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儿泠十。微博:草莓鸡蛋仔。
是个杂食。
做你们的小甜饼!
头像是我的梦中情猫!

【冰上的尤里】【维勇】婚讯来得太快就像龙卷风(一)by泠十

一个很简短的上。标题随手。神经病向

接第十集求婚以后,大概会一直写到大奖赛以后。

时间线上可能有些架空。时差可能有问题,太久不学地理我算不清。

冰迷三姐妹全篇刷存在感。

因为太神经病了所以先发出来试个水.....ooc是我。

私设....应该有私设吧。

十二集刚看完我有点炸,还有点懵.....

第二章在这里!
蜜汁第三章

 

以下    正文

 

所以说,大半夜不要随便刷推特。

ins也不行。

因为万一刷出了什么神奇的东西,比如花滑选手的迷之日常,再比如男神猝不及防秀出的戒指。到底是尖叫呢,还是不尖叫呢?

送分题,当然是尖叫。

「啊啊啊啊,我的天哪为什么维克托突然变成了已婚人士!!!」

「真是想不到居然他也会结婚?而且为什么这么突然。」

「他现在不是应该在西班牙陪勇利备战么,哪里有时间求婚?」

「等等,边上那只手是不是有点眼熟。」

「这应该是在酒店房间拍的吧,维克托是和谁住在同一间房间的?」

这个问题问得真好,到底是谁问的。这还用问么,当然是自家男神,自己妈妈的童年好友,日本第一的花滑运动员,胜生勇….. 

有句话怎么说来着,最怕空气突然安静。现在的话应该是,最怕迷妹的尖叫突然停止。

冰迷三姐妹顿住了,她们僵住了,她们颤抖着手指滑回图片又仔细看了看,接着都捂住了嘴。

她们知道为什么维克托身在西班牙却依旧有时间求婚了。

这一个瞬间,她们的脑子里都只有一个念头。

自己的男神,自家的小叔叔,被,一个,认识只有八个月的人,拐走了。

这些字都挺简单,单个拆开看也没什么,不过就是自家男神在活成大龄男青年之前把自己成功嫁了出去而已,本身是个多么喜庆的句子,但是连在一起以后,就带上了令人绝望的意味。

今天晚上的风,好凉啊。

讲真的,我完全不想说话,我可能受到了这世界上最大的打击。

可你们不知道有句话叫,福无双至,祸不单行。命运的耳光从来都不是单着的。

下一秒,尖叫的报应就来了,被子被掀开了,愤怒的优子站在一边。

「你们三个!还不赶快睡觉!」

可她们已经无力反应了,挣扎什么,还有什么挣扎的意义。

我感觉我难受的都要窒息了,这个世界,已经没有意义了。

意料之外的没有收获到一贯会有的反应的优子有些懵,往常这个时候,三姐妹早应该跳起来尖叫着表示就再玩一小会,或者是跟自己分享看到的消息,把自己也拖下水。

这是怎么了,生病了?做母亲的担心地看着女儿们,伸手试了试他们额头的温度。

没事啊。

三胞胎神色严肃,仔细端详起来严肃里还带着些惊吓,惊吓背后还有绝望。是的,绝望。

总之,很复杂。

难道是刚刚在看鬼片,所以被自己吓到了?优子托着下巴很忧心忡忡的想着。

不是鬼片,是比鬼片更可怕的东西,鬼片不过是被主人公吓吓观众顺便吓吓自己的尖叫提提神,肯定不会有让人觉得人生崩溃的效果。

气氛好像凝固了,过了一会优子才反应过来,她探过头看了看屏幕上的东西,下意识皱起了眉。

嗯?戒指?

啊,维克托的戒指?

诶?这只手有点眼熟啊。

哈哈哈哈这不是勇利的手么,她笑了下,笑容却在下个瞬间僵硬在了嘴角。

她想她知道三姐妹为什么会是这个反映了,她伸手捂住了自己的胸口,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别尖叫,别尖叫。冷静,要冷静。她冷静地忽略掉僵硬的绝望的女儿,转过电脑,刷新了页面。

还在。那条消息还在。

好的,那么问题来了

为什么维克托的戒指会戴在勇利手上?!!!

为什么他们俩戴起了对戒?

她觉得自己有点晕,明明自己的发小出去的时候还是只快乐的玻璃心单身狗,为什么也就一个飞西班牙的功夫就变成了已婚人士。

他们不是去参加大奖赛的么,为什么还顺带结了个婚?还是说就是去结婚的,顺带去参加个大奖赛收一枚冰协送的结婚礼物?

是不是我睡多了所以有点晕,可能是在做梦吧。她撑着头想,现实太快虚幻,相比之下还是梦境比较真实,就连前两天看到别人追的同人文都还没有发展到这个阶段呢。她这样安慰着自己,可一回头就看见了一脸震惊的女儿们,刚刚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心理建设一下子就垮了。

别想了,你不是在做梦,是真的,接受现实吧。

也许不是结婚戒指?勇利不像是会这么暴力的秀恩爱的人啊。

不不不怎么可能呢,勇利之前还和自己提过到底有多喜欢维克托,他提到维克托的时候眼睛里的光。

闪得我这个已婚人士都觉得眼睛疼。你说不是结婚戒指?怎么可能呢?

所以说,那就是结婚戒指咯,她深吸一口气和三胞胎并排坐在一起,内心的感觉简直没有办法用语言形容。

勇利就这么,把自己嫁出去了么。

可是你们认识才刚刚八个月啊,不过八个月,你们怎么就已经完成了自己和老公两年多的才完成的事情呢。

虽然说对有些思想开放的现代小青年来说,八个月已经足够他们寻找到一生的挚爱,甚至八个月都有些太多,只要三个月,就已经足够他们闪婚然后再闪离,继续寻找人生真爱。就更不要说如果动作快一点,八个月连孩子都快有了这种事情。

可勇利他…..不是这样的人啊,优子几乎要颤抖了

那句歌词是什么来着,啊对,爱情来的太快就像龙卷风。

要么不来,一来就把自己向来木讷内向的童年挚友整个卷走了,优子觉得自己有点晕,大概还有点缺氧,她想她很需要打个电话好好问一问,但是刚拿起手机就又放下了。

这要怎么问啊,难道要打电话过去,嘿,你们是结婚了么。

不不不着太直白了,或许应该婉转点?优子的大脑在飞速旋转,却始终想不到一个合适的开场白。

这简直比自己读高中时候的数学试卷还难。

最后她还是放下了手机,她想有些事情,她是不必要问的。

其实这场感情一开始就是有先兆的,不止这短短的八个月,勇利对维克托的感情何止这短短的八个月,它在还很懵懂的少年时代就开始萌芽,在青年时代扎根,现在只不过是开花结果了而已,这个过程本身,漫长而隐忍。

更何况能和自己一心憧憬的人两情相悦,是一件多么让人感觉幸福的事情。

她转头看了看自己依旧一脸懵逼的女儿们,刚想安慰她们几句,却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怎么就能这么快呢!好难过啊自己的童年挚友这么快就嫁出去了。

她看着那条消息底下不断飞涨的评论和转发量,大多都是迷妹们心碎的尖叫,优子突然就觉得有点心累。

虽然我已经不是单身狗了但我怎么还是觉得被虐到了呢。

狗粮这种东西,一向是不分攻击人群的。

这个恩爱秀得太暴力了,她一边看着女儿们生无可恋的躺在床上,一边打着哈欠想着。

大晚上吃这么多狗粮,一定会胖的。

太让人忧心了。


评论(7)
热度(366)

© 芝士卷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