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儿泠十。微博:草莓鸡蛋仔。
是个杂食。这里什么都有!
做你们的小甜饼!
头像是我的梦中情猫!

【乙女向】【白起】得偿所愿by泠十

失踪人口突然出现!

刚刚在准备换届选举的材料所以耽搁了.....

被新剧情虐到,今天抽卡又非到骂人。所以补了个甜甜的文。

人称混乱,ooc是我,流水账预警

接下来想写白起或者许墨吧....大家可以挑一挑。

不过我最近要准备换届选举和期中考试,更新时间可能要后延。

开头那句话是拜伦的。我没读过拜伦诗集。我是个俗人。

以下      正文

她在美中行,像静夜——万里无云,繁星满天

 

 

人和人之间恐怕真的是有点缘分这样玄之又玄的东西

就好像他以为还有许久才会迎接的重逢,竟然就在不经意之间突然到来,随意得甚至没有什么宿命的感觉。

就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下午,忙忙碌碌,平平淡淡,就连空气也和平时没什么不同,依旧雾蒙蒙地笼罩着一层薄薄的尘粒。如果非要说出点什么不同,大概就是天气好得出奇,像是个会发生好事情的天气。阳光洒在道路两边的行道树上,在地上投下一块块斑驳的暗影。

女孩就站在树下,穿着一身淡色的裙子,没有打伞,正抬着手遮挡眼前有些刺目的阳光,可阳光无处不在,于是她微微地眯起了眼睛。

女孩和高中的时候并没有太多的区别,只是比高中更好看了些,在这炎炎的夏日中,她安安静静的样子竟让人的心都莫名静了下来。说来也奇怪,她只是站在那里,并不起眼,却又好像吸引了所有的目光。

就连刮过她的风都渐渐柔和了起来。

白起突然想起了自己曾经为了女孩读过的那本诗集,里面的句子对他来说太过晦涩缥缈,直到现在都很难理解,但他却莫名记住了其中的一首情诗。

她在美中行,像静夜,万里无云,繁星满天。

在这刺眼的夏日阳光下,女孩就是那片安静又繁星满天的静夜,吸引着他靠近。

 

 

关于两人的未来,其实白起在私下偷偷想过很多次。

想过最多的,也觉得最遗憾的,就是高中那段时光。

其实高中的时候,两人并不是完全没有交集的,相反地,在某些助攻帮助下,两人有着比一般不同级学长学妹间多得多的接触。

有意也好,无意也罢,白起总会出现在女孩的身边,尝试照顾一点这个学妹,悄悄地通过自己的方法对她好,学妹也并不是什么冷漠刻薄的人,她是一个心底柔软的女孩子,经常会在两人相见之时对他露出笑容,一开始只是一个有些故作冷漠的轻挑嘴角,后来就渐渐变成了害羞的忍俊不禁。

就像拨云见日那一瞬间的惊艳。白起这才知道,人的心弦其实真的很容易被拨动,有时甚至会振动的过于厉害,产生令人心颤的眩晕。

与旁人不同的童年生活让他很难对别人敞开心扉,独特的校园身份也很难让人对他主动产生善意,因此来自女孩的这份温柔几乎是他高中生活,甚至是少年生活中最为鲜亮的部分。

重要到甚至不愿让她入梦,只想让她待在自己的心里,一秒都不能离开。

有时他也会想,如果没有误会和女孩突然的疏远,两人是否可以在青葱烂漫的高中校园里谈一场令人艳羡的恋爱,像所有情窦初开的少男少女一样,在漫天的银杏叶里牵手,在无人的琴房里接吻,在图书馆的角落里头靠头学习,每一秒都过得好像一辈子一样漫长,每一分钟都好像可以走到永远。爱情甚至可以简单成一道数学题,一瓶矿泉水。

 

 

 

但他很快又主动否定自己,在发现自己的evol之后他意识到,毕竟无论如何,他都会离开,倒不如让女孩不明白自己的心意,更何况,女孩又怎么一定会接受自己呢。

所以即使尝试读起根本看不懂的拜伦诗集,学起之前从未认真听过的文化课程,慢慢地改变自己,甚至最后选择为了守护而入伍历经生死,也不想让女孩知晓太多。

他不希望爱情只简单成一道数学题,相反,他希望爱情能在时间的沉淀之下,复杂琐碎为一辈子的柴米油盐

离开校园生活其实并不是那样轻松的事情,应征入伍接受训练都是非常严苛的考验,好在身边有一群同样年纪的少年人,日子也不算太难捱。

只是夜深人静,夜半私语之时,他还是会忍不住想起那个琴房里的女孩,美好得像一场梦,像拜伦笔下的静夜。

在美中行,也是美本身。

人有牵挂之后,要不万分脆弱,要不刚强难折。枪林弹雨之中穿梭,性命早已在家国大义之后被抛之脑后,只有女孩是心底那份一定要坚持活下去的希望。

家庭,朋友,于他而言无所留恋,因此倒在血泊之后,面对着过于强大的敌人和战友的尸体,他竟然说不清是对于未对女孩表明心意的遗憾多一点,还是庆幸她什么都不知道的欣喜更多一点。

毕竟失去一个不熟的学长,好像也不是什么太让人难以接受的事情,说不定,她都不会知道自己的离去。

聚会后茶余闲谈,有人会谈论到自己吗?

