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儿泠十。微博:草莓鸡蛋仔。
是个杂食。
做你们的小甜饼!
头像是我的梦中情猫!

【文豪野犬】【敦芥】安定感by泠十

相信我,这不是刀。
只是想写一个心路历程……但是很明显我没有写好【跪】
感觉有些地方苏到ooc……希望大家不嫌弃【比心】微有些双黑,不打tag
有意见欢迎提出来
如果有人看的话……请让我知道【比两个心】
欢迎大家找我玩

以下  正文

抽搐的疼痛自小腿蔓延而上,把人从睡眠的深渊里一点点拖拽出来。 芥川微微皱眉,但却依旧平躺着。
这点疼痛对他来说,算不得什么,但是随着疼痛的渐渐褪去,寒冷却一点一点包裹住了他。 
这个夜晚,未免太过于寒冷。 
连胃都微微有些抽搐,芥川刚从睡眠中挣脱出来的脑子依旧昏昏沉沉,下意识的往边上一偏,希望能握住一双比正常人更温暖一些的手。 
可是没有,入手是一片冰冷,饶是再昏沉的脑子此时也被冻得醒了过来。芥川坐起身,按亮了床头灯,暖黄色的灯光一下子溢满了整个房间,竟然有些刺眼。

但确实是带来了一丝暖意。一时之间,芥川竟不想关掉。 
居然就那么睡着了,他觉得有些不可思议。他的睡眠一向很浅,这大概是长期生活在危险中的人都惯有的状况,大多的时候都是清醒的,但在和中岛敦在一起的那几个月里,芥川却极为难得的拥有了许多可以安睡的夜晚,大概是因为不用再担心遇袭,也不用再忍受午夜凉进心里的寒冷。 
那时候他也经常会在半夜抽筋胃痛,但是芥川的忍痛能力很强,他总是能一声不吭地熬到疼痛感消失,然后再长长的松一口气。只是这种忍耐,在中岛敦来了以后,就开始变得毫无意义,即使他自认为没有表现出任何异样,对方却总是能在第一时间发现他的不适,于是那双比常人温度要高出那么一些的手就会抚上来,轻轻地按压抽搐的部位,又或者只是轻柔的放在胃部。虽然一开始芥川冷冷地表示不需要,他没有那么脆弱,甚至因为这件事情和对方打过一架,可对于这件事,中岛敦却从不让步。直到后来,芥川的抵触情绪也慢慢地消失了,因为他不得不承认,随着那略高的体温消失的,不仅有疼痛,还有心中一直盘绕不定的不安。
中岛敦给他带来的,是一种他渴求已久的安定感,是一种在黑暗中的,沉在深渊中绝望的人最需要的东西,但同时,这也是一种毒品,让人上瘾,一旦沾上,便会为此拼上一切。而不知不觉间,他也渐渐开始依赖起了这种安定感,即使青年已经离开,他也还没有办法轻易抽身。
在寒夜里失去生命的人,也许不见得是一直暴露在寒冷中的,而是短暂的体会过温暖,但是还未等及回暖,又被残忍的抛回寒夜的人。因为体味过温暖是什么,所以早已习惯的寒冷就开始变得陌生,开始变得残酷,开始从每一个被温暖打开的毛孔入侵,直到把这个人,从心到身体都统统冰封。
于是他在寒夜里失去生命。
现在的芥川就有这种感觉,因为体味过所谓温暖的安全感,所以在对方离去后开始一拥而上的孤独和黑暗才变得如此可怖,原本这些是他最亲近的伙伴,但在短暂的抛弃后,就变成了最锋利的利器,叫嚣着袭来,让人战栗。
胃部的疼痛愈发明显,芥川在强迫自己忘掉曾经的事情。他躺下,关掉灯,黑暗又一下子占据了上风,他并不想顾及,他只是想等着这阵疼痛过去,再继续刚才的睡眠,等到第二天起来,他就又是那个无坚不摧的芥川龙之介。

