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儿泠十。微博:草莓鸡蛋仔。
是个杂食。这里什么都有!
做你们的小甜饼!
头像是我的梦中情猫!

【冰上的尤里】【维勇】后会有期(前篇) by泠十

满心以为码了个挺虐的前篇.....

结果被前妻说一点不虐sad

所以就前后一起放出来了

依旧ooc

食用愉快

以下  正文

「小维,东西那么多方便带么。」勇利的妈妈站在正门边上,笑眯眯地看着维克多。

「没问题,大部分都已经寄回去了。」维克多穿着来时穿的那身衣服,戴着墨镜,身边只放了一个行李箱,看起来和他刚来时没什么区别带着墨镜,却显得轻便许多。

他住的那间屋子又恢复了一开始空空荡荡的样子,失去了作为维克托卧室的意义后,它又变回了那个灰扑扑的旧礼堂,黑漆漆的显得没什么生气,勇利只是站在门口看了看,就关上门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落了锁之后他靠在门上,显得有些脱力,不知为什么,即使之前做过那么多的准备,到了这一刻,他还是恐惧不愿面对。

不想去送维克托,不想看着他离开,即使可能是最后一次和他贴得那么近的机会,他也完全不想走出房间,然后亲眼看着维克托。

走出自己的世界。

就像他走进自己的世界时的猝不及防,他的离开也让人无论如何准备都难以接受,胜生勇利把自己整个人放倒在床上,愣愣地看着天花板。窗户被他关起来了,就连窗帘也拉了起来,门锁上了,四周安静的可怕,他听不见外面的声音。维克托在大门那里和勇利一家告别,而他就一个人呆在这样一个小小的空间里,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这样就好,自己不是早就准备好这一天了么。

那就好,勇利的妈妈继续收回视线,四处张望着,却被维克托一把抱住,维克托礼节性的抱住她,只在在她的侧脸轻吻了一下,就放开了她,退开一步微笑着

「炸猪排盖饭很好吃。」

勇利的妈妈有些愣怔,却又在下一秒反应过来,笑着摆手,「不会不会,我们才应该谢谢你」话没说完,她叹了口气,

「勇利那孩子,真的很喜欢滑冰呢。」

做母亲的人脸上带着惯有的和蔼而慈善的笑容,却又在那一瞬间蒙上了一丝别的东西,她看了一眼维克托,没有再说话。

维克托摘下眼镜,蹲下身子举起马卡钦的一只爪子,向勇利一家挥了挥「来跟他们道个别。」挥完之后,他满意地拍了拍马卡钦的头,站直身子,四处看了一下,戴上墨镜拿起行李准备离开,却又在最后欲言又止地回头。

他犹豫了一下,握着箱子的手紧了紧却又很快松开,最后他带着像平时一样的笑容问道

「勇利呢,我好像还没有和他道别呢。」

「勇利的话,从今天早上开始好像就没有看见他呢。」勇利妈妈一幅很苦恼的样子,她扭头看了看四周,最后又有些求助地看向真利。

「勇利的话,现在应该在房间里。」真利靠在门框上,看了维克托一眼,就告诉了他勇利的所在。

「从昨天晚上开始情绪就不高,今天一早就把自己锁在了房间里」。她从口袋里摸出烟盒,想了想又放了回去,抬头直视着维克托。

「你要去和他道别么。」她问。

「这样啊。」维克托点了点头,伸出一只手向勇利一家挥了挥,「那就不用了,我走了。」

他拖着箱子转身走了两步,却在快出大门时又停了下来。

「如果待会勇利出来,告诉他我走了。还有,这段时间我很愉快。」

维克托笑得依旧灿烂,就像他初来这里时

那时的他也是这样笑着敲响了勇利家的门。

「请问这里是胜生勇利家么?」他问。

定的机票时间很早,安静的小镇路上还没几个行人,维克托自己一个人带着马卡钦,走出来没多远,就听到后面传来有些急促的脚步声,他没有回头,只是停在原地,等着后面那人追上来。

