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儿泠十。微博:草莓鸡蛋仔。
是个杂食。这里什么都有!
做你们的小甜饼!
头像是我的梦中情猫!

【乙女向】【白起】河流by泠十

一发完结!文题无关。

是一个不会苏也不会起标题的理科生。

还是选择了第一人称。预警!

首先我要承认错误。我非常非常ooc。而且从我开始写文开始就没写过乙女向。并且最近实验报告论文写多了。文风非常迷幻。

一个剪英语视频剪到快要发疯后的产物。

以下     正文

我们这一生,会遇到很多人,缘分皆朝生暮死脆弱如露水。

唯独与你,像是一条生生不息的河流。

——七堇年《尘曲》

等到时光走到我生命中的第三十个年头,我才意识到,两个人能够彼此重逢,是多么难得,又困难无比的事情。

 

白起夜里会做噩梦。

他会在凌晨时分突然惊醒,略有些急促沉重的呼吸一点点落进我的耳朵里。睡意被驱散,我想要抬起头问些什么,却感受到他小心翼翼地翻身坐起来。

陡然离开的温度让我在感到有些不适应的同时,也意识到了一个事实。

白起不想吵醒我,又或者说,他不希望我知道这件事情。

被不知从何而来的情感压抑住了询问的冲动,我一动不动的躺着,悄悄掀起眼皮,看着他的背影。

他坐在床边安静地做了几个深呼吸,又喝了一口水,接着轻手轻脚地站起来,走向与房间相连的阳台。

时间静静地过去,等他终于躺回床上,带着一身寒风和夜露的气息,却突然翻过身定定地看着我,过了一会,伸出手隔空揉了一下我的头。

接着睡下,好像又是一夜安眠。

这是我们同居的第十天,距离我们婚礼还有将近一年。

阴差阳错地,我发现了这个让我有些惊讶的事实。

 

同居生活开始的时间并不长,却比我想象的要轻松得多,一切都以很快的速度走上了正轨,就好像从很早以前,白起就已经开始准备这件事了一样。

白起是个细心却又随性的人,除了我偶尔晚归,熬夜加班,临时被许墨他们约出去谈事情以外,他很少因为别的事情和我产生什么分歧。

当彼此都走进对方的生活,随之而来的不仅是一起面对生活的勇气,还有那份渐渐深刻的又不断沉淀的爱意。

白起在旁人眼中并不是一个浪漫的人,有时甚至连我本人也会这么觉得,他表达喜欢的方式很简单,也很内敛,大部分时候都只是揉揉我的头,以此来排解那份实在掩饰不住的喜爱和欢喜。剩下的部分则都被他自己全部收进心底,等着在漫长的岁月中继续发酵,成为更加深沉和绵长的爱意。

但这并不意味着与他在一起的生活没有任何热情的波澜,这种波澜反而更让人期待,因为它就像莫名的火花,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就突然出现,而一旦闪过,就烧得人整个世界都好像要融化。

当我曾经在家中跳着脚向他重申恋爱需要两个人一起经营,而不是他一个人负担所有事情,我也很希望帮他分担他的辛苦,他伸出手敲我的头,对着我笑时。

当我晚上加班到深夜才回家,下楼看见这个人站在不远处的路灯下面,微风轻轻从他的脚边打着旋过去,又安静地吹起他额前的一点碎发,他拿出本来插在口袋里的手,站直身体抬头看向我时。

