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儿泠十。微博:草莓鸡蛋仔。
是个杂食。
做你们的小甜饼!
头像是我的梦中情猫!

【方应看×我】密语by泠十

又是一篇很痛苦的摸鱼。

我今天头疼了一整天....所以迟了

祝大家国庆节快乐!放假开心!

ooc是我



「她还在书房?」听着侍女的奏报,方应看皱起了眉。

「姑娘这几日卯时就起了,之后便一直呆在书房里。点心也不让送,有的时候饭也顾不上吃,常常都是要到深夜才睡的。」侍女低着头,每说一个字,方应看的眉头就又皱紧几分「我们劝姑娘,姑娘只说没事的,说是从前熬夜习惯了的,我们便也只能由着姑娘去了。」

方应看此次出门公干,临走确实留了话,说是府里这位姑娘想做什么,想要什么,只要能办到,便都依着。所以下人们也无法,只好一过了子时就进房间劝姑娘睡觉,再给一边打着哈欠一边回房的姑娘披一件衣服。

「好了,我知道了。」方应看深吸了口气,有些头疼。他挥了挥手,转身就向书房走去。彭尖跟上,看着方应看心情不佳,想着劝几句,可刚试探性地开口叫了一声「侯爷。」,就被打断了。

方应看抬手示意他不必再说「不要说了,你也下去吧,我去书房看看。」

「……是,侯爷。」彭尖欲言又止,却还是领了命离开了。

于是长长的回廊上便只剩下了方应看一人。

时辰已近子时,晚风吹在人身上都已经带了些凉意,月光明亮得很,却还是抵不过书房里明亮的灯光。没有迟疑,方应看直接推开了书房的门。

他心里带了些气,正想着一会见到人要怎样数落,可刚转过书架,还未来及说话,便看见了在桌边睡着的姑娘。

书房里一片灯火通明,我趴在面前的一沓书上睡得正沉,甚至连方应看进来的声音都没听见,此时甚至还在桌上翻了个身。

这几日实在是太累了,我连高考前复习都没有这样勤奋地看过书,连着几日下来,面对着桌上摊着的一本本厚厚的书,我还是没忍住打了个盹。

就睡一会,很快就起来继续看,我像这样告诉自己,可谁想到,竟会在书房的桌上沉沉地睡了过去。

见到此景,方应看没说话,只叹了口气,就回头去关上了书房的门,挡住了秋日晚间微凉的空气。

接着他又缓步走到了书桌前,居高临下地看了我片刻,便俯身去抽我手边的一本书。

他这一抽,我便醒了。

「嗯?要去睡觉了吗?我再看一会就去。」我以为是来催我就寝的侍女,打了个哈欠,揉了揉眼睛,也没太在意,坐起身来就准备去拿我刚刚压在胳膊下面的书。

这一抬头,才觉得头有点晕。

应该是还没有睡够,我一边又打了个哈欠,一边暗暗决定早点睡。

「嗯,是该睡了。」昏昏沉沉间,我竟听到了个熟悉的声音,我花了两秒钟去辨认这是谁的声音,然后一下子清醒了过来。

是方应看。

我这才想起,下午的时候确实有人来告诉我方应看回来了,只是他一直没来寻我,我就给忘了,此时一下子看到他,才发觉心里思念早已成潮。

我开开心心地拉住他的衣角「你回来啦?」

方应看只看着我不说话,半晌才开口说道「你是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时辰了吗?我不在府里,你就是这样照顾自己的?」他拿扇子敲了敲我的头「怎么在这里就睡着了,若是我不来,你打算在这里睡一个晚上?」

我这才发觉自己理亏,忍不住有些心虚,只能梗着脖子「一会会有人来叫我睡觉的。」

「那你也不怕着了凉。」他放轻了语气,看起来好像也不是多么生气的样子「我在这里日日找名医给你调理身子,你倒好,天天在这里刻苦用功。让我看看,到底是什么,让夫人这般沉迷。」

