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儿泠十。微博:草莓鸡蛋仔。
是个杂食。这里什么都有!
做你们的小甜饼!
头像是我的梦中情猫!

【文豪野犬】【太中】【敦芥】成精的青花鱼果然麻烦by泠十

五六千字吧大概,一发完结。没时间写长篇。

把昨晚的几乎全改了还补了好多。

ooc预警

无脑校园paro    双理科生

不接受谈人生,但如果对我的文写作有改进意见欢迎提出


以下      正文



「哎,我说,中也啊,你知道么,学校这两天有个天大的好消息啊。」梶井基次郎像是突然想起了些什么,他猛地转身,故作神秘地笑起来,兴奋地凑到中原中也的身边,距离近到说话时的热气都能喷到中也的脖子上,正盯着自己的化学练习册发愣的中原中也回过神来,狠狠地瞪了他一眼,他才有些悻悻地拉开距离,只是脸上还是挂着那种一分神秘两份兴奋七分猥琐的微笑。

我其实不关心学校发生了什么事情啊,但是你能收收你脸上这痴汉的笑容么?!

正是下课时分,教室里三三两两的人群聚集着聊天,走廊上人不多,突然传来一两声笑骂,紧跟着就能看见两个人追打着奔跑而过,差点撞到迎面走来的年级主任。两人一下子就收了声。年近中年的年级面色波澜不惊,一副深藏功与名的模样,只是冷淡的用一种近乎挑剔和嫌弃的眼光看着这些学生,直把学生看到心生疑虑乃至对人生产生疑惑,心想着是不是自己昨天在走廊里高声谈论他的新发型被发现了,他才轻咳一声缓缓开口。

「看看你们这样,哪里有高三的样子!」表情中惋惜愤恨,简直恨不得学生从此悔过人生沉迷学习,日渐消瘦以致日后出任CEO,迎娶白富美,走上人生巅峰。

可那是不可能的。

所以他只能叹口气,留下两个面面相觑却又长舒一口气的男孩子扬长而去。

中原中也冷冷地收回投向窗外的视线,又嫌弃地打量了一眼梶井,觉得对方脸上的笑容实在过于刺眼,就继续低下头看着自己的化学练习本,一副冷漠的样子只差在脸上写一个痴汉勿扰,可偏偏就是有人能屏蔽这样的讯号。

梶井恨铁不成钢地敲着桌子说「你怎么变得和芥川一样无趣了,一点都不关心身边发生的息息相关的大事。」

我?像芥川?你在开什么玩笑?我根本不可能像他好么?我怎么可能跟他一样会去崇拜隔壁班那条什么都不会只会撩妹作妖的青花鱼?

嘁,你能说出什么大事。中原中也终于愤愤地合上了自己的笔记本,撑头表示看着对方摊了摊手,表示愿意听梶井说说究竟发生了怎样的好事情。

收获到了自己想要的反应以后,梶井也没有磨蹭,就得意洋洋地宣布了那个所谓的,好消息。

二食堂要关闭了。他说。

眼中满含期待,仿佛大地久逢甘霖,仿佛树林久待归鸟。

「这算什么好消息啊!」那我岂不是每天都要和一群低年级新生挤在一起接受他们探求的目光???现在的新生看见高三仿佛看见什么稀有动物,要么目光热切,要么眼中的怜悯仿佛在看一个死人。看什么看,有什么好怜悯的,高三除了累一点辛苦一点压力大一点,日子肯定比你们这些人好过。

所以你的脑子是前两天下雨的时候进水了么,让你不要在下雨天出去唱歌容易坏脑子你偏不听,你看看现在,坏了吧。

「哎你这个人怎么就这么不解风情呢,这样的话和喜欢的人去一个食堂的概率就提升了啊,我就有可能每天都能见到我的女神了啊。」梶井敲了敲桌子为自己辩白,却又很快在中原中也的眼神中弱下来。

