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儿泠十。微博:草莓鸡蛋仔。
是个杂食。这里什么都有!
做你们的小甜饼!
头像是我的梦中情猫!

【方应看×我】绝代风华by泠十

今天的风华选邮件让我笑了五分钟

所以忍不住以这个为灵感来搞事了

是个蜜汁理科生,所以对于古代官员的什么相处啊,称呼啊,真的一窍不通.....希望大家不要介意

激情摸鱼!ooc预警!



「听闻侯爷最近得了个新称呼。」下了朝,方应看正和身边的官员寒暄着,冷不防就听人突然来了这么一句。

说话的人是朝中一名文官,与方应看平日里交好,消息又灵通得很,往往知道许多别人都不知道的事情。于是方应看微微皱起眉,以为这次又是这位大人得了什么了不得的消息,要和朝中的大家分享。

只是这次事态好像超出了他的预料,因为还不等那位嘴快的大人说话,就有人接上了话「下官也听闻了,是个挺别致的称呼。」

「下官也有所耳闻,确实俗中带雅。」

「是啊是啊。」

一时之间群臣竟纷纷附和起来,除了几个平时就比较木讷耿直的官员,竟是大半的人都听说过。方应看心里一时有些惊奇,忍不住收起扇子,出声询问

「哦?看来这称号只有本侯不知道了?」他虽还惦记着家里刚刚远行回来的小姑娘,却又实在有些好奇,好在话音刚落,就有人给了解答。

「京城中都传开了,不过侯爷平时事务繁忙,有所不知也实属正常。」初开始提这个话题的官员终于接上了话「好像是叫什么……“风华绝代方侯爷”,对,对,就是这个。」

方应看拿扇子的手微微一僵,就听那人接着说了下去「这称呼粗看俗气,但是细细品来倒也带着些雅致。更何况侯爷少年英雄,年纪轻轻就颇有一番作为,又如潘安在世,这称呼倒也贴切。」

方应看没有接话,只是皱起了眉头,想来是觉得这称呼和这番解释过于腻歪,不过他也没拂了那位大人的面子,思索一会就有些谦逊地接道「当不起当不起。只是想来好奇,凡事都讲个因果,这称呼不可能是空穴来风,总得有个来头吧。」

「这......要说来头,恐怕还与您府上那位小姐有点关系。」说话人有些为难,但还是在方应看的示意下向他解释了这个称呼的来龙去脉。方应看听着,只偶尔接话,手上抓着扇子,嘴角却忍不住带上了些笑容。

于是今日下朝便比平日晚了些,方应看坐在轿子里,心里想着,觉得又好气又好笑,他思来想去,还是挑起帘子向彭尖问道「她在府中吗?」

「在,只是我们出门的时候姑娘还未起,不过此时回府,应当起了。」彭尖恭恭敬敬地回道。

回府之后,方应看才发现,姑娘起是起了,只是却还把自己关在房间里,不知道在做什么。

「一直没出来吗?」方应看询问着伺候的丫鬟,也只答姑娘起了之后洗漱完就让众人都干自己事情去,不要打扰。

方应看挑起眉毛,示意对方下去,自己走到门前,推开了门。

「呀,吓死我了,你怎么都不敲门。」因为太专注于眼前的东西,我根本就没听见方应看在门口说话的声音,此时被他的突然造访吓了一跳。

「我进我自己娘子的房间,也需要敲门吗?」方应看笑着走近「这是在做什么?」

「我又不是你娘子.....」我小声地接了一句「我还没答应嫁给你呢?」

「这么大个汴京城,想嫁入我方府的女人数不胜数,你居然还不愿?」方应看一点点凑近,他的鼻尖碰上了我的鼻尖,声音放得轻轻的,呼出来的热气让我一下子就红了脸。

他也不说话,只保持着这个姿势,直到我有些别扭地挪了下身子,他才微微偏头,看着我的眼睛。

「那我现在再问一遍,你愿意嫁吗?」

距离太近,我的脑子早就一下炸开了,此时只能有些慌乱地抵住他。

「方应看,你靠得太近了。」

「嗯?」他并没有退开,只说「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呢?」

我抬眼看他,只看得见他眼里那点细碎的笑意,像是世界上最珍贵又最闪亮的珍宝,又像是融化开的蜜糖,让人深陷。

「嫁嫁嫁,行了吧。」我终于在快要窒息前回答了这个问题,他轻笑了一声,我以为他终于要退开,谁想到他却在我的唇上贴了一下。

还未等我再说什么,他就直起了身子,从上向下戏谑地看着我「那我现在可以问我的娘子,刚刚在做什么了吧?」

「我在.....」我有些泄气,但还是把眼前的东西指给他看「我在研究怎么化妆。」

果不其然,他一下子就笑出了声「你这个女人,居然连化妆都不会吗?」

「这很奇怪吗?」听到他的嘲笑,我有点恼羞成怒。

「没什么,只是有些惊讶罢了。」他打开折扇「那你研究出来了吗?」

「还没有.....」我有一些丧气,可看到方应看,转眼就又有了新主意。

「方应看,你不是说这世上没有你不会的事情吗?那你会化妆吗?」

「这有什么难的。」方应看挑起一边眉毛笑着「不过在我帮你之前,你得先回答我一个问题。」

「“风华绝代方侯爷”是怎么回事?」

「怎么?这个称呼不好听吗?我可费了好大劲呢。」我有些不解。

「嗯,所以你之前日日不在府中,东北西走,前两日才脏兮兮地回来,就是为了这个?」他的声音放得很柔,让我不由自主就点了点头。

看到我点头,方应看有些无奈,但最终也只是用扇子在我头上轻敲了一下「以后不必为了这种事情这么拼命,日日风吹日晒不说,万一遇到贼人可怎么办。」

「纵使没有这个,你在我方应看心中,也是绝无取代的。」

「想要什么就同我说,莫说是这万丈红尘,就是那海底的月亮,我也能给你寻来。只是你不要让我担心。」

我说不出话,只能点点头,其实心里已经感动得一塌糊涂。于是为了掩饰我心底的泛滥,我举起桌上的东西「好啦,不说这个啦,快教我吧。」

方应看接过我手上的东西,细细地研究了一番,就执起了那支笔,示意我坐好。

他举着眉黛,离我不过短短几寸的距离,虽不如方才近,却让我更加紧张。

他的脸靠我太近,又带着几分认真的意味,竟让我找到了一分与平时不同的昳丽。

我实在受不了这样的气氛,紧张地咽了口口水,颤巍巍地出声「方应看,你不画吗?」

「嘘,别说话,我在看我娘子到底有多美。」他笑起来,眼睛略带一点弧度,像闪着流碎的金光。「这盒眉黛,配不上我娘子的美貌。」

我觉得我的脸一下子就烧了起来,支支吾吾再说不出话来。

「只有这天上的明月,水里的银河,才应配得上。」他轻声接道。

只有这世上最红艳的枫叶,最剔透的碧玉,最闪亮的星光,最皎洁的月色,才配得上。

方应看放下手中的眉黛,凑到我耳边。「你不施脂粉,在我眼里,就已经是」

「风华绝代了。」方应看说。

是山涧的清风,也是深秋的红叶,更是独属于我一人,无可取代的,永远不会老去的绝代风华。

 

 

 

 

 

我:那当然也比不过风华绝代小侯爷啦!


本来想开车的。但我真的不知道怎么停车,而且太久没开了。

算了吧

评论(11)
热度(127)

© 芝士卷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