当我遭遇到危险和挫折,险些就要接受死亡的命运,他却突然出现时。

轻易地,就在我心里掀起了惊涛骇浪。

他琥珀色的眸子定定地看着我,好像有什么深情的话就要从那对薄唇中溢出,可他却只是勾起嘴角笑了笑。

「太晚了,我来接你回家。」

「照顾你是应该的。毕竟...... 」他的脸上有些可疑地红晕,话最终没有说下去。

就是这样一个人,笨拙又内敛,但是每次出现,却又都让我觉得美好得像一场梦。

而这份如约开始的同居生活,却好像在他心上打开了一个小小的缺口,让这份积攒了许多年的感情一点点从其中倾泻出来。

以前他很少在我上班时来我的公司,但最近却好像打开了什么奇怪的开关。前两天我正一个人在办公室整理后天开会的资料,冷不丁窗户就被敲响了,一抬头,就看见了窗口的白起。

他带着一脸沉静严肃的表情,摆摆手示意我把窗户打开,我以为他有什么要紧的事情告诉我,连忙打开窗户,谁想到他只是撑着窗台翻进来,然后抱住我,给了我一个吻。

「周年快乐。」他说。

这时我才想起,今天是我们恋爱两周年的日子。

而此时据我们第一次相遇,已经过去整整八年了。

莫名就被戳中了心底一处柔软的地方,我抬头手抹了抹眼睛,被他一把抓住了手。

「别哭,开心点。」白起用空着的那只手敲了敲我的头「今晚早点下班,带你去吃饭。」

我使劲地点了点头。

白起没有松开我,于是我抬头看他,却看到他眼睛一眨也不眨地盯着我看,我慢慢地脸红了,只是还不等我问些什么,他就凑过来咬了一下我的耳垂。

!!!

这下我彻底惊了,脸瞬间红透了。

白起你原来可不是这样的人!到底是什么把你变成了这样。

只可惜我一句话都没说出来,抓着他的袖子崩了半天脸,却架不住脸上温度越来越高。最后还是白起听到了外面的动静,松开了我,冲我笑了下就翻出了窗户。

留下我一个人脸爆红着接受悦悦的盘问。

幸福的生活过得太久了,竟然让我忘记了过去那些惊险又灰暗的记忆,直到今天看见白起夜半惊醒,那些记忆才一点点又回到脑海里。

前些日子太忙,忙得回家倒头就睡,根本就没来及关注什么,难得失眠,却发现了这样一个让人惊讶的事实。从我和他同居的第一天起,就会发现他临睡前会在床头放一杯水,以前一直以为只是个普通的习惯,而如今看起来,却不像是我想的那样简单。

我不禁开始想,这样的日子,持续了多久了?

于是我又偷偷地熬了几个晚上,以此来验证我的猜想,谁想到,熬的时间越长,我心里就越发沉重。

大部分的晚上,都是如此。惊醒后再重新睡下,等着我白天睁开眼睛,和我说第一声早安。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

弄清了事情真相的我觉得有些不知所措,连续几个晚上的熬夜又让我困倦不已,在公司工作的时候,很轻易就走了神。

等我回过神来时,白起已经站在我面前了。

他皱着眉头站在那里,手上拿着我刚刚打印的文件在我头上轻敲了一下「想什么呢?」

我脸色很差,恍了好几下才彻底回过神,接过他手上的文件,漫不经心地答到「没什么。」

「怎么这么累?晚上没睡好?要不是和你睡在一起,我都要怀疑你是不是又连夜去跟踪谁了。」我一下子想起了我们还没谈恋爱的时候,我连着好几个晚上去跟踪许墨的事,一下子就脸红了。

「没.....怎么可能。我除了你谁都不跟。」我伸出手抱住他,被他揽在怀里,有些倦怠地蹭了一下。

我也没说谎,这两天不就是在跟他么?