夜渐渐深了,夜色也愈发浓郁。
睡不着,即使是浅睡眠都无法做到,芥川心里有些烦躁,又有些叹息,他想做些什么。

胃已经不再疼了。终于他还是坐了起来,走到客厅,拿出了中原中也在之前送过他的一瓶酒。
因为被中岛敦知道了自己的酒量,所以这瓶酒一直被好好地收着,从未有机会被打开。芥川把酒拿出来,又四处翻找了一会拿出了一个杯子。然后回到卧室,给自己斟了一杯酒。
酒精的味道对他来说有些陌生,他浅浅的抿了一口,又喝了一大口,如果被中原前辈看到一定会生气地说,我这瓶酒送给你这个不会喝的人本来就是很浪费了,你居然还这样喝。

他一直在想,中原前辈送自己这种不会喝酒的人这么好的酒,是不是也希望有一天这瓶酒能通过他或者中岛敦的手,到太宰先生的杯子里去。也许是的吧,芥川对这些事情,也一向不是很清楚。
大脑像是被点着了一样,周遭的东西开始离他远去。酒精焚烧起他脆弱的神经。眼前的景物渐渐有些模糊了, 脑中的火却越烧越旺,芥川看了看杯子里剩下的一点酒,干脆一饮而尽。理智渐渐在消失,他隐约看见自己的手机屏幕闪了一下,打开却又什么都没有,芥川对着手机愣愣地想了会,脑子里一片混沌,不知为什么就拨通了中岛敦的电话,却又在电话接通后,彻底失去神智,沉沉睡去。
中岛敦看着接起后又没有人说话的手机,心情有些复杂。今夜也许不止芥川一个人睡不着,中岛敦也少有的失眠了,所以芥川的电话,他第一时间就看见了,却没有立刻就接起。因为他实在是不相信那个芥川会主动给自己打电话,在他们分手一个月以后。
好快啊,都一个月了,中岛敦扑倒在床上,怀抱着柔软的抱枕,眯着眼睛有些含混地想着,从芥川提分手到现在都已经一个月了,看着仍然在震动的手机,他叹了口气,依旧接了起来。
结果对面却没有人说话,中岛敦心里有些失望,挂断了电话,翻身坐起来。
他想过很多芥川和他分手的原因,当然这些原因里不再包括什么芥川不喜欢他的刘海这种奇怪的设定。他知道,芥川看似冷淡,但是对于情感却非常认真,或者说,有些死心眼,光从他对太宰先生的执念就能看出来了。当然他也从来没想过,芥川和他分手,是因为喜欢太宰先生。
这也太扯了,中岛敦在心里默默叹气。
很显然,分手的原因决不会是草率的,在思考过无数遍,又从蒙哥马利那里听了一部分分析以后,中岛敦想,他大概知道是为什么了。
不安。
芥川内心深处的不安,即使他认定自己已经带给了他许多的安全感,但是常年日积月累下来的不安还是盖过了这点可怜的只维系了一两个月的安全感,他直觉自己会离开,又或者终究觉得不是一路人,又或者是觉得自己太过黑暗不想牵扯到他,可能性太多,但他确实是能感受到对方的不安。
当然,芥川的不安只是导火索,他自己的不安,才是最终导致分手的原因,他自己始终不愿相信芥川的感情,也许是因为对方过于冷淡,所以自己内心深处的不安就开始一点点膨胀。直到对方试探性地提出分手,不安达到了顶点,失望之极的他几乎不假思索就答应了。
明明应该再好好想一想啊,中岛敦长吁短叹。芥川的样子,明显就是不想。

