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儿泠十。微博:草莓鸡蛋仔。
是个杂食。这里什么都有!
做你们的小甜饼!
头像是我的梦中情猫!

【冰上的尤里】【维勇】婚讯来得太快就像龙卷风(三)by泠十

.....为什么我还没写到重点.....

又码了一章虐狗日常

后期应该会有冰迷三姐妹神助攻.....

这文....今天能写完么???


猜猜第一章在哪

我就不告诉你第二章在这


ooc是我


以下   正文



「爸爸,你到底好了没有。」三胞胎在门口一起尖叫起来,大有西郡再不出来,她们就哭给他看的感觉。

「你再不快点,我们就赶不及见勇利了!」

「我要第一个见到勇利啊。」

「勇利他真的好棒啊啊啊!」

捧着手机不断地刷消息的冰迷三姐妹头也不抬。

还有什么!会比男神就要回来更让人激动!

更别说男神还是带着牌子回来的。当然,管他是什么颜色的。

待会我们过去以后一定要立刻抱住勇利。姐妹三人凑在一起,商量着待会见到男神以后的行动,觉得人生简直不会有比这更美好的时刻了。

可现实总是残酷的。

有句话,叫做,

Life is a 【bi】

生活真难受。

早早地就出发到了胜生家只为了能最早见到男神的冰迷三姐妹,遭受到了来自生命最残忍的打击。

这可能是我度过的最寒冷的一个十二月了。她们在事后表示。

从接到美奈子的电话开始就蹲守在门口打算给勇利一个飞抱的三姐妹,远远地就望见了男神的身影,可还没等她们尖叫着跑出去,就看见了男神边上那个完全没有办法忽略的存在。

维克托·尼基福罗夫,花滑界的传奇,大奖赛决赛男子单人五连霸、世界花样滑冰锦标赛男子单人五连霸,他的故事简直是每一个熟悉花滑的人都能完整的说出来的,更不要说从小泡在冰场的花滑三姐妹,这个人的传奇她们简直睡着了都可以倒着说出来。

现在还有一个身份,胜生勇利的未婚夫。

虽然你们都还不知道,但我们确实是知道的。

时光向前倒流一年,她们是绝对想不到自己可以和花滑界的传奇人物离得这么近的,那个时候的她们,肯定会尖叫着晕倒的。

但现在她们一点都不想看见他。尤其是看见他,以这样的状态,和自己的男神,一起想自己走来。

勇利的脸被围巾裹住一半,但是看款式,那绝不会是勇利自己平时会带的围巾。因为它看起来和维克托脖子上那条有着异曲同工之妙。

这个说法可能有点玄乎,说的朴素点。

那是情侣款。

维克托走在勇利的右侧,两人正在说着些什么,他微微侧着头看着勇利,一手插在口袋里,另一只手垂在身侧,随着步子自然摆动。可是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那只手刚好就是那只呆了戒指的右手。

戒指的闪光配上维克托脸上微微带笑的表情,简直晃得人头晕。冰迷三姐妹觉得自己受到了暴击,她们站立不稳,向后退了几步。

今天的太阳,为什么这么耀眼。就不能是个阴天么,我真的不是很想看见戒指的高光啊。好不容易从眩晕中挣扎出来,她们重新看向男神,发现他们已经走得很近了。

勇利好像在笑,眼睛微微眯起来,他一只手把围巾向下移了一点,转头对维克托说了什么。

三胞胎觉得自己简直要哭出来了。

早知道这样我出门前不吃早饭了。这么多狗粮。

还有为什么勇利笑起来会这么好看?

眼看着男神就要走到适合飞扑的距离了,三姐妹却觉得自己身体僵硬的根本没有办法移动。

有维克托在边上,你们觉得飞扑的成功率是多少。

别想了,这不是送分题,这是送命题啊。

被迫放弃计划的三姐妹只能摸出手机一边嘤嘤嘤地拍照,一边等待男神进门。

「欢迎回来!勇利!」她们走上前抱住勇利,然后赶在维克托的视线移过来前松开了手。

「嗯」勇利笑了笑,就向着优子她们挥了挥手,优子一早就和真利一起等在了一边,她毕竟比几个女儿年长,没有到门口去等。

今天太阳这么好,不能出去等他们。

「这次回来准备留多久?」晚上一起吃饭的时候,优子问勇利,勇利放下筷子想了想。

「之后很快就会和维克托一起去俄罗斯训练吧。」

优子点点头,随后笑起来。

「那真是太好了啊。」

我认真的,哪怕你们不摊牌。

但只要不离婚什么都好。

不过你们这样估计也没必要摊牌了,连马卡钦都已经知道你们在一起了。

她转头看向维克托,后者正坐在边上喝酒,偶尔向勇利这里看过来,正好和优子的视线撞上。

优子笑眯眯地朝他挥了挥手。

既然说是订婚戒指,那就肯定还有结婚戒指了。

别让我白准备新婚贺礼啊。

之后的日子大概要天天扒消息了,因为很快就会求婚了吧。优子拖着腮帮子想着,勇利早已被看起来有些微醺的维克托拽走,此时正被维克托抱着和大家聊天。

勇利被拽走的时候,优子心里尖叫着。

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

擅长喝酒的俄罗斯人啊,你的名字叫狡猾。

我想我可能明天就能提前送掉贺礼了。


评论(6)
热度(215)

© 芝士卷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