「哦,那你去吧。」中原中也在心里叹了口气,冷漠地说道。

我又没有想见的女神我为什么要激动?比起这个你什么时候回座位?下课吵得我头疼,我都想把你和青花鱼一起划成拒绝接触的人群了。

也许是上午时对梶井的无限厌弃之情让他忘记考虑了某些事情,事实证明人在沉浸在一种情感并没有接受现实的时候,是很容易忘事的,这点中原中也现在深有体会。

「为什么你这条青花鱼会在这里?!」对面突然暗下来,中原中也习惯性地抬头,却看见了一张让他几乎内心崩溃的脸。

俗话说怕什么来什么,可我从来没怕过他为什么还会看见他????太宰治手上端着餐盘,身边难得没有个女孩子,只是左手里捏着个苹果,看起来有些别扭。

「诶?我就说为什么看起来那么眼熟,原来是中也你啊。」太宰治故作惊讶地感叹了一下,就面不改色地坐在了中原中也的对面。

对,没错,是你,不是我说你,你能换个座位么。

但是太宰治是不能换座位的,因为周围早已挤满了各种各样的人,中原中也这才想起来,太宰治之前一直都在二食堂,毕竟二食堂的小学妹比较多,可现在二食堂关了,那在这里看见他就很正常了。

中原中也胃口尽失,我本来以为高一和你在一个班,高二分班以后居然还在一层楼就已经很倒霉了,每天都要在走廊里碰见三四次已经是我能忍受的一天看见你最多的时间了,如果以后还要在食堂碰见,那他宁可不吃饭。

「中也就忍一忍吧,我其实也很难做哦,要和一只蛞蝓一起吃饭对我来说也并不是什么简单的事啊。」

呵,那你走啊,有人逼你么。

中原中也冷笑一声把盘子里的菜划了划,就端起盘子准备走,刚起身就被太宰治叫住。

「等等中也,这个给你。」

他回头,看见太宰治递来刚刚一直捏在手里的那个苹果,苹果上还有点残存的温度,他有点懵,顺手就接了过来。

「刚刚学妹给我的,就给中也你吃吧。」太宰治笑得开心。

中原中也嗤笑了一下,就准备转身离开。一个苹果而已也没必要拒绝。

「吃这个对你有好处,毕竟苹果是智慧果嘛。」

太宰治你信不信我用这个苹果砸死你。苹果没能砸晕牛顿,但我一定能用它砸晕你。中原中也深呼吸几口,忽视掉周围人投来的异样的目光,毕竟这个小个子的学长看起来已经气到要拆食堂了,为了自己的安危也要好好读一读空气。

在反复告诉自己这是在学校别和智障计较有空刷刷题拥抱生活以后,中原中也才离开了一食堂。

一食堂免于和二食堂一样被关闭的命运。

回到班上以后中也第一件事情,就是把梶井拖出来虐了一顿,其实这并不能怪他,食堂关闭肯定是学校的安排,但是中也就是生气,什么好消息,这简直是我这三年以来遇到的最坏的消息,比今天早上被化学老师查水表还坏。

梶井一边被虐一边笑,脸上的表情甚至比白天还要痴汉。中原中也看着他脸上的表情,实在是觉得有些辣眼睛,最终还是放弃了对他的继续凌虐,转而去刷题拥抱新生活了。

好不容易熬到放学,中原中也靠在椅子上伸了个懒腰,思考着自己究竟要不要去吃晚饭。

去!为什么不去!我又不怕他。

生活总是在继续的,该不想见的人总是会见到的,该想见的人,也总是会见不到的。

自此以后中原中也每天看见太宰的时间和次数大大提高,一天简直能抵上之前两年的量,说起来也真是见了鬼了,不论他坐到哪里,太宰治都能准确无误地走过来坐在他的对面,抑或是旁边。

还一脸无奈的样子,看着就生气。

之所以为什么每次都是,因为中也平时大多数时候都是和芥川一起去吃饭,两人身上不良抑或是性冷淡的气息让别人很少有敢坐在他们那桌的,即使人再多也要绕一绕。

唯一不怕的大概就只有太宰治了吧。

「喂,我说。太宰,你是不是真的认为在学校里我就不敢揍你」今天中午也依旧是一样的场景,连吵架的开场白都和昨天一模一样,但中原中也的心境却依旧和昨天,完全不同了。

昨天还只是愤怒的脑补,今天已经想付诸行动了。

中原中也一直在怀疑太宰治在学校里学的东西跟自己是不是不一样,自己学的是自然科学知识,而太宰治学习的则是如何撩妹,如何一句话把别人气死,如果正确装逼抑或强行装逼。

学校还教这个???明明他们老师看起来很正经啊。

今天的太宰治一坐下来就撑着头叹气,一副如丧考妣的样子,每隔几秒叹一次气,让中原中也实在受不了了,本来这两他他都已经学会了在对方不说话的时候当他不存在,今天却无论如何也做不到。

