。性格。兴趣。又或者是其他的任何方面

那如何描述他给你印象最深刻的地方呢。

他有柔顺的黑色的头发,又或者可能是一头绚烂的金发,他的眼睛很大看起来像是会闪光,也许也可能是带着含情脉脉的颜色,他的声音清亮带着少年的活泼,当然也可能是稳重低沉。他的一切让人深刻的细节,都可以成为他的代名词,又或者是一个亮眼的缩影。

他的眼睛里可能有星辰大海,他的脸上有让人难以忘怀的光芒。

可这未免太简单了,一个人可以不仅有这些方面。

你相不相信,这世界上可以有一个人,能不以任何实在的物象,留给你最深刻的印象,它伴随着你,无论哪里,无论何时,都无法忘记,更无法摆脱。

那大概是,味道。一个人,一个对你很重要的人身上独特的味道,永远不会和其他人弄混。也许并不是什么多么神奇的体香,也许并不是所有人都能闻到,只有你,只有你,能清晰地感知。

你会遇到这样一个人,你会记住他的气味。

从此这个味道就再也不会消失在你的世界里了。

就像现在这样。

面前的黑发青年站在离自己并不算太远的地方,比起之前两人间几千公里的距离,这样的距离并不算太远。对方身上那种有些清淡却又让人难以忽略的气息一下子就浓郁起来,带着让人安心的很淡的汗水的气息,对方的剧烈运动后的略显急促的呼吸隔着这样的一段距离都让人觉得略微的心痒,年轻的日本男人长得清秀的脸就在面前不远的地方,看起来触手可及。

只要自己向前走几步

但也只是触手可及。

尤里有些烦躁地抑制住自己想要深吸气的欲望,这样的距离和对方身上的气息让他想起不久之前在大奖赛后洗手间里的会面,那不是一次很友好的会面,但那也是尤里第一次感受到对方身上的,属于对方的,独特的气息。

他有些烦躁地向后退了退,努力地去忽略自己心里想要深呼吸几口的欲望,不耐烦地问道。

怎么了。

尤里,教我后内四周跳吧,拜托了。黑发的青年说着,带着一种近乎坚定的神情,却又莫名让人感受到了对方的腼腆。尤里知道自己不是个敏感的人,他在很多方面大条到近乎粗鲁,但这次他却感受到了勇利的情绪波动。

像海,看似容易感知,看不到底。却又莫名的蛊惑。

尤里想,他大概是被那种久别重逢的气味冲昏了头脑,竟然真的陪着对方练了很久的4s。

现在自己想起来都觉得不可思议。

尤里靠在俄罗斯的训练场的墙上,低头翻着ins,翻着翻着突然就停了下来。

烦躁,看不下去,看不到自己想看的东西,翻来翻去都是那个白痴维克托在晒自己的训练日常。尤里把手机粗暴地塞回口袋,靠在墙上就开始发呆。

自从温泉on ice一战结束从日本回来以后,自己就再也没有见到过勇利了,这也不是什么值得感伤的事情,毕竟自己和对方的交集,也不过就是在大奖赛上被对方的步伐惊艳,又在一次不入流的比赛里被对方击败而已。

可是尤里就是觉得烦躁,勇利的气味自从上次会面之后再也没有消散,即使越来越淡,却也随处都有,挥之不去,无论走到哪里都能萦绕到鼻尖。

就好像现在,鼻尖都是那样的淡淡的味道,让人心里安定下来的同时,又更烦乱。

烦死了。尤里有些烦躁地揉了揉头发,思维却控制不住地集中在了鼻尖的味道上。

那该是怎样的一种味道呢,属于勇利的味道。

它太淡了,太难形容了,却又莫名让人觉得熟稔。它不似威士忌的辛辣,也不似松木的浓郁,更不是所谓柠檬又或是薄荷的跳跃,而是像他的主人本身一样很柔和清淡,让人提不起劲来,却又难以忘却,给人莫名的安心感,更是难忘。

就像它的主人一样,难以形容。

再见到勇利大概是俄罗斯大赛的时候了,对方一直的因为维克托而不在状态和又渐渐清晰地气味让自己心烦意乱了一个晚上,就连想好的加油也被jj强行打断了,一晚上都没有好好说过话,尤里走在回去的路上,无论怎么想都觉得放心不下,无论怎样都觉得不甘心。

都来了为什么不跟他说话!