他拍了拍我的背「你这两天是没睡好,晚上老翻身。是失眠了么?有什么事情?工作上的?跟我说说,我帮你想想主意。」

我摇了摇头「不是工作上的。」

他静静地看着我。

然后我们都没有再说话。

「那好吧。」最后他开口。「等你想说的时候,告诉我吧。」

「今天早点回家,我有点事,晚上不知道来不来得及接你。回去的时候记得围上围巾,降温了。」他松开了我,没有再看我,打开了窗户。

送走了白起,我一个人站在办公室里,好半天才反应过来,揉了揉酸痛的太阳穴,去给自己倒了一杯咖啡。

我已经无暇分绅去想我刚刚的沉默是不是让白起不高兴了,我现在满心都扑在了我这两日的偶然发现上,脑子里乱成了一团。

白起在与我重逢前经历了许多我无法想象的痛苦和黑暗。这些东西都是他在午后的闲暇时光一点点告诉我的,而即使是在暖洋洋的阳光下,那些回忆也让我手脚冰冷,毕竟有几次,有好几次,我们都不可能再次重逢了。

是不是这些痛苦让他直到现在还在失眠?那些失败的经历?

或者是我之前经历的那些危险,几次他与我擦肩甚至差点失去我?

想到这里我心里突然一阵窒息。

之前的暗杀事件进行到最后的时候,我曾经一度失去了白起的联系,等再见到他时,他已经躺在了医院里。

那次的伤他修养了很久,而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我也常常噩梦缠身。一闭眼就是白起身陷险境的模样。

可我那时却在不停地让自己深陷险境,无数次命悬一线,无数次几乎要放弃生命。懵懵懂懂一无所知,却又总觉得自己能拯救一切,那时的白起每次赶来救我的时候,到底是怎么想的呢。

我长长地叹了一口气,我没有哪次比这次更鲜明的认识到,白起背负着比我想象中更加沉重的包袱,并且努力地不让这些阴暗的东西影响到我分毫。

思维这才刚刚回到刚才白起来的时候,很明显,我的隐瞒让他有些烦恼。

虽然他从不会责怪我什么,只会不停地要求自己更加细致地守护我。他什么都不说,只是不为了给我增添任何的复旦。

就是因为无论什么他都不怪我。我再次揉了揉太阳穴,心中产生了不少负罪感。

时间已经很快地到了下午,作为老板的我第一次选择了早退。

浑浑噩噩地围上围巾,我拎起包和悦悦她们打了个招呼就出了门。直到现在我都还没有弄清白起做噩梦的缘由,却已经准备好在今晚和他摊牌。我不想瞒他什么,更何况这件事情关系着我们两个人,再结合白起之前走的时候的反应,无论如何,我都得在今晚把事情说清楚。

