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儿泠十。微博:草莓鸡蛋仔。
是个杂食。这里什么都有!
做你们的小甜饼!
头像是我的梦中情猫!

【全职】【王黄】long long ago by安泠

架空  be 也许是be吧……
反反复复修了三四次,所以干脆重发一遍……后面大概不会大改了……顶多小修
希望大家喜欢,有任何意见都可以告诉我

还是再碎碎念一下
这是一个午睡的时候有的脑洞
写了好久才敢放出来
怕被打
不是树黄!不是树黄!不是树黄!
重要的事说三遍
可能有点无聊
轻拍

以下   正文

【long long ago也可以不是童话的开头】

这是时光走了很多年以后的的一个下午。
天气很好风有点大,一切都像那个年轻剑客出现的那天一样,让人充满希望,却又在瞬间陷入深渊。
「哎呀,等等我啊」母亲卷起长长的裙子,拎着篮子跟在后面有些跌跌撞撞地跑着,小小的男孩在阳光下跳跃着,很快就要消失在视线之中。
时光走得很快,这里的一切都已经不是原来的模样,四周都已经种上了果树,俨然成了丰饶的果园,村子里的人们,一代又一代安宁的生活着,此时正逢秋天,落叶满地,是个野营的好季节
时光来去,亘古不变的只有那棵树。
坐在树底下啃着三明治的男孩终于安生了下来,他看着母亲往面包上涂着果酱,又抬起头看看树,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嘴里咬着面包含混不清的说道「妈妈妈妈,老人们都说这里有树精,真的有么。他们还说有魔法,我从来没有见过魔法是什么样,树精是什么样,妈妈妈妈你见过吗?」
母亲略微有些惊讶,一时之间竟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这已经是魔法从大陆上消失以后的很多年了,数千年以前的那场恶战消耗掉了太多的法师,而随之而来的那场经久不息的大火也终于将魔法燃烧殆尽。
人们确确实实很久很久,没有再能见识到魔法是什么样了,幸存下来的人们抛弃掉了法杖,转而选择了更加朴实的生活,人类的生活一代又一代,再也没有那样绚丽的变化。
她涂果酱的手顿了一下,先是摇了摇头,一会儿又像是想到了什么令人神往的事情,微笑了起来。
男孩被母亲的摇头和微笑弄的有些迷茫「到底有没有啊」
「不清楚,我也只是听老人们说过而已。」她的话顿了顿「已经不会再有魔法了吧。」
男孩有些失落,但是还是有点不服「怎么可能,肯定有的,那个很老的爷爷就说以前有个特别厉害的剑客,还说家里的那把旧扫帚是那个剑客的朋友留下的,我经常看见他捧着扫帚一个人叹气呢。」
孩子的声音软软的,带着一丝失望与委屈,却勾起了母亲内心深处少女时期的回忆。想到那时候的自己也曾很为这些东西所着迷,母亲轻轻勾起嘴角笑了笑。
那个很老的爷爷,是那个姓喻的老人吧,他是从前那场大战的幸存者,在战争结束以后,他来到这个地方,一个人重建了这个村庄。
男孩一边吃着面包,一边悄悄地看着母亲的反应,做母亲的又怎么会错过孩子的小举动,
她笑着把另一片面包递给男孩,想了想说道「你说的也许是对的,关于那个剑客的故事我也知道一些。」
「啊妈妈快告诉我」男孩眼睛瞪的大大的,期待地看着母亲。
母亲有些无可奈何,擦了擦男孩嘴边的面包屑,开始给他讲自己小时候听到的故事。
「那是很久很久之前,有一个剑客,掉到了那棵树上,喏,就是你现在坐的这个地方。」
那是一个很好的秋天,年轻的剑客正准备游历四方,他来到了这个以法术闻名的小镇,一切都很平和,只是降落出了一点问题。
他掉到了这个镇子最大的一棵树上,然后穿过层层的树冠落到了地上。
头有点晕,剑客扶住自己的脑袋晃了晃,抱怨着着这棵树的位置有多么的不合理,却丝毫没有在意是自己掉下来撞到了那棵树。
视线中出现了什么东西,剑客抬起头往树上看去,发现了一个坐在树上的年轻法师。
一袭长长的袍子,绿色的头发上是一顶黑色的巫师帽,帽尖上缀着颗明亮的星星,一双大小不同的眼睛很惹人注目。
「啊你好啊哈哈哈我叫黄少天来自蓝雨是个剑客你是法师么怎么坐在树上哦对了你叫什么名字是这里的人么那你能告诉我怎么去镇里么?」
剑客问了很长的一串问题,那人皱了皱眉。
「王杰希,我不是法师,是精灵,树精。」
「还有你刚刚砸到我了。」
「……」
后来黄少天跟着王杰希去了村里,他在那里住了很久,就连他自己也不知道他那样闲不住的性子怎么能在那样一个地方呆那么久,只是,他发现自己很喜欢和王杰希呆在一起的感觉。
他和王杰希的关系越来越好,两人一同回到那棵树下,黄少天看着王杰希以近乎虔诚的表情靠着那棵树,不知怎么的,内心就泛起了小小的波澜。
「我从这里出生。」王杰希说,他看着黄少天,此时剑客正涨红了一张脸,王杰希笑了笑,然后低头吻住他。
平静的日子总不会太久,战争很快开始了,剑客回到了蓝雨,王杰希则作为微草的首领,留了下来。
战争很惨烈,年轻的剑客在斩倒最后一个异族后,靠着剑再也没有醒来,而王杰希也在大战之后不知所踪。
随之而来的那场大火,烧掉了所有的痕迹,从此大陆上不再有魔法。
喻文州独自一人回来,重建了这个村庄。人们选择了躬耕田野的普通生活,重返田间,在这四周种满了果树。
至于记载了王杰希黄少天等人的史籍,也都尽数毁灭在了大火里。
他们的存在,已经无从可寻了。
这个故事很长,牵涉到了很久以前的那场大战,和那场大火。母亲的讲述并不见得有多么高明,她只是回忆复述着自己小时候听到的故事。
暖和的阳光让人有些昏昏欲睡。但是男孩听的很认真,并且至始至终都没有说话。
故事讲完已经是傍晚了,母亲长舒了一口气,站起身来「好了,我们该回家了。」
男孩听够了故事,顺从的站起来,临走的时候回头看了看那棵树,却猛然睁大了双眼。
在高高的树顶上仿佛坐着一个人,长长的袍子垂下来,正闭着眼睛,唇角带笑,靠在树枝上。
男孩揉了揉眼想要再看清一些,却又什么都没有了,不死心的转了好几个角度,确是真的,什么都没了。
风静静地吹过,低沉的声音好似谁从未出口的悲鸣。
「起风了,我们回家吧」母亲牵起了儿子的手。
「妈妈」男孩有些沉默地站在原地,抬起头看着母亲「你说这些故事,他们,真的存在么」
母亲微微一怔,本来想否认,但否认的话却怎么也说不出口。短短的时间内,她想起了很多东西。

