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儿泠十。微博:草莓鸡蛋仔。
是个杂食。这里什么都有!
做你们的小甜饼!
头像是我的梦中情猫!

【瓶邪】危机(十五)(完结)by泠十 (又名花吐症来得快去得更快)

第十二年啦!赶个夜班车!
完结啦!!!
ooc是我

章节目录

以下          正文

我的胸中充满了勇气。
我像这样对自己说。
大量的烟草刺激了我的大脑,我正处于非常清醒的状态,我非常清楚我现在在做什么。
我在敲闷油瓶的门,我想见到他,我有话想要对他说。
正想着,我又敲了一遍门。
其实从我敲门到闷油瓶开门之间间隔的时间很长,但我却毫无知觉,毕竟这点时间和我漫长而又隐忍的暗恋岁月相比起来,简直微不足道,就连和之前罹患花吐症,即将走向生命终点的恐惧时光相比,也不足以撼动什么。这只是一段安静的,机械的时间,它不具有任何意义,也不存在任何情绪,只有我,一个人重复的,麻木的,甚至有些神经质的,一遍又一遍地敲门。
我说不上我心中到底有怎样的决心,毕竟一天前我还沉浸在暗恋无果看不见尽头的痛苦绝望之中,突如其来的希望让我望不到方向,我拥有许多证明事实的证据,却没有办法说服自己不去对它们视而不见,我心底依旧有着担忧与恐慌,因此我现在所