他抬起头准备告诉他如果他胆敢再叹一口气他就别想吃饭了,今天晚上学校门口见,我揍得你家都找不到,不要以为好班学生不会打架,我可是不同的。

就像大佬谈恋爱让人害怕一样,大佬打起架来更让你害怕。

可是他刚刚抬起头,就听见太宰治说

「我今天看到落叶了。」

「中也啊,你说你,什么时候长高呢。」

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你见过青花鱼会走路会说话会作妖的么???不是说建国以后不许成精么,为什么还没人来逮他。
太宰治啊太宰治,一天不见,你的脸皮厚度长得飞快啊,用生长素也赶不上吧。

还落叶,你当你文科生啊???你以为泡几个文科姑娘就能像文科生一样装逼了么。

阁下何不乘风起,扶摇直上九万里?

中原中也低着头看不清表情。中午的食堂闹哄哄地让他太阳穴一跳一跳的疼,他现在正在犹豫着是拆食堂还是拆太宰治还是干脆一不做二不休两个一起拆。

旁边那桌几个低年级的学弟正不知天高地厚地说着些什么,一边不时用奇怪的眼光打量着这个看起来有点矮,气焰却有两米八,在食堂里还戴着帽子的学长。对,是你,说的就是那边那个。我看见了你眼里挑衅的光芒,我忍你很久了知道么,你的眼光严重打扰了我吃饭。在你这张脸的映衬下,食堂里这些本来就奇特的饭菜更让人失去胃口了好么???

时间静止了,只有芥川和太宰治前些天带来的那个一年级新生还在不动声色地吃饭,芥川是真冷静,一年级新生只是希望中原中也不要注意到自己。

他之前本来想说些什么的,却被芥川阻止了,芥川冷淡地说

「吃饭的时候别说话。」

那个一年级新生看着芥川想说什么来着,最后也只是有些委屈不甘地闭了嘴。

他叫什么来着,我太气了给忘了,前两天还看他在门口给芥川塞纸条。

中岛敦,是叫这个吧,中原中也努力地想一些别的事情,好分散分散自己的注意力。他把筷子狠狠地拍在桌子上,力道之大恨不得把金属桌子拍碎。当然如果可以他更希望拍碎的是对面人的脑壳。
「你打算什么时候从我对面滚走?!」中原中也爆发了,当然这已经是平静过之后的爆发。旁边的芥川安静地吃着饭,连眉头都没皱一下。

中原中也觉得这几个月几乎是自己人生中最灰暗的时光,在刷完一天题之后抬头看见太宰治的脸,他觉得自己简直恨不得瞎掉。
为什么是我瞎不是他瞎???中原中也觉得自己每天都简直气到范性形变。
弄死他算了,哪天做实验的时候弄点试剂丢他饭里吧。他把面前的菜戳得一塌糊涂,边上人的眼光也让他烦的不行。
「唉我也不想和蛞蝓坐在一起啊,只是这里没有空位了嘛」太宰治笑眯眯地举着筷子说,还戳了戳边上的中岛敦,中岛敦艰难地抬起头,他有些被噎住了,中原中也刚想说些什么,就看见芥川递了碗汤。

「谢谢」中岛敦对着芥川的方向笑了笑。芥川还是那副冷冷淡淡地样子,中原中也却看出了别扭。

这两人什么时候搞到一起的?我怎么不知道?芥川什么时候对人这么上心?

但是他现在无心管这些,他更在意面前青花鱼的事情,不把这件事情解决好我是不会罢休的。

「哦?没有位子?你是瞎么?边上不就有?」
「哎那是情侣坐的不能去。」
中原中也冷笑三声,扔下筷子,打算等芥川吃完就走。可那边中岛敦却和芥川聊了起来

「芥川你今天晚上有空么。」

「…..大概有。」

这是什么回答,我真没想到有生之年还能听见芥川说大概有这种话。中原中也双手抱臂,满满的不良气质。中原中也摸着下巴打量着中岛敦,不得不承认这个少年看起来比太宰治要顺眼得多,但他记得明明之前他和芥川的关系还差到在走廊里打架然后双双被请去谈人生,怎么就这样了。

