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儿泠十。微博:草莓鸡蛋仔。
是个杂食。
做你们的小甜饼!
头像是我的梦中情猫!

【冰上的勇利】【维恰生贺】【维勇】 A PLEDGE FOR SACRED LOVE(爱的誓言)

本来想零点准时发送。

补了个婚礼

但我....毕竟单身狗不清楚整个流程怕有bug所以还是先放出来.....

蜜汁画风。

私心选了我最喜欢的那种结婚方式。结婚誓词网上当的....

流水账,ooc

维恰生日快乐!

以下    正文

婚礼定在俄罗斯圣彼得堡,一个很小的教堂。

一如两人的性格,这场婚礼非常低调,甚至没有惊动什么人。受邀的宾客并不多,不过是勇利的几个挚友和亲人,还有维克托的亲人和朋友。

披集在开场前就被提醒了无数遍,可以拍照,但是不可以在两人登机前发出去。

「我知道了啦,光虹。」披集有些无奈的揉了揉鼻子,对着突然变得絮叨起来的季光虹,他有些不能适应,却依旧举着手机。

「我现在真是好感动啊,我的挚友真的结婚了。」他像这样对旁边的众人解释道。「感觉就像做梦一样。」

婚礼的规模虽然不大,来的人虽然也不多,但如果放几个花滑界的记者和迷妹在这里,放任他们环顾一周,他们一定会尖叫着疯掉,因为来这里的大多是花滑圈里的名人,有的是现役的,当然也有很多是已经退役,甚至还有退役后很久不出现在公众面前的。

比如克里斯,他在27岁那年拿到职业生涯的第一块金牌后就宣布退役,退役之后就一反之前的状态,很少再出现在公众面前,只是还和几个朋友保持着并不算太频繁的联系而已。

「恭喜你啊,勇利,现在你真的把维克托收入囊中了。」克里斯向勇利眨了眨眼睛「你这样全世界都会嫉妒你的。」

勇利的脸一下子就红了,他有些慌乱地摆了摆手,只是还未来及说什么,就被人从后面扶住了肩膀。

「克里斯,好久不见啊。」维克托站在勇利身后,笑着对克里斯招了招手,后者则是无奈的耸了耸肩,「我和勇利才是好久不见了啊,还没说上几句话你就来了。」看起来一副委屈的样子,实际上则是一脸的笑容。

「是么?其实是因为人都来齐了,仪式要开始了所以我才来叫勇利的。」维克托表示自己一点都不是想故意打断他们俩说话的。

「有什么话过会仪式结束再说吧。维克托笑着,带着勇利就准备离开。」

谁不知道你们仪式一结束就直奔机场。真是占有欲强的人啊,维克托。克里斯叹了口气,摆了摆手,就会到了宾客中间坐下。

「Hi,克里斯。」披集笑眯眯的放下手机向他打了个招呼,「仪式就要开始了么?」

「是啊。」克里斯话刚说完,就听到一边的尤里奥嘁了一声。

说是不喜欢,结果还是来了,据说还被勒令穿上了正装。但无论怎么看都没有不高兴的意思,反而兴高采烈,虽然已经十七岁了但是还是没有什么变化呢。

感受到了克里斯的视线,尤里奥有些不高兴地瞪了他一眼,却在身边奥塔别克的提醒下,愤愤地转回了头。

仪式很快就开始了,勇利站在圣坛前,他一向是个容易紧张的人,今天选择这样的婚礼方式,除了是因为个人喜欢以外,也就是考虑到他内敛的个性,怕他过于紧张。

但此时此刻的他内心却无比的平静

也许自己是从全世界手中抢走了维克托吧,但是能让这个人站在一直自己身边,是多么具有吸引力的一件事,吸引人到即使与全世界为敌,被全世界嫉妒,也无所谓。

光线太亮他看不清维克托的表情,只是觉得对方是在笑着的,与初见时的他不同,现在的维克托不再那样冰冷,学会了付出爱的他带上了人类的温度,也蒙上了以前不曾有过的光辉。

因为有了想要在冰场下守护的人,所以就不一样了啊,维克托。

「我请你做我生命中的伴侣和我唯一的爱人。

我将珍惜我们的友谊,爱你,不论是现在,将来,还是永远。

我会信任你,尊敬你,

我将和你一起欢笑,一起哭泣。

我会忠诚的爱着你,

无论未来是好的还是坏的,是艰难的还是安乐的,我都会陪你一起度过。

无论准备迎接什么样的生活,我都会一直守护在这里。

就像我伸出手让你紧握住一样,

我会将我的生命交付于你。

所以请帮助我我的主。」

整场仪式进行的很快,就像披集所说,就跟做梦一样,到了听见宾客鼓掌的时候,勇利才反应过来一切都已经结束了,他看着维克托站在对面,歪着头温柔的看着自己。

那种表情是他从未见过的。

下一秒他就被吻住,不同于平时有些时候充满侵略性的吻,这个吻轻巧又纯情,带着小心翼翼的意味,只是嘴唇简单的碰触,维克托轻轻舔了下勇利的嘴唇,就离开了,后知后觉的胜生勇利这才脸红起来。

明明是这样纯情的一个吻,怎么就这么让人脸红呢。唇上的触感还在,他伸出手轻轻碰了下自己的嘴唇,微微有些虚幻感。

仪式结束后他们就要奔向机场,一切从简的安排让勇利感到分外轻松,此时的他被众多亲友包围着,也并没有觉得不知所措。

「炸猪排盖饭你这么蠢,可别被维克托欺负了啊。」尤里奥说着瞪了维克托一眼,后者却只是冷静地笑着,毫无反应。

生气。

披集他们站在一边早已说不出话,真利和美奈子也只是拍了拍勇利的肩膀。

「准备走吧。」克里斯说,然后就冲他们挥了挥手,「蜜月愉快啊。」

从教堂到机场,一直到坐上飞机,他们都没有说话,勇利坐在飞机上,看着手上的戒指,突然就有了不真实感,一旁的维克托凑过来。

「怎么了么,勇利?」

「没什么,就是觉得一切都太快了,感觉都….不像是真的。」

「什么嘛,都结束了你才开始紧张。」维克托撇嘴,却又在下一个瞬间笑起来。

「我们结婚了,这是真的。」他望着勇利的眼睛,一字一句的说。

当晚两人就发出了戴着戒指牵着手的照片,这次他们把戒指戴在了国际通用的左手无名指上,所以这次大家大概也都懂了。勇利在那一整天都很紧张,他想看看大家的反应,却又不敢点开。

「勇利在担心些什么」维克托坐在他身边,没有看着他。

「啊,没什么….. 」

「是在担心大家的反应么?」他顿了顿。

「勇利,对自己有点信心。」

「因为我喜欢的人,全世界都会喜欢的。」

我甘愿从全世界的目光中离开,只活在你一个人的世界里。

评论
热度(86)

© 芝士卷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