看到维克托停了下来,勇利停下奔跑的步子,压了压被风吹乱的头发,扶正了自己的眼镜,慢慢地挪到了维克托的身边。

「走吧,我送送你。」

维克托看着跑的有些气喘的勇利,张嘴想要说些什么,却又在开口的时候发现自己竟不知该说些什么,该说的话都已经说过了,分别的话无需多言,剩下的只有不能说的和暂时不能说的,所以他最后只能笑着揽住勇利的肩膀。

「我还以为你想让你的教练一个人孤零零地回去呢。」

勇利有些敷衍的笑了一下,维克托放开了他,清晨的风有些微冷,他们都没有再说话。

一路无言。

不知怎么的还是追了出来,勇利揉了揉自己的头发,抬起眼看了身边的维克托一眼,又在对方发现之前收回视线。维克托还是往常的样子,看不出什么区别,他没有说话,脸上带着的是一贯的表情,甚至没有再看向自己。

勇利在心里微微叹了口气,自己刚刚躺在房间的床上,身边空荡荡的,没有马卡钦也没有它的主人,房间里的光线很昏暗,只能听见时钟滴滴答答走的声音,安静得近乎残忍。他没有戴眼镜,只能感觉到眼前越来越模糊。

突然房门被人敲了敲。他惊了一下,拿过身边的枕头捂在脸上,闷闷地问了一声

「什么事。」

「维克托走了哦,他让我们跟你说一声。」真利姐的声音在门外响起来,隔着门听着有些失真,但是包含的信息却一字不落的传达到了勇利这里,勇利没有出声,他把脸埋进被子里,然后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我知道了。」他说

门外的声音消失了很久,久到让他觉得真利姐已经离开了,于是他坐起来,戴上眼镜准备拉开窗帘,房间里的空气感觉太稀薄了,他像他可能需要一点新鲜空气。

「他还让我们转告你,他很愉快。」声音又响起来了,勇利开窗户的手顿住了。

「去送送他吧,他才刚刚走。」真利正准备离开,身后的房门却一下子被打开了。

好吧,这样也算是呼吸新鲜空气了,勇利有些自暴自弃地想着。

从小镇到机场的路上两人都很沉默,气氛僵硬到几乎要碎成块掉下来,勇利低着头坐在维克托的身边,一会用左手握住右手,一会又用右手握住左手,反反复复,无限循环,维克托直直的坐着,看着勇利黑色的发顶。直到他们俩站在机场大厅里,也还是这样一个状态。

「好了,送到这里就可以了。」维克托和勇利站的有些距离。

眼前的人一下子就陌生起来了,勇利定定的看着他,维克托也只是站在那里,眯着眼睛笑得很温和。

最后他叹了口气,上前一步抱住维克托。

「一路平安。」

「这么长时间,承蒙照顾了。」

「还有,我很高兴。有空再回来。」

说完这些的时候,他感受到维克托的手在自己背上拍了拍,闭了闭眼睛,他最后还是放开了对方。

维克托退后一步,看了勇利一眼,就拖着行李箱向安检走去,却又在距离安检不远的地方停下来。他突然转身,看着勇利高高地挥着手,说了句什么,机场太过嘈杂,这句话很快就被淹没在了人声里。

勇利却莫名听懂了他的话,刚刚建设起来的心里防线又坍塌了,他不能抑制地向前迈了两步,却又站定在了原地。他看着对方说完以后,有些失落的放下手,走进安检。突然就有了想流泪的冲动。

До свидания (后会有期)

维克托说

 

————————————————

如果有人觉得很虐

那么后篇在这里。我没打tag

反正我觉得很甜的后篇

那个后会有期的拼写我也不知道对不对了....反正按照动漫里的打的。

虽然我用百度翻译...翻出来不是这个

这个故事太长了 

评论(16)
热度(66)

© 芝士卷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