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儿泠十。微博:草莓鸡蛋仔。
是个杂食。这里什么都有!
做你们的小甜饼!
头像是我的梦中情猫!

暗巷by泠十

阴冷又潮湿,幽深的巷子暗得没有一丝亮色。背街小巷少有人到来,偶尔的脚步声被无限放大成令人战栗的声响,却又很快消失。

在无尽的黑暗里。

所有试图照进来的光线都被无边的黑暗吸收扭曲,转而变成更浓重的暗色,厚重地又不可挣脱的束缚住进入其中的每一个人,粘稠地叫嚣着用恐惧把人从内里切成碎片,以成为这逃脱不掉的黑暗中的一部分。

中原中也喘息着靠在冰冷又有些黏腻的墙上,带着青苔冰冷的气息和温热的血腥味钻进他的鼻子,让他胃里泛起一种不可思议的恶心感。恶心之余是心底难以名状的爽快,那种在经历了一场暗战后依旧活着的快感让他露出了一个在旁人眼里有些扭曲的笑容。

笑容牵扯着脸上细小的伤口,带来微弱的刺痛感,他仰起头大口地呼吸着,感受着顺着脸颊流下的血液在一点点凝固,背后的墙壁渐渐染上他的体温,他闭起眼,脑内一片混乱,无暇再去思考些什么,睁开眼,他抬手抹去脸上的血,调整了一个舒服点的姿势,伸手从大衣口袋里摸出烟盒。

小小的红点在黑暗中亮起,带着烟雾蒸腾,却又很快被吞噬。中原中也靠在墙上,看着手中的烟近乎安静的燃烧,才终于又有了一点活着的实感。遥远的巷口有微弱的路灯,此时正忽闪忽闪亮得诡异,烟草使他放松了一直紧绷着的神经,混乱的思路也渐渐清晰了起来,感受到自己的脱力的中原中也闭起眼,等待着另一人的到来。

直到眼前光线有几乎不可察觉的变化,中原中也闭着眼挑起嘴角笑了下,才睁开眼。

黑暗中,来者脸上的白色绷带显得太过刺目,趁着那人一向苍白的脸色,令人看着心生厌烦。他闭起眼不再看向对方,手中的烟却冷不丁被抽走,他有些恼怒的看向对方,那人脸上似笑非笑,一言不发地拿走了中原中也手上的烟,吸了一口以后,就扔到地上踩熄。

中原中也看着地上只燃了一半的烟,没有说话,他抬起头看着太宰治,黑发的青年脸上带着错综的伤口,显然也是刚经历过一场恶战,于是他深吸了一口气问道

解决了?

嗯。太宰治直挺挺地站着,带着居高临下的神情看着此时难得有些狼狈的中原中也,突然就笑了起来,他靠近对方,看着对方毫无胆怯的眼神,低下头就吻了上去。

一个带着血腥味与烟草味的亲吻。

一吻结束,两人都有些气喘,太宰治一手撑在中原中也靠着的那面墙上,一手扶着对方的肩,两人之间的距离早在亲吻的过程中消失不见,此时的太宰治紧紧地贴在中原中也身上,他有些暧昧地撩开中原中也耳边的头发,另一只手滑进对方的大衣里揽住对方的腰,太宰治凑近他的耳边,低声问道

喂我说中也,你就没有什么话想要和我说么。

中原中也感受着对方的手在自己的腰上游移,他没有阻止,却也没有迎合。他感受到太宰治在自己耳边说话时低沉的声线和不稳的气流,于是他笑了起来,蓝色的眼睛眯成有些狡黠的弧线。太宰治看着突然笑起来的中原中也,正打算说些什么,对方就抓住了他的手,下一个瞬间,他就变成了被压在墙上的那一个。

太宰治并不慌乱,只是一如往常的笑得嘲讽,他没有站直,闲散地靠在墙上,摊开手看着中原中也。中原中也的脸看起来是那么近,带着难以名状的有些坏心眼的笑,这样的表情在他的脸上并不多见,所以太宰治也乐得多看几眼。

中原中也一手扯住太宰治的领带,两人的脸只隔着一支烟的距离,他脸上的笑容突然加深了,他离开一些距离,笑着。

有啊。

太宰治惊讶的挑了挑眉毛,中原中也不理会他,只是拽着他的领带猛地往下一拉,青年的脸上带着有些嘲讽的笑意和他平齐。

中原中也凑到他的耳边,暧昧地吹了口气,轻轻地咬着对方的耳侧,唾液沾湿了对方的耳廓,太宰治的手又滑进了他的衣服里,只是这次更深了。

他说。

当然有了太宰。

去死吧,太宰。他在对方的耳边轻声说。

 





具体是太中还是中太.....大家自由心证吧

评论
热度(20)

© 芝士卷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