就当是让猪排饭不爽也好,最后他还是揣着准备送给对方的礼物找到了对方。

找到对方的时候,对方正站在天桥边,那个身影怎么看怎么落寞,莫名就让尤里心里一空,有一些奇怪的感觉在升腾,也许是心疼吧,但还未等成型,就消散了。一想到对方这样的状态有不少是因为远在日本的那个混蛋,尤里就感受到了一阵怒火。

于是他选用了最不友好的打招呼方式,他一脚踹了过去。

看着对方一脸惊讶却明显有些开心的表情,他的心情才好了点,他把准备好的东西扔给对方。

快吃啊,笨蛋!

敢说不好吃你就完了,虽然在心里恶狠狠地说着,却还是很担心对方的反应,尤里一边状似不在意的打量着对方,一边趁对方在吃东西深深地呼吸了几口。

以后又有一段时间见不到了。

那天晚上尤里的收获还是很大的,他知道了对方在吃到好吃的东西时眼睛会发亮,也知道了对方并不讨厌自己,当然这没办法阻止他对对方恶语相向。

他控制不住自己。

当然最重要的是,他知道了对方身上气息最恰当的形容。

像冰的味道,很淡,带着一些微冷的感觉,却又让人觉得温暖,就像他这个人一样温柔平和,却又在该凌厉的时候亮眼的让人移不开双目。那是一种让人感觉亲切又难以忘怀的气息。

冰么,大概是尤里最喜欢的东西了吧。

下次再见,就是对方手上的戒指了吧。

一开始尤里并未注意到,一直到披集提醒,才发现。

心里突然就有莫名的怒火,他瞪着维克托带着笑意的脸,感受到了到顶的怒气和随之而来的几乎将他淹没的委屈不甘。

就像是一个孩子被抢走了最爱的玩具,又或者是被夺走了最心爱的母亲的感觉。

可勇利不是玩具,勇利是比玩具更重要的东西,他几乎不能替代。

这是尤里第一次意识到这件事,也是他第一次正视勇利对自己的重要性,原来在不知不觉间,对方已经变得如此重要了么。

他一个晚上都没能睡着,鼻尖永远是对方温和的气息,明明平时会让人觉得安心的气味,现在却只让人觉得寒冷了。

他觉得自己越来越奇怪,视线永远跟着对方转,明明,不该是这样的。

第二天一早他很早就起来,打算出门透透气,散一散心底奇怪的思绪,却在出门后不久就遇见了端详着戒指的维克托,维克托手上的戒指在太阳底下散着耀眼的光芒,在一瞬间就攫住了尤里的视线,好不容易消逝的情感又被轻易地勾起。

他能在维克托身上闻到勇利身上那种味道,那种他再熟悉不过的味道,这种认知让他在被捏住脸时都忘记了挣扎,他能在脸上保持着对维克托的愤怒,但也只是在脸上。

他用了很过分的词汇形容勇利,他觉得心里有尚未成形的感情在被强行撕扯,隐隐的痛感让他感觉自己几乎快要崩溃了。

自己明明不是脆弱的人,自己从来不脆弱,所以自己撂下狠话,所以一直是愤怒的脸。

但心底的不甘,已经快把他整个人淹没了。

比赛很快就开始了,在场馆里候赛的时候,他显得有些焦躁,却又很快平静下来,他转头问莉莉娅。

你闻过冰的味道么。

莉莉娅皱起眉摇头,询问他是否过于紧张,他摇头。

他仍能感受到那种气息,它从未散去,也从不背叛,哪怕让人觉得痛苦,也一直都在。

直到现在,他还是最喜欢冰的气息。

也许是因为喜欢冰场,也许不是。

那一场比赛,他用尽了全力,他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能留下对方,他只是在尝试,结果,谁都不知道。

他站在冰场中央,内心是难以形容的却又过于泛滥的情感。

他觉得自己大概是得了什么病,不然为什么只有自己能闻到那种味道。早在俄罗斯的时候,他就曾无意向米拉提过这件事情,对方则表示从未闻到过,就连是在胜生勇利身边,也从没有,更不要说不在的时候。

自己是什么反应呢,很愤怒地叫喊了些什么吧。

自己从不是个嗅觉多么灵敏的人,却唯独对对方的味道这么敏锐。

谁知道呢。

得知对方不退役的事已经是一段时间以后了,他瞪了对方一会,最后自暴自弃地抱住了对方。

他从不这样,以后也不会。

尤里?勇利显然很惊讶。

他深深地吸了口气,放开对方。

没什么。

他说。

就让你的气味一直都在吧,属于你的,只属于我一个人的。

你的味道。


评论(7)
热度(72)

© 芝士卷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