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儿泠十。微博:草莓鸡蛋仔。
是个杂食。这里什么都有!
做你们的小甜饼!
头像是我的梦中情猫!

【忘羡】所思在远道(上)by泠十(大概又名二哥哥如果生气了要怎么哄)

最近自己真是好勤快。

很久以前存的梗,今天拿出来写。

没怎么看过文。如有撞梗。我只能说是不甚荣幸。

标题随手。正文无关。来留评啊!来红心啊!
国庆大酬宾送泠十小甜饼的拥抱一个。

ooc是我

以下       正文

「含光君?蓝二公子,二哥哥,蓝二哥哥,看我一眼呗。」魏无羡趴在桌上,有些讨好地叫着对面看书的人。

蓝忘机一言不发,坐姿端正,衣袖洁白不染尘埃,甚至眼皮都没有抬一下,只继续安静坐着看书,仿佛对面空无一物,一副不为所动的样子。

魏无羡大感头痛,他伸手扶住蓝忘机手上的书,正打算凑过去说些什么甜言蜜语,好让自己的蓝二哥哥抬目看自己一眼,可是手刚刚搭上去,蓝忘机就挪了一下书本,又略微侧了下身,躲过了魏无羡的手。

魏无羡只得缩回了手,叹了口气,继续盯着蓝忘机看。

这下麻烦了,他想,自家含光君看来是真的生气了。

魏无羡又深深地叹了一口气,连做坏事的机会都不留给自己了,看来这次事情恐怕很难蒙混过关了。

他之前卧床多日,好不容易熬到大夫开口说是可以下床走动,一早就洗漱出门觅食,毕竟这些天日日在蓝家吃病号餐,嘴里简直要淡出鸟来。只是蓝忘机不在屋中,魏无羡等了会,还是没有忍住自己先下了山。

难得逮上机会,魏无羡特意去镇上买了一壶天子笑,又去了自己平日里常去的那家湘菜馆,一路潇洒恣意。回来后又直奔兔子坪,在那里大闹一番,等到他揉兔子揉的过了瘾,把一窝兔子闹得满草地乱窜后,才心满意足地回到静室,准备接着逗一逗他的蓝二哥哥,谁想一进门,就看见蓝忘机独自一人坐在桌边看书。

这本没有什么奇怪的,他往常十次进门,有八次都能看见蓝忘机在看书,一般他都会静悄悄地走过去,趴在桌前,盯着蓝忘机看,直到他放下书,走过来抱住自己。又或者是从背后一把抱住蓝忘机,在对方回头抓住自己的手前,把冰凉的手塞进他怀里,一把拿走他手上的书,趁机在对方脸上一通乱亲。而在这时,蓝忘机总是波澜不惊地回身抱住他,开口询问他今天去了哪,认真地听他说着今天一天的所见所闻,时不时问上两句,魏无羡就心安理得的靠在蓝忘机身上,大声谈笑。

有时蓝忘机会批一批小辈们的文章,这时魏无羡也会帮他改掉一些,两人时常靠在一起,讨论着小辈们文章的优缺点。

等到闲话说完,情话说尽,夜也就深了,于是便各自沐浴,最后同榻而眠。

在蓝家的这么些日子,几乎都是这样过来的。

可今日魏无羡进门看到蓝忘机在看书,却敏锐地感到了些许不对,只是他也说不出究竟是哪里不对,可能就是和蓝忘机处的日子长了,即使是他这样粗线条的人,也能感受出对方细微的变化,但是细细看去,含光君坐在那里,美好一如平日,完全没有什么不同,所以他短暂地思考了一下,也只是告诉自己,可能是自己躺在床上时间长了,躺的整个人都多愁善感了起来。

直到他趴在蓝忘机面前盯着他看时,魏无羡才发现究竟是哪里出了问题。

他的含光君,竟然不再理他了。

魏无羡惊了,他伸出手在蓝忘机面前挥了挥,却没有收到任何的回应,他又整个人凑上去,而蓝忘机也只是往后退了一点,根本没有要搭理他的意思。

魏无羡感到有些茫然,他本以为自己卧床多日,好不容易下床之后能够收获到一个比往日更加热情好逗的含光君,没想到对方的态度竟然如此冷漠。

如此一看的话,那就是,真的生气了。

魏无羡吸了一口气,略微觉得有些牙疼。

之前他带小辈们出去夜猎,只是没想到中途出了些差错,蓝家小辈和金凌被困,他去救他们时,又为了保护金凌挨了一爪,伤口位置有些险要,正伤在胸口处,好在蓝思追聪明,在脱离包围后第一时间就燃了信号烟,否则魏无羡的伤恐怕养的时间还要再长一些

虽说他这么些年也大大小小受了不少伤,这个伤口位置虽然险要,但他当时避开了要害,倒也不危及生命,不过是他现在这具身体灵力低微,伤势好的慢一些,才显得那样可怖,他自己是完全没有往心上放的,可是蓝忘机可能就不一定这样觉得了。

当时来的蓝家人里没有蓝忘机,蓝忘机是后来才收到他受伤的消息赶来的,那是他伤口已经包扎好了,正躺在床上和一帮小辈天南海北地胡侃,冷不丁蓝忘机煞白着一张脸就冲了进来,吓了他一跳,本来那些小辈还笑得正开心,此时看到含光君才想起来是自己害的夷陵老祖受了伤,一个个顿时噤若寒蝉,畏畏缩缩地喊了声含光君,蓝忘机微微点了点头,他正盯着床上的魏无羡看,也没空理这些小辈,蓝思追他们看含光君没有要责备他们的意思,也就松了口气,道了别之后就溜出了房间。

留下魏无羡一人躺在床上,他笑着向蓝忘机招了招手「蓝二哥哥」

蓝忘机这才走过去,他眼神有些暗淡,带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最后也只是抓住魏无羡乱挥的手塞进被子里,又隔空轻轻地抚了一下他的伤口,问道「疼么」

「嗨,小伤」魏无羡毫不在意地摆了摆手,接着又看向他「带我会静室呗」他眨眨眼。

蓝忘机无声地叹了一口气,俯身小心翼翼地抱起魏无羡,魏无羡本来想挣扎一下说自己伤的是胸口,虽然有些疼,但是路是能走的。只是看着蓝忘机的脸色,又想了想医嘱,最后还是放弃了。

一路无言。

蓝忘机把魏无羡放在床靠里的地方,又检查了一下他的伤口,最后什么也没说,只是说了句「好好养伤吧」

接着他就一直没能下床。

说起来,养伤期间含光君的服务不要太到家,说让干什么就干什么,擦身的时候还能顺带调戏一把,看着含光君面上不变,耳朵却发烫,着实有趣,那时他还以为蓝忘机并没有生气,正美滋滋的,谁想到如今就变了样。

秋后算账,在这里等着自己呢。

魏无羡讨了个没趣,又不知道该怎么跟蓝忘机解释当时的情况,有些事情容不得他做选择,又或是没时间给他做选择,他只能绕到桌子另一边,拿过蓝忘机马上要改的作业,给自己倒了杯茶,开始安静地批作业。

怎么办呢,魏无羡一边改着作业一边叹着气,突然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评论(6)
热度(112)

© 芝士卷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