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儿泠十。微博:草莓鸡蛋仔。
是个杂食。这里什么都有!
做你们的小甜饼!
头像是我的梦中情猫!

【文豪野犬】【太芥】鸣蝉by泠十

大家好我又来了
芥川中心,梗来自时雨@不吐泡的金鱼君
手机圈不了……
希望大家喜欢
一个扯淡的心路历程算不得刀

以下  正文

我还是很喜欢你,像夏日鸣蝉,至死方休。

痉挛一样的疼痛,从胃部开始,渐渐席卷全身,喉咙仿佛火烧一样疼痛,芥川微微蜷起身子,屏住呼吸,等着这一波消散意志的疼痛离去。
额头微微渗出细密的汗珠,他咬紧牙关,不知过了多久,他感受到疼痛正从喉咙处一点点消失。
终于过去了,他缓缓放松身体,舒出了一口气,有些脱力的手指也微微泛白。
空气安静的仿佛凝滞,闷热的夏日连一丝风也没有,他有些吃力地从凳子上站起身,看向窗外。
安静的不像横滨的夏日。
窗外的鸣蝉突然发出了一声尖锐的鸣叫,就像被扼住翅膀,无法再发出任何声音前最后的一声鸣叫,尖锐而悲戚,令人心下一惊。
最后又归于死寂。
空气里的热浪蒸腾,带着海滨城市特有的水汽,缠绵地糊在人的脸上,拂之不去。
微风从地面卷起,带着无法忽略的热度,吹过街道,阳光抚摸着每一个人的脸,再慢慢地渗入他们心中,夏日应该如此,轻松而平淡,阳光几乎是每个人心中的主基调。
除了芥川。
夏日在他心中,只是热的蒸腾,带着贫民街里永远挥之不去的淡淡异味,虚弱的因为中暑而死去的老人躺在地上无人问津。
残忍而无奈的死寂,这就是芥川对于夏天的看法。
而打破这死寂的蝉鸣声,也太过于烦人了。
芥川拉起窗帘,室内重新恢复暗淡,只有隐的阳光透过窗帘在室内投下昏暗的光影。光线可以挡住。
蝉鸣声却不行。
高高低低的声音响在耳边,令人心生烦躁。
够了。
真的够了。
到底有什么好叫的。
明明在地底下度过了那么多的春秋,好不容易见到光明,却只为了一个夏天短短几个月的鸣叫而燃尽自我,再在秋天死去,成为地上一具令人生厌的尸体,被蝼蚁啃噬,最后不留一点痕迹。
这样的生命有什么意义。
这样的生命没有一点意义,就像自己一样。
芥川的脸色依旧苍白,手死死地按在自己的胃部,仍无法阻止绵延不绝的疼痛。
他想起了自己的生命,和那些今人生厌的鸣蝉,又有什么区别。
自小生长在贫民街,饱受他人的白眼和虐待,暗无天日的日子不知道什么时候才是尽头,他一直想,身体这么差的自己,一定会在某一个冬日,或者某一个夏日,猝不及防地倒在街上,然后默默地死去,和那些低微的土尘融为一体,被风扬起。
他找不到生命的意义,他觉得自己的存在,本身就是没有意义的,只是为了成为尘土而存在?为了在暗黑中度过余生而存在,这样的生命本就没有意义。
他第一次发现生命的意义,是在伙伴被杀之后。
又或者说,是在第一次遇见太宰治后。
月光下男人的眼睛幽深而深邃,令人无法看穿,芥川却肯定那里面有他一直所追寻的东西。
黑手党的生活依旧压抑而黑暗,充斥着挥之不去的血腥味和空气里的暴力因子。但芥川却莫名觉得他已经到了土层的上方,只隔着一层薄薄的残土,就能呼吸到外面的新鲜空气。
名为太宰治的男人,近乎残酷的训练,激起了他骨子里对于生的渴望。
他大概找到了自己存在的意义。不是为了沦为蝼蚁,也不是作为犬畜苟且存活,而是陪伴在这个男人身边,成为受到他认可的部下。
可是这种渴望来的太激烈,也太浅薄了,他一切活下去的勇气通通来自于眼前这个用厚厚的绷带缠住自己所有情绪的人,这样的情感,总有一天,会燃尽他自己。
等到芥川醒悟过来这点的时候,他已经无法抽身了,他的一切行动都只为太宰治,对方一言一行都牵扯着他的注意力。名为太宰治的男人,就像一种毒药,而他,早已义无反顾地将这种毒融进自己的血液,并且拒绝剥离。
彼时的芥川还不懂这种情感是什么,他开始试图躲开太宰治,开始反抗他的命令,反抗后被惩罚的痛苦可以让他暂时忘记对太宰治的情感,那些痛苦可以让他短暂地做回自己。他开始拒绝太宰难得的好意,比如偶尔的关心,或者在他胃痛咳嗽之时,背上轻拍的手。
因为他清楚,这些行动,都只是男人的一时兴起,不带有任何情感。而他,太容易将别人的好意化为情感,这样只会让自己继续沉沦。
芥川意识到自己对太宰的情感是喜欢时,是太宰离开前一个月。
苍白的少年无力表达自己的情感,只有在一次比一次更严格的训练中努力燃烧自己。
哪怕,哪怕是不带感情的好意都好。
而太歪却永远是那副冰冷的样子,甚至对他说他不如织田作。
太宰独自一人去救织田作的事情他是知道的,他只是面无表情地坐在自己的房间里,等着太宰回来。
他想他知道了太宰对他,不存在任何感情,可他只是想确认他确实无伤。
太宰治没有回来,他消失在了人群里。就像一滴水融入河流,再也没有踪影。
一个没有心的人想要隐匿自己的踪迹,太过容易了,就像太宰治。
芥川开始疯了一样地工作,按照曾经的太宰对他的要求,不分日夜,甚至不顾自己的身体,本就虚弱的身体被自己折腾的千疮百孔,可是他不后悔。
看啊,太宰先生。
这个城市里到处都有的狼烟。
……这样你就会,认可我了吗。
这样你就会,接受我的感情了么。
就像永远无法到达的彼岸,名为芥川的少年永远无法得到太宰哪怕一点虚假的情感。
他对他,从来是真实的冷酷。
所以自己这样燃烧,又与这愚蠢的鸣蝉,有什么区别。
即使燃尽生命,即使化为尘土,也终究无法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只是短短几个月的灿烂,却敌不过时间的洗刷。
令人生厌。
蝉鸣依旧不停,不燃尽生命就不会停下么。
也许是这样吧,直到死亡。
即使死亡的阴影一直都存在,我也会鸣叫着,用生命当作燃料。
直到死亡。
就像夏日鸣蝉,至死方休。
如此……令人生厌。

评论(19)
热度(21)

© 芝士卷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