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儿泠十。微博:草莓鸡蛋仔。
是个杂食。这里什么都有!
做你们的小甜饼!
头像是我的梦中情猫!

【曦瑶】春茶(一发完)by泠十

哇好久没写过一发完的文了。

太久不写文觉得自己越写越差。

私心补了一个原著曦瑶相处日常。

我是个俗人。我也不知道高雅的人怎么相处的。

所以ooc是我。甜。不想虐的别看最后的最后。
bug预警!!!

另外想撩我的姑娘可以看简介啊。顺便我主页上有未来写文的计划可以参考。

以下        正文

天光大亮。

街上走动的人多了起来,清晨微冷的迷雾早已散去,空气中只残存着些微的露水气息,在人脸上虚虚地笼着一层水雾,带来不少寒意,是南方冬天特有的湿冷。

只是太阳已经升起,这一点淡淡的水汽,很快就会在难得的阳光中烟消云散。

今天是个难得的好天。

南方湿冷,纵使是冬天,能见到阳光的机会也并不太多。这个冬天又冷的有些过头,一向气候温和的姑苏城到了冬日的最后,竟落了些薄雪,直到现在都还没有化。

雪不多,只薄薄一层附在桥面上,均匀又齐整。

南方的雪不同于北方,南方的雪细碎洁白又孱弱,衬着这江南的小桥流水,本该是说不出的轻灵好看。只是被来来往往的人踩过后,这一丁点的薄雪早就变成了灰蒙蒙的冰渣,再找不回前一夜晚上的模样,但从这满地细碎的冰渣间,却能找出不少烟火气息。

夏季池子里盛放的荷花到如今还是那副半死不活的残败样子,但水底的游鱼却渐渐浮到了水面,若是有人能忍着寒冷站在桥面上往下看个半天一天,倒也就能看到水面上那些个小心翼翼浮出来的细微水泡,只细细的一串,好像是在试探些什么,惹得人发笑。

时节已是初春,姑苏城余寒未消,却别有一番独特的韵味。纵使空气中还带着浅浅的难得的冰雪味道,冻得人鼻头发红,却依然能在点点滴滴的地方让人感受到冬天的逝去。

出早点摊的小贩支起一口大锅,锅里上下翻滚着热气腾腾的馄饨。街边的手艺人又摆出了摊子,精瘦的老人犹自穿着厚厚的冬衣,手上的动作却灵活了许多,片刻后一个糖人就被活灵活现地捏了出来。

孩子举着糖人,脸被冻得有些红,却依旧止不住的兴奋。于是母亲也笑起来,低下头为孩子拭去嘴角残存的糖渣。

这是温家垮掉以后的第一个冬天。普通老百姓只觉得这个冬天格外地寒冷。

山脚下,彩霞镇的铺子里天子笑卖得正红火,店门口人来人往,好不热闹。漫长的冬季过去,刚刚度过的新年还余韵未散,人们脸上都带着不少新年的喜庆,红光满面,乍看起来有些滑稽,却又让人心底微微发热。

恐怕是山脚下热闹喜庆的气息太浓重了,就连山顶上向来清冷的蓝家好像都不能免俗地沾上了些许。来来往往的人依旧安静不言,却又隐隐地藏了一份雀跃在其中。金光瑶早早起来了,只是闲来无事,便带着两个随从自己下山去绕了一圈,挑了几包茶点,又去重新开张的古董店转了转,选了副茶具,才打道回府。

谁想他一推门,就看见了坐在院中的蓝曦臣。

清晨的阳光在山顶可能有些稀薄,蓝曦臣的样貌竟然有些模糊了,他站在院口看向蓝曦臣,却只能看见对方那条在阳光下微微闪着光的云纹抹额,以及有些柔和了线条的下颌。

在这浅淡的春阳里,说不出的和谐。

金光瑶微微恍了恍神,不知想到了什么,没有说话。

蓝曦臣一早就来到了金光瑶下榻的院中,听闻金光瑶出去,便打算在院中坐一会便走,谁知一壶茶还没喝完,金光瑶便回来了。

听到响动,蓝曦臣转过头来,对着门口的金光瑶笑了笑。

「三弟。」他说。

「早啊,二哥。」金光瑶只微愣了一下,很快便恢复了常态,他笑了起来,挥手示意两个侍从离开,接着他踏进院中,在那小石桌旁寻了处地方坐了下来。

「昨夜休息的可好?」蓝曦臣抬手为金光瑶倒了一杯茶,杯口淡淡的水气散开,柔和了一瞬对方的五官,竟在那张微笑的脸上产生了些许柔情的效果。金光瑶只看着,那水汽瞬息间就消失的无影无踪了,仿佛刚刚那一瞬的柔情只是他的一场梦,而事实也确实如此,片刻后,他伸手接过了那杯茶。