也许是不想吧,自己怎么就答应的那么快呢。
不过现在既然他愿意主动打来电话,应该就还有挽回的机会吧。从想清楚开始,中岛敦就希望找一个机会和芥川好好谈谈这件事。现在看来,时机也差不多了,明天找个理由回去一趟吧,中岛敦迷迷糊糊地想着,明天与芥川的会面,心里既期待,却又感到忧心。
第二天一早,中岛敦就来到了他原来和芥川一起租住的房子里,站在门口,他有些踌躇,本来想打电话给对方让他开门,却又对自己是否还能打开这扇门有一点期待,一番纠结之后,中岛敦还是掏出了以前的钥匙。
咔哒一声,门锁打开了,中岛敦走进房间里,环顾四周,他有些欣慰地发现里面的陈设几乎没有变,除了因为少了一些自己的东西而显得有些空荡以外,一切如初。
房间里很是安静,仿佛没有人在,中岛敦静悄悄的走进卧室,就看见了还在沉睡的芥川。
床头的柜子上放着一瓶开了封的酒和一个杯子,杯底还残存了一些酒液,手机就丢在一边。中岛敦走近,按亮了手机屏,上面赫然就是与自己的通话记录,他失笑,恐怕昨晚是喝醉了才打了自己的电话吧。
不管,既然想着要说清,就干脆说清楚吧。中岛敦为芥川带上了房间门,走到了厨房。
既然是喝醉了酒,那起床以后就一定会不舒服,中岛敦想了想,还是煮了粥和醒酒汤,然后坐在客厅,等着芥川醒过来。
芥川醒来后 ,发现自己的房门被带上了,柜子上的酒杯也被收了起来,即使脑子里一团浆糊,他也明白是有人来过,可他也并不担心,因为能这么轻易地进自己家的,只有一个人。
在床上坐了一会后,他按了按有些作痛的额角,打开了门,果然看到中岛敦百无聊赖的坐在那里。对方听见身后有声音,就转过了头,对他露出了一个灿烂的笑容,一大清早,就晃得宿醉的芥川睁不开眼睛。
「早上好」中岛敦发觉自己有些紧张,「我看你喝醉了,就帮你煮了粥。你去洗漱,我帮你盛」
冷静下来的芥川只是沉默地看了他一眼,就转身走进了洗手间,中岛敦这才松了口气,脸却一下子垮了下来,好冷淡。
不过他能允许自己进他的房间,而且不发火就已经很好了,中岛敦安慰着自己,走进厨房帮芥川盛好了粥。
从芥川进洗手间,到他出来坐在桌边吃饭,都没有说过一句话,也没有看中岛敦一眼,气氛僵硬到中岛敦都觉得下一秒芥川就会用罗生门攻击自己。芥川却说话了
「谢谢」声音很轻,但他确实是说了,之后他就站起身,准备收拾东西出门。
「等等!龙…..芥川」本来想喊名字但却又犹豫了「能有时间谈一谈么」
芥川在门口侧过脸看了他一阵,又回到座位上,沉默地看着中岛敦。
气氛,好尴尬。
中岛敦犹豫了一会,最后还是决定开门见山。
「芥川,你和我在一起的时候,会觉得不安么」
芥川一愣,随即摇了摇头「不会」反而我会觉得很安定,只是他没有说出这句话。
「这样啊。」
一下子陷入了沉默
「那芥川你…..为什么会想和我分手」中岛敦问得很艰难。芥川微微别过脸咳了一声,没有回答。
「其实还是因为感到不安吧」中岛敦自顾自的说了下去「我和芥川在一起的时候也会感觉到很不安,总担心会失去些什么」
「也许你说的是对的,那既然这样,也就没有必要再在一起了吧」芥川沉默了很久。
「不」
「我确实是因为芥川而感到不安,但我想,只有害怕失去才会这样。更不用说,分开以后,我反而觉得更加孤独和慌乱」中岛敦笑了笑,在心里过了很多遍的话毫无阻碍的看了出来。芥川一下子愣住了,宿醉后的脑袋还不甚明晰,以至于他花了一段时间才弄清楚对方的意思。
「你….. 」
「所以我想,这并不应该成为我们分手的原因。」
「不安又怎样,只要努力让安定感超越这种不安就可以了。」他有自信可以做到。
「所以,芥川,我们要重新…….在一起么」说完这句话,中岛敦深吸了一口气,心里前所未有的紧张。
沉默在一点点扩散,就在他认为不会得到回答的时候。
「好」
芥川说好。
中岛敦一下子就安心了。有时候,只需要一个字,就能带来前所未有的安定与平静。
而这也许就是同样不安的双方,能带给对方,最深刻的安定感了。

评论(23)
热度(38)

© 芝士卷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