也不是什么有趣的东西,相反,我并不想让方应看知道。于是我眼看着方应看要拿,便把书往后藏了藏。

可那么多书,哪里是一时半刻藏得住的,很快便被方应看拿到了手。

方应看没说话,只皱着眉头看手上这本书,我见藏不住,便也放弃了挣扎,任他把桌上的所有书都翻了一遍。

翻完之后,他抬起头来,笑了笑「我倒是第一次发现,娘子对于政论兵法有这样浓厚的兴趣,竟然废寝忘食至此。」

眼见着瞒不住,我便也懒得再编什么借口「谁会对这些东西感兴趣。」

「哦?那夫人还这般废寝忘食,拿自己的身体开玩笑?」方应看带着笑意的声音响起,只是细细听去,便能感觉到这笑意中带着些许咬牙切齿的意味。

我装作低头玩头发,没接他的话,冷不防却被他一把抱了起来。

「方应看,你干嘛?」我被吓了一跳

「到就寝的时辰了,我带夫人去睡觉。」他的声音在头顶上响起,我虽然知道他没什么别的意思,却还是涨红了脸「方应看,你好生不要脸。」

「我看你的胆子真是越来越大了」他抱着我,空不出手来敲我的脑袋,便只能低下头和我额头相对,说话时温热的气息喷在我脸上「子时了,我带我夫人去睡觉有何不可。」

这下我不敢说话了。

回房的路并不长,我却困得睁不开眼睛,索性在方应看怀里闭目养神,可刚闭上眼睛没多久,就听他问道「你还没回答我刚才的问题呢?」

「什么问题?」我迷迷糊糊。

「为什么作践我一番苦心。」

他的声音轻轻的,就贴着我的耳朵,带来一阵酥麻,在安静的夜里显得格外温情,可话里的内容却让我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我惊得一下子睁开眼睛「我什么时候作践你的心意了?!」

明明求婚都答应了呢。

「夫人这般不在意自己的身体,何曾是想过要和我百年的样子?」

我目瞪口呆的同时也意识到了自己最近的错误已经被方应看全盘知晓了,可事已至此,想想我之前三四个月的生活,我也确实感到了一丝愧疚。

更何况方应看此行一半是公干,一半是求医。

于是我只能放轻了语气「怎么会?我就是因为想和你一直在一起,所以才……」

想来觉得有些羞耻,我说完这句话就顿了一下,实在没有勇气再说下去。

「嗯?」方应看还等着我的解释,而我又一直觉得情人之间,事关彼此的问题一个都不能隐瞒,因为每一个藏在心里的种子,都会成为将来爆发的导火索。

所以我只好硬着头皮把心里所思所想都说了出来。

「我看这些书,是为了能一直在你身边。」我磕磕绊绊地说着。

「彭尖说我是你的弱点,可我喜欢你,想和你在一起并不是因为想成为你的弱点。我想一直陪着你,想和你并肩,想成为你活着的牵挂,也想成为你前进的勇气,唯独不想成为你的拖累。」

「我武功不强,又中了蛊,平日里行事又直来直去,实在是会给你添很多麻烦。想来想去,只有多了解些官场战场上的事情,才能更了解你,不至于让你每做一件事都还需要和我解释,也不至于和你拉开太大的距离。」

「而我自己,多注意些自己的言行,才能自保,才能不给你添麻烦,不成为你的拖累。」

我有些累了,所以声音也有气无力的,却还是坚持说完了每一个字。

方应看没说话,半晌突然笑了起来。

他悠悠地叹了口气「你这个女人啊……」

「你笑什么?」

「笑你太傻。」他声音里带着笑意,只是还不等我发作,他就接道「可我就是喜欢你的傻。」

「哪里傻了?」我佯怒。

「官场上的事情,又怎是书上一句两句说的清的。夫人若是想听,尽管来问我便是。」

我有些尴尬,便用胳膊捅捅他「你就没什么其他想说的?」

「唔,其他想说的?」他想了想「嗯,还真有。」

「什么?」

「彭尖该罚。」

「你罚人家彭尖做什么?」我惊呆了。

「说了不该说的话,让夫人你这么苦恼,怎么不该罚。」方应看理直气壮,而我则一脸呆滞。

玩笑开够了,方应看收了脸上的笑容「官场上的事情,夫人若是想知道,我可以讲给你听,多少次也不会厌烦的。」

「纵使夫人傻一点笨一点,听不懂,也没关系。我无论走到哪一步,都不会丢下你。」

「而若是要说到麻烦,我不怕麻烦,这世上没有我方应看解决不了的麻烦,夫人你尽管放心。」

谈话间,我的房间已经到了,可方应看却没进去,只是在我的房门口站住了。

「你要知道……他说道,却没有说完」

我不解地抬头望他,正逢他也低头笑着看我,他低下头在我脸上轻吻了一下。

月亮此时已经藏在了乌云后,我看不见他的表情,只能听他说

「你从来不是我的弱点,你只要活着,只要在我身边,我就没有弱点。」

只要你还活着,我就无所不能,所向披靡。

你的存在,本身就已经是勇气了。

方应看推开门,把我放在床上,额头贴着我的额头

「早些休息。」他说。

 



这篇文写了一些自己的理解,因为我一直觉得一个人活下去是要有牵挂的。不然人生是很难熬的,一个人在拥有所谓软肋的同时,也是拥有了这个世界上最强大的力量,无论走到怎样山穷水尽的地步,他都不会轻易放弃的。

下一篇想搞一个刀

评论(8)
热度(87)

© 芝士卷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