茶具是他之前为蓝曦臣淘来的那副,触手是有些温润的瓷器质感,带着茶水的温度和些许蓝曦臣的体温,在初春微冷的风中迅速的冷下来。金光瑶低头浅浅的品了一口,熟悉的清冽茶香让他的思绪从一团杂乱的光线中微微脱出来一点,他又深吸了一口气,然后才抬头笑着说。

「还不错,二哥呢?最近可还忙?」顿了顿,他又有些无奈地看着蓝曦臣。「我这时候来云深不知处,本想着是能帮着二哥一些什么,却没想到还劳烦了二哥费神陪我。」

「怎么会?」蓝曦臣有些惊讶的看着金光瑶「三弟你愿意在这个时候来云深不知处实在是帮大忙了。若不是你带来的这些人,我恐怕还要再愁苦一阵子。」

金光瑶听着蓝曦臣说话,不发一言,风轻轻吹过来,吹动了蓝曦臣额头上的飘带。他看着蓝曦臣脸上完全不作伪的感谢和兄弟情深,说不上心里是怎么样的感觉。

蓝曦臣一直都是这副温雅的样子,无论是对谁,都温文有礼。

但是在对自己时,却又总有些不同。

果然,蓝曦臣说完这番话,皱起了眉,抬手揉了揉眉心「最近忘机有些奇怪,我也不知道该同他说些什么,三弟你来这里,我还有人能陪着说说话。」

金光瑶捧着茶杯摆出一副倾听的姿态。

蓝曦臣有时在他面前会有些小小的抱怨,也许是因为自己这个义弟之前在自己也落魄的时候收留了他,还帮他重建了云深不知处,又或许是因为什么别的原因,他不敢细想,只能草率粗略的告诉自己,蓝曦臣对待自己是不同的。

而正是这份不同,让他在窃喜的同时,偶尔也会感到失落。

「前些日子,叔父向我询问起忘机,说他最近总是会走神,问我他是否有什么心事,或是受了伤。我只能回答不知。」

「虽说是兄弟,但我确实很少与忘机说些什么。」蓝曦臣慢慢地说着,带着一点忽略了同胞弟弟的自责。

金光瑶静静地听着,此时也只能出声安慰蓝曦臣几句。

他对蓝家的事情了解的并不多,却也知道蓝家兄弟的身世并不像大家想的那般光鲜、一帆风顺。如果他没有记错,这两人的母亲应该是早早就过世了,而父亲也很少关照到他们,一生中的大部分时候都在闭关。

如此想来,蓝曦臣在这个世界上的亲人并不多。

这个事实狠狠地在金光瑶心上砸了一下,可能是蓝曦臣为人太云淡风轻又和气,会让人不由自主地忽略掉这个事实。

耳边蓝曦臣正在与他说着最近的事情,他说着云深不知处的重建,金麟台的事务,谈论着射日之征,而金光瑶的思绪却难以再集中在他说的事情上。

他又想起了蓝曦臣落难时被他收留时的日子。

虽说童年生活不幸,但是蓝曦臣好歹也是蓝家的未来家主,该不会的家务活一样都不会,最后还是靠自己帮他洗衣服。那段时间不长,而且并不好过,每天都要提心吊胆,防止蓝曦臣被温家的人发现带走,但是却格外让人怀念。

于是金光瑶突然福至心灵,他趁着蓝曦臣低头喝茶的功夫,抬手就握住了蓝曦臣的手。

接着他却哑然了。

向来亲切友好的金光瑶此时居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他只是有些愣怔的握住蓝曦臣的手,想抽回手又觉得突兀,只能认真地想着该怎么解释自己这个突如其来的动作。

正当他在想着的时候,蓝曦臣却突然反手握住了他的手。

蓝曦臣看起来清清冷冷一个人,体温却并不低,在这样一个有些寒冷的早晨,甚至让他手心有些冒汗,金光瑶犹豫了一下要不要抽回手,小指微微动了一下,最后却没舍得。

不知道到底是出于什么样的情感,就像当初收留蓝曦臣一样,一开始是抱着巴结蓝家的心思,到了后来,却也不知道变成了什么心思。

蓝曦臣在被金光瑶握住手的时候也楞了一下,他这个三弟,在他刚刚说话的时候难得的走了神,一副累了的样子,眼神也有些闪烁,但是却都集中在他身上,就在他打算停下来问对方是不是累了需要去休息的时候,金光瑶却一把抓住了他的手。