不过好在他也永远都不会失去她,因为哪怕死,她也依旧被他藏在心里。

 

 

活着回来见到她,领到保护她的任务。白起才终于有了点完成使命的实感,毕竟入伍也是为了保护对方。

从一开始的拘谨惊讶,到后来的熟稔自然,期间发生了太多的事情,白起无数次想要剖白自己的心意,却又总在最后关头忍住。

没事,还可以再等等,难道我都回来了,还会给别人机会?

当然女孩的安全问题实在让人揪心,就连他有时也会暗自怀疑担心自己会护不住对方。

他从不忍心苛责女孩,也不忍心看到她难过,如果她需要真相,就告诉她真相,如果她需要救助,就给予她救助。

如果她需要一个人陪她走到最后,那即使是拖着浑身伤痕,也一定会陪她走到最后。

 

 

「所以,你就陪着我从楼下一起跳下来?」安全落地之后不知过去多少天,我终于从惊魂未定中回过神来,将偷偷扒我窗户探查我情况的白起逮了个正着。

「这种殉情的戏码到底是谁教给你的,告诉我,我去找他拼命」

他有些无奈的从窗户里翻进来,拽着我把我拉到床边上,强行让我躺下,然后坐在一边,把我的被子塞得严严实实的。

「你需要休息」他叹了口气,我一下子坐了起来。

「你才需要休息,你才是伤员。」我又想起了白起那天的惨状,不禁一阵心悸。知道他曾经受了很多伤和亲眼看见是两回事,只有看见才知道真的受不了。我这几天一直噩梦缠身,每天都被各种噩梦惊醒,醒来看见空无一人只有月光的卧室崩溃到想要从楼上跳下去。那副情景给我的冲击太过剧烈,直到现在我都无法忘记那种令人窒息的心痛赶以及从噩梦中醒来的脱力。

毕竟我经常做预知梦,我是真的害怕这些噩梦成真。

于是我今天才会一把拽住飞过窗前的白起,强行带进屋子。

因为我昨晚做梦梦到他掉下楼。

此时人在面前,我才真真切切的安心了下来,心刚一放下来,那口气就憋不住了,眼眶一下子就红了。

警察叔叔看着我掀被子皱了皱眉头,还没来及说话就看到我眼眶一红,被吓了一跳,最后也只能叹了口气,把我按了回去

「听话。」他有些别别扭扭的说,然后又伸手揉了揉我的头,擦了擦眼眶。「我没事,伤不重,好得差不多了」

我听到这话更难过了,我这两天听来探病的韩野絮絮叨叨说了好多,才知道我竟然错过了那么多的事情,面前这个男人付出的比我想象的还要多得多,可他竟然都不让我关心关心他!

完全不想意识到自己在无理取闹,甚至忘了平时自己关心他会有多开心的怒火中烧的女人,终于决定发问了。

「你是不是不让我管你?」

「不是……」白起明显有些无措,想要说什么,刚一开口又叹了口气。

「算了……」他说

于是我更生气了,算了开头算了结尾?到底什么时候能不这么算了?!。

我今天就要让他没法简单一句算了了事。

「那样怎么样才能管你?做你女朋友可以管你吗?」

出事之前我就一天到晚想端个架子,想要等到他表白,再惊喜地答应,直到这次出事之后,我才决定一定要尽快出击。

谁能想到我掉下楼的时候想的是我这辈子都没亲过白起,亏大了。

太遗憾了,简直能让人梦里哭醒。

要是拒绝我……我就……

我这里还在想着就要怎么样,那厢白起已经红了耳根,他看着我有些认真地回答

「如果是你的话,不做我女朋友也可以管我。」他说

这是什么意思?歌颂友谊的伟大?什么直男?!我刚要发作,就听到他下一句话,「不过我希望你做我的女朋友,可以吗?」

他紧张地小小咽了一口唾沫,从我这个角度看过去,能看到他低垂下来的长长的睫毛,正微微地颤动。

我突然有些想摸一把他的头发了,棕色的,看起来很软,就像眼前这个人一样美好。

我的怒火莫名其妙地消散了,转而被一种无与伦比的好心情所取代,我看着因为我久久不回答而有些紧张茫然的白起,笑了起来,正想点头答应,却突然想起了韩野之前跟我说起的一件事。

「听韩野说,你在高中的时候看拜伦诗集。」

「嗯……」他不知我为什么突然问起,有些不自在「我看你经常……经常拿一本拜伦诗集,我以为你是喜欢拜伦所以才……」

我笑得更开心了,听韩野说的时候我就被可爱到难以自持,更何况听他现在亲口承认?眼前这个男人比我想象中还要过分可爱,我到底是靠什么样的运气重新遇到了他?足够我欣喜好多年
于是欣喜过头的我蠕动着从床上坐起来,凑上去小小地咬了一下耳朵,头埋在他的颈窝里闷闷地开口。

「我不喜欢拜伦。」

「我喜欢你啊。」

 

 

人和人之间肯定是有一些微妙的缘分的。

白起第一次在校园见到女孩的时候,以为会有一段青葱却短暂地校园恋爱时光。但他们却有些轻易和草率地分开了。

在他穿梭于枪林弹雨之时,他以为这辈子都不会再见到对方。可两人却奇迹般地重逢了。

当两人在某个普通的午后猝不及防重逢,他也绝不会想到,有一天能如此快的得偿所愿。

他看着面前举着红本子,絮絮叨叨地表示本子套不住美貌的她,故意装作不开心的女孩,突然笑了起来。

「这个本子套不住你,我能不能套住你?」他揉了揉对方的头发,眼底带着笑。

时光终于给他以厚待,让他把爱情活成了一辈子柴米油盐的模样。

得偿所愿。

评论(10)
热度(73)

© 芝士卷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