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儿泠十。微博:草莓鸡蛋仔。
是个杂食。这里什么都有!
做你们的小甜饼!
头像是我的梦中情猫!

【文豪野犬】【双黑】【太中】无光之年by泠十

第一次写双黑,之前都是新双黑。
总觉得自己ooc了。
想写出双黑间的感觉,但觉得自己好失败。
后记会交代一些出处。
总之,希望大家喜欢【比心】
如果有人看,请让我知道【比哈特】虽然很渣但是有人看就有动力……【厚着脸皮】
这应该是刀吧……也许?反正我觉得我写的不虐。
欢迎大家找我玩
大概改了一下……有意见欢迎提出来

以下   正文

我们之间相隔着一千光年,不是光年,是暗年。
即使是那一刻,那是我童年时代最为宝贵的那一刻,我们之间也隔着一千个无光之年。
          ——奥兹《爱与黑暗的故事》
沉默。
无言的沉默仿佛手边苏打水里源源不断冒上来的气泡,多且密集,只在浮到表面时裂开,发出细微的声响。
啪。
微小的声音在安静逼仄的环境里被无限的放大,无言的尴尬似乎伴随着空气渗入了身体,随着血液流淌,使自己全身的细胞都为此感到酸涩。胃部隐隐有些翻涌的感觉,大概是酒精的作用,脑子却前所未有地清晰,又或者说,只是对于这件事,对于眼前的这个人,格外清晰。
中也端过眼前的苏打水,看着里面翻涌的泡沫,皱着眉喝了一口。气泡顺着流入咽喉,感觉并不很好,反而加重了胃部的呕吐感,令人感到压抑。
他忙不迭地放下杯子。自己已经开始有些醉了,即使看起来还是一派冷静,但实际上他的手指已经开始有些颤抖,大脑里也一片模糊,感觉下一秒就会在这个人面前断片。要是换了平时,再多喝一些,他要么是人事不省,要么就是借着酒劲和太宰滚上床,总之,很疯狂。但此时,他却只想拼命压抑着酒精带来的疯狂感,用最冷静的姿态解决这个问题。
「我说,太宰,别想了」他终于开口,打破了沉默,却又感到有些遗憾,他们之间,从未有这么安静的时刻,竟莫名给他一种和谐平静的错觉,昏黄的灯光下,对方的眼神显得格外的深情,定睛一看,却又好像是满满的嘲讽。
莫名就觉得喉咙有些僵硬,说不出话来,他拿起桌上的酒杯,就又灌了一大口酒。
高浓度的酒精带来的不仅有灼热的麻痹感,还有大脑中无比的混沌感,他像是感到不适一样扯松了自己的领带。放下酒杯,借着包厢里的灯光,他再一次审视对面那张清俊的脸,突然就笑了出来。
太宰治一言不发,似笑非笑地看着对面人的一系列动作,他看着中也扯松领带露出一节白皙的脖颈,仰头喝酒时有酒液流下,隐隐落到锁骨的位置,橘色的头发有些散乱,模样勾人。而对方就保持着这幅勾人的样子,突然意味不明地笑了出来。
他竟突然感觉到,自己从不了解这个人。即使他深信自己对他的了解早已超越任何人,无论是身,还是心,从他惯用的东西,到他战斗的习惯,甚至在床上的喜好和敏感处。
他都十分清楚,可这一刻,他却觉得自己从未真正了解过对面的人。
就好像现在,本能告诉了他接下来会发生的事,他却无力阻止。
中也就这么仿佛不受控制地,看着对方笑了出来。
他想,说是冷静,但其实理智早已抛弃了他。他觉得自己现在大概已经疯了,难言的笑意攫住了他,伴随着一种深深的失望和挫败感。他发现,即使是相处了这么久,即使是在这么暧昧的灯光下,他依旧看不透眼前的人。
又或者说是,其实早已看透,只是不愿接受。
每个人都有自己内心深处的黑暗,他们在时间的加工下变成齑粉,又在一日又一日的发酵中变成暗疮,轻轻一碰就会疼得撕心裂肺。
一开始总有人会试图把这些伤痛的齑粉和别人分享,以此来减少自己的疼痛,可是又有谁,能真正接受这么多的黑暗呢,每个人都避之不及。到最后,伤痛的齑粉仍旧存在,并且与日俱增。人们封锁了自己的心,并努力不让这份黑暗影响到别人,即使是最亲近的人,也都隔着一千无光之年。
他和太宰本应该是最亲近的人,但是心,又或者说是心中背负的东西却背向而驰,到了今天,已经越来越远了。
他和太宰之间,何止只隔着一千无光之年。更何况他们之间,太过熟悉了,他们在对方心里都有着自己应该有的样子,那个幻影和真人之间有着难以磨灭的差距,所以对于真人,总是抱有一份失望和遗憾。