在走廊里打架??自己都不这么干,我可还是不良呢。

所以在太宰治浪费自己人生的这段时间里自己到底错过了什么。

中岛敦终于意识到了中原中也的目光,他朝着中原中也笑了笑打了个招呼

中原前辈好,我叫中岛敦,一年级新生。

被发现目光的中也面色如常地点了点头,仿佛黑帮老大打量新进小弟,当然中岛敦肯定不是他的小弟他也不是什么黑帮老大,只是个不良而已。

「敦你不要搭理这个凶恶的矮子」太宰治不识相地开口,一下子就又点燃了中也心中好不容易平息的怒火。

「太宰先生你不要这么说中原前辈。」中岛敦是个老实孩子,脸上的表情明显很为难。「中原前辈其实是个好人,我前两天还看见他帮老奶奶拎包。」

中原中也的造型拗不住了「我跟你讲我可是不良。」

「诶?」少年睁大眼睛显然有些惊讶。

其实被说出来也没什么,在太宰治笑起来之前一切都很好。

可是他笑了。这就不好了。

「太宰治你最好期望我今天不会把你从顶楼扔下去」中原中也恶狠狠地威胁道。太宰治笑得眼泪都流了下来,此时揉了揉眼睛看着中也。

「没有哦,其实我也觉得中也你挺好的。」太宰治的眼睛里难得有些认真。中原中也有些愣住,仿佛没料到他会说这种话。

「可惜是蛞蝓。」太宰治过了一会像是意识到失言,又缓缓地补充了一句,只是语调有些慢。

我就知道你不是说那种话的人!中原中也带着吃完饭的芥川离开,中岛敦在后面高声交代让芥川别忘了自己下午要去找他,中原中也也没有回头。

毕竟他不知道该怎么说,自己在听到那句话的时候,心里不仅是惊讶,还有些别的东西呢,以至于让他没法像之前那样反驳自己是不良,只能拉着芥川离开。

还好芥川吃好了.

没吃好也得吃好了。

晚上芥川和中岛敦一起早早离开了,中原中也没有去吃晚饭,坐在班上盯着练习册发呆,他这才感觉到,他这一个月在一起的时间,比他高一一年和太宰治同班的时候在一起的时间还要多得多。连他自己都没有发觉到,不知不觉,连班上其他同学都觉得他和太宰是熟人了。

窗户玻璃突然被敲了敲,中也抬头就看见了那个让自己烦心的人,太宰治看了看班上没人,就径自走了进去,坐在了中也前面的位子。

「你今天没去吃晚饭么。」

嘁,明知故问。「你不也没去。」

「我不一样哦,我是去了以后发现中也你不在我才回来的。」

「哦?青花鱼也不用吃晚饭的吧。」中也说完以后就低下头看作业,他以为太宰治一会就会走,毕竟两人之间平和的对话就算有也不会超过三句,现在算算已经超额了。

可是太宰治没走,中也写了一会发现自己写不下去,对于自然科学的热爱已经比不上他心中的疑问,于是他抬起头,发现太宰治正在盯着自己看。

喂,用这样直勾勾地眼神看人很吓人的。你有什么话想说就说啊,中也有些烦乱的揉乱了自己的头发,然后放下笔,在太宰治面前晃了晃手。

「喂我说,你干嘛非每天都要来找我。」

太宰治回了神,看着中也突然笑了起来。

「其实就是觉得自己有话想跟你说,但又不知道是什么话。」

「….那你天天打扰我吃饭就会知道了么!」

「嗯,确实大概知道了。」

「….那你快说吧明天别来了。」

太宰治低下头接过中也手上的练习册翻了几页,没有说话,又放回去。中原中也等得心烦,刚想催一催,就听他说。

「有句话我中午已经说过了。」

「哪句?」中原中也皱着眉头回想。太宰治没有理他,自顾自的说了下去。

「还有一句现在说吧。」

「我喜欢你,中也。」

一个平时说话从来不直接就连嘲讽也要让人想一想的人突然打直球了?

中原中也整个都有点懵,他甚至仔细分析了一下这句话有没有深意,抬起头刚打算质问太宰治是不是在捉弄自己,就看见了对方比中午还认真的表情。于是他当机了。

半天

「你知道么年级组是不允许早恋的。」

太宰治笑了起来「中也你不是不良么还会在意这个。」

其实也不是这个原因,只是他实在有些没能接受设定。

「所以呢」

「…..我不知道啊。」

「那就当作同意了吧」太宰治站起来,对他说,「今天晚上敦他们翘了晚自习去看电影,走,我们也去吧。」

我就知道芥川你有问题。

中原中也被从椅子上拽起来的时候扶了扶帽子,他虽然没接受设定,但也打算趁机好好想想自己当时听到话时为什么没有立刻发火或反驳的原因。

啧,成了精的青花鱼果然麻烦,他想。


评论(22)
热度(124)

© 芝士卷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