金光瑶虽然个子不高,在一群人中显得有些娇小,但是毕竟也是个男人,手上骨节分明,还带着一些练武的人特有的老茧,可握住他的时候,却让他一下子忘了接下来要说的话。等到他回过神来,事态就变得有些让人尴尬了。

一时间没有人说话,金光瑶抬头看着蓝曦臣,一时失语。

好在最后蓝曦臣反应了过来,他抓着金光瑶的手,说道「三弟,你从金麟台来云深不知处帮我处理事务,想来也累了。二哥没有什么能帮你的,但是若有一天,你需要二哥帮你些什么,尽管来云深不知处好了。」

金光瑶也慢慢缓了过来,他笑了起来,点了点头,半开玩笑似的「那二哥这句话,我就记在心里了。」

蓝曦臣这句话好像打开了什么奇怪的新局面,金光瑶脸上竟不再只有那副亲切的笑意,而是多了些别的表情。他唤来随从,拿来了他今天从山脚下带上来的茶点。

金光瑶指着桌上那油纸包对蓝曦臣说「这是我今日下山时买的茶点,那家店生意不错,老板向我推荐了这几种,我就每种都带了点,二哥尝尝。」

他顿了顿,才又继续说道「毕竟你们蓝家的伙食......」

他微微皱起了眉,这样的表情在他脸上其实有些难得,却又让他看起来更加真实。蓝曦臣看得好笑,又不好当着金光瑶的面笑起来,便伸手拈了一块。

三弟难得这样高兴,他想。

糕点入口,味道确实不错,只可惜有些太甜了,习惯了清淡饮食的蓝曦臣默默地喝了一口茶,但是看到对面带着兴味笑意的金光瑶,却又不忍心拂了对方的面子。

「还不错。」蓝曦臣放下杯子对金光瑶说「三弟喜欢这种茶点?」

「偶尔吃吃还挺新鲜的。」一副不在意的样子,金光瑶伸手拿了第二块。

蓝曦臣在心里默默记下了金光瑶这个在北方人里显得有些特殊的爱好,也伸手取了第二块。

山上气温不比山下,显得更冷一些,因此山上春意也并不如山下那般明显,坐在这里久了,甚至还能感受到不少的寒意。但是金光瑶却觉得,此处的春意,理应比山下更浓。

往日他在金家受尽欺凌,为了生存各种谋生,又哪有时间赏春,也只有在云深不知处,他才能真真正正地平静下来。此时他坐在云深不知处的小小院落里,只有他与蓝曦臣两个人,空气中不知什么时候沾染了很淡的糕点甜香和蓝曦臣身上的味道,场景虚幻到让他有些恍惚。

好像所有的勾心斗角都不复存在,所有的痛苦耻辱都只是一场闲极无聊的大梦,好像他从一开始就是这样,只需要坐在这里,什么都不要想,只是等待春天的到来。

如果这一切都是真的,如果他能在很久以前就认识蓝曦臣,会怎么样呢?

他的思绪突然岔开了片刻,很快他又笑自己。怎么可能呢,怎么可能一开始就认识蓝曦臣。

一切都是注定会太晚的。

时间过去的很快,还是初春,天黑的也早,两人闲聊一天,金光瑶将蓝曦臣送到院口。

月色安静地洒在面前的人身上,更显得他唇红齿白,雅如春风,他站在那里,好像快与春风和月色融为一体。

如沐春风。

金光瑶恍然间觉得这就是自己一直想要得到的春日的模样,于是他抬手,他本想揽住蓝曦臣,却又一下子清醒过来,最后只是在蓝曦臣肩膀上拍了拍。

蓝曦臣眼前的金光瑶眼睛里好像闪着光,年轻的不再像是他认识的那个模样,而更像是一个不经世事的,出于他这个年级的人该有的样子。

于是他心里一动。但是仔细再看去,那束光却又被仔细地敛去了。

金光瑶笑了笑。

最后他说。

「二哥,好好休息。」







当时蓝曦臣说承诺的时候,谁也没想到等到要兑现的那天,他却食言了。

天光大亮。

自他登上仙督之位后再少有这样好的睡眠。梦里的一切清晰得仿佛昨日。卧室金光散乱,让人有些分不清现实和梦幻。

可时间分明过去好几年了。

不过一场大梦。

评论(2)
热度(56)

© 芝士卷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