中原中也捂住自己的眼睛,他不再笑了,转而换上了一副严肃的,甚至有些悲伤的表情,和他哀悼那些无辜死去的下属时有些像,都是一样的悲伤而无奈,却又不完全一样。

「分手吧,太宰」他听到自己说。
话音一落,空气仿佛凝固,下一秒就要变成碎片落地。对面的人只是静静地看着自己,嘴角带着一抹难言的,还未来及收回去的笑意。只是这抹笑容失去了平日里的笃定,而带上了一丝苦涩的味道。
中也深吸了一口气,点起了一根烟。「总有这么一天的,你应该早就想到了吧」
他和太宰的感情太过顺理成章,却又开始地莫名其妙,就算是他,也早在心里,默默地计算着分开的日子。
就像一个迟早会爆炸的定时炸弹,却谁也无力阻止。
「……分开吧」
「……我们都,太了解彼此了」因为了解所以对对方的痛苦和黑暗视而不见,这种忽视和痛苦是双方的,他没有资格指责谁,但同时,他也不想难为自己,所以他选择分开。
对面的太宰治一言不发,只是低着头,把玩着手里的玻璃杯。玻璃杯撞击到桌子上的声音十分清脆,却重重的击打在了人的心上。
中也看着他,觉得手指又开始颤抖,但他告诉自已,都是酒精的作用。
快答应。
酒精的麻痹感正在一点点加重,中也的理智已经快要被酒精燃烧到尽头了。
太宰治忽然抬头看着中也。
时间已经静止一样。
「好」
太宰治抬头看着中也,甚至微微笑了笑。
时间重新开始流动,空气也恢复了常态。
中也像是松了口气,他有些摇晃地站起来「那我就,先回去了」
他拿起外套正准备出门,却听到太宰问了一句「你喝成这样怎么开车。」
其实我喝的并不多,从我还能和你对话你应该就能感受到了。中也摇了摇头「我打电话给下属。」
「不用那么麻烦了,我送你,车钥匙给我」太宰三两步走到中也身边。
「别想那么久,送你回家而已,万一你太难过自杀了怎么办。」
「……你以为人人都和你一样」现在的中也终于有了些喝醉的样子。
太宰勾起嘴角笑了笑,没有说话。
中也看着身边落下的黑影,心里一抽,不知怎么的,就递出了自己的车钥匙。
「走吧。」
中也坐在副驾驶的位置,有点恍惚地看着窗外迅速后退的夜景,他突然就觉得有些茫然的难过,就像曾经弄丢了自己最喜欢的一顶帽子时的感觉,难过又慌张,令人烦躁,却又比那时平添了许多无奈。
他叹气。却又想不明白为什么。
压抑感再次袭来,中也又点起一支烟,火光星星点点,烟雾渺渺向上,晕染了身边人的眉目,在横滨的夜色里显得格外柔情却又冷酷。
他不得不承认身边的人清俊得有些过分。
以后自己大概不太再会见到他了吧。
中也愣愣地想着。
「到了」太宰的声音有些轻快地响起,他一下子回神,却架不住脑子里一片浆糊。
见对方没有反应,太宰又笑了笑,他和中也之间从未有过这种气氛,这让他觉得有些新奇。
可这是最后一次了。
「chuya」
太宰在叫他,他愣愣地看着对方,看着对方下车,看着对方走到他这边,拉开车门,看着对方抽走他嘴里的烟,看着对方。
吻住自己。
唇齿间传来的感觉如此熟悉,混着红酒和苏打水的味道。牙关被轻易的撬开,然后抵死缠绵。呼吸有些困难,可是一时之间,谁都不想先结束这个最后的吻。
最后他们分开。
太宰帮他关上了车门,然后挥了挥手,仿佛只是普通的离别。
就好像他们的每一次离别。
他的身影渐渐的隐没在黑暗之中。
如同那些被他们之间隔着的无数无光之年吞噬的爱意。
再也不会回来。


评论(8)
热度(10)

© 芝士卷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