回到家是下午四点,为了今晚能够顺顺利利地谈话,我选择了先回卧室睡一觉。

开好了晚上十一点的闹钟,我躺在了床上,试图用临睡前短暂的时候简单的理清一下思路。

然而我却高估了自己,睡眠来得很快,梦境有些许的凌乱,一幕幕闪的人眼前发晕。

只是不同于以往的预见梦,这个梦格外清晰,也格外温暖。时光静静地在梦里流过,没有分别,没有暗杀,到最后更是定格在了高中的那颗大银杏下。

那里有个少年,年轻一如往昔,面容桀骜。

那是我的白起。

再醒来的时候房间里已经一片黑暗,我爬起身准备开灯,谁想到刚一动就听到了身边的声音。

「醒了?」那声音问道,莫名和梦中的声音重合了,带给人无比的安心感。我懒懒地嗯了一声。迟钝的大脑这才工作起来。

「你回来啦?」我坐起来,听到白起轻轻地应了一声。

「现在几点了?」我问他,他看了下床头的钟,回答道「快两点了。」

「我怎么睡了这么久,我记得我开了闹钟的。」我嘟嘟囔囔的去摸自己的手机。却被白起一把抓住了手。

「看你睡得正香,帮你关掉了。」

我这才看清白起身上的装扮,他换了睡衣,却并没有睡,只是坐在床边上。我只看了一眼,就弄清了到底发生了什么。

那边白起还在问着「我一回来就看见你已经睡了,那时候差不多快十二点了,你吃过了么?要不要起来吃点什么。」

我没有回答,慢慢挪过去抱住了他的腰。

他的声音突然一顿,半晌带着一点点笑音「怎么了,做噩梦了?」

我贴着他的背摇了摇头,一时陷入了沉默。

白起身上带着的淡淡的烟味和凌晨的凉气,让我的大脑清晰了不少。

而往日他很少在醒来后去阳台上抽烟。我知道,他有心事。

沉默了一会,我缓缓开口「我最近遇到了一些事情。」

「嗯。」他抓住我的手,应了一声,示意自己在听。

「我喜欢的人噩梦缠身,每夜惊醒,我却没办法帮到什么。我猜想他是因为我才会这样,可我在之前甚至很少考虑到他在担心我。你说我,是不是做错了。」

白起哽住了,好一会没有说话。半晌才叹了口气

「不是你的错。」我没有出声回答,只是靠在他的背上。

「最近就是因为这件事情睡不着?」他摩挲着我的手,低低地问我。

我点了点头「你都梦到了什么。」

白起没有立刻回答我,沉默了一会含混的说「就是以前的事情。」

那你为什么每次噩梦醒来以后,都第一时间看向我的方向?我没把这句话问出口,睡眠让我的脑子清醒了不少,我相信噩梦肯定有过去经历的推动,但肯定也有不少,是因为我的缘故。

只是白起不想再说,我也不愿再提。

于是我只能更用力地抱住他,思索着该说些什么。但是白起很显然不想再继续这个话题了。

白起拍了拍我的手示意我松开「我去给你弄些吃的,以后不要不吃晚饭就睡觉。」

我有些强硬地拖住他,不让他站起来。我不想让这个话题轻易地结束,就像我不想让他觉得我脆弱而经不起任何刺激,我可以帮他分担痛苦,我担心他一如他担心我。但想说的话却一直乱糟糟地四处奔逃,让我说不出话来,突然,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勇气,我坐直了身子,凑到他耳边,颤抖着声音说了一句「学长,我喜欢你。」

白起不动了。

首战大捷,我继续努力组织着语言「以前的事情都已经过去了,所以….. 」

所以什么?

直到现在我才觉得,两个曾经没有任何交集的人,在这样一个芜杂的社会,能够再次重逢甚至相守,有多么的难得。可我之前竟然从未觉得,只觉得命运慷慨,却不想命运向来吝啬。

「所以我会一直在这里的。」语言太过苍白,我只能这样告诉他,却不知道他能不能听出我的决心。

「我知道。」白起最后拍了拍我的肩膀。「我只是……. 」

他没有再说下去。

只是什么?只是觉得有些不真实,觉得在意的东西都会消失?

「我不会消失的,白起,只要我不想消失,我就永远不会离开的。」我坏心眼的凑上去,咬了咬他的耳朵。感受到他的身体僵硬了一瞬。

白起长长地出了一口气,没有再说话,揽着我躺了下来。

「嗯。」他不知道在答应些什么。「以后不会了,让你担心了。」

我担心你是应该的呀,我那么喜欢你…….我凑上去亲了白起一口,拒绝听他对我的回应。

这世上有很多人,他们相见,然后在分离,缘分朝生暮死脆弱如蜉蝣,脆弱的情感如清晨露水,在生活的炙烤下瞬间就消失不见,连一点水汽都剩不下来。

但却还是会有人,小心翼翼地守护着最开始的那份情感,无论生活怎样艰难,无论想见的可能多么渺茫,他都会抓住那一点点机会,来到你面前。

唯独我们,像是生生不息的河流。

我翻身坐起来,看着白起温柔的眼神,那里没有星辰大海,只有午后的银杏,和我。我定定地看了他一会,突然被自己逗笑了。

「所以现在,我饿啦,有夜宵么?白先生。」

愿你以后的每个夜晚,都能在有我的梦中安眠。 

愿我们无论何时分别,都能在茫茫人海再次相遇。

愿我们是,生生不息的河流。

评论(9)
热度(68)

© 芝士卷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