其实她并不是只知道这些,她和喻文州曾经有过一段很短的对话。

一段孤独到让她很不想回忆的对话。
这一切都让她很难说出否认的话。
今天她和儿子说的故事,并非是完整的。
因为那个故事,还有一个结局,没有之前的故事那么惊心动魄,这个结局平淡到甚至有些冰冷。
而她,作为一个母亲,却不想告诉儿子这个结局。
喻文州确实在大战后回到了这个村庄,一个人,以一己之力重建了它,让一切都重新回到了正轨。
但是他自己却在那场战争中失去了自己的搭档。他被自己的搭档保护,对方帮他挡下了最后一击,因而他才有机会念完咒语击退敌人,也因而,活了下来。
据说在一切重归平静以后,他离开狂欢的人们,来到这棵树下,埋下了一个剑匣,然后独自一个人靠着树,站了很久。
那个样子太过孤寂,一时间狂欢的人们,竟谁也没有勇气靠近。
仿佛悲伤和痛苦让空气都凝滞,他们听见风吹过树叶发出的声响,明明是春天柔和的微风,树叶却抖动着,发出了宛若悲鸣一样的声音。地上的叶子被卷起来,零零落落却又十分柔和的盖在了那块还显得十分松软的泥土上。
一片惊呼中,人们看见一个人闭着眼跪在那块泥土前,没有表情,却仿佛连呼吸都透露着痛楚,悲伤好像深入他的骨髓,融入他的血液,永远的成为他的一部分。
他长长的袍子盖在地上,久久没有动。
有眼尖的人认出了这人的身份「……是王杰希」是这个村子以前的守护者。
「……天哪我还以为他……」
「既然他还活着为什么不回来」
一时间人们议论纷纷,一片纷杂之中突然有人问了一句。
「那个剑客呢?」
人群一下子安静下来。
他们看着王杰希把脸贴在那块地上。内心忽然有了些预感。
他们大概知道,那个站在树下的人是谁了。
他们也知道,那个剑客在哪里了。
他们也终于明白,那种痛彻心扉的悲伤和冷入骨髓的寂寞是为什么了。
人们沉默下来,看着王杰希的身影变淡。
他们知道,他不会再回来了。
这以后,那棵树突然枯萎,却又在不久后重新焕发绿意,自那以后,那棵树再也没有凋零过,茂密的树叶一年四季,仿佛要遮蔽住什么。
人们再也没有见过他们的守护者。
而那天回去后,喻文州就住今了村子最深处的间房子,闭门不出。
不过这一切都是传说,当时目睹了那一切的人们,大多已经不在了,认出了王杰希的,更是少之又少,人类的生命太过短暂,没有什么能真的永恒。
少女时期的自己听了这些传说后,曾怀着无限的渴望了好奇,去探访过他,那时的他,并不老,依旧是一副年轻的脸孔,却显得异常沧桑。他一个人靠在椅子上,闭着眼睛晒太阳。暖软的阳光下,她却感到了冰冷。
他温和地接待了她,在知道她的来意后愣了许久,低下头像是在沉思。
最后他抬起头,对她说「不会再有魔法了吧。是时候回归正常的生活了,不是么?」
「……太累了」他像叹息一样。
她离开,站在门口最后向里看了一眼。
空荡荡的院子,和一个人。
心里一抽,她快步离开,从此再也没有去过。
她恐惧那种寂寞的感觉。
男孩看着母亲陷入沉思,有些不安分地扭了扭身子,犹豫了一下「妈妈,怎么了么。」她一下子回过神来,看了看儿子「没事。」说着低下头。
怎么会有人,老的那么快。
不过很快她就释然了。她看着儿子,摇了摇头「那些故事,都只是传说而已」
她的私心让她不想提起这件事,她只希望,无论他们是否真的存在,都能回归平静,就像喻文州说得那样。
该结束了。
男孩有些委屈地撇了撇嘴,但还是顺从地让母亲牵住自己的手,往家的方向走去
「妈妈,你说,它会时常想起那个小伙子么。就是那个剑客」
「不会的,它只是一棵树罢了。」
母亲牵着孩子的手缓缓走下山坡,夕阳在他们身后落下。
树在落日的余晖中颤抖着落下了一地树叶。


评论
热度(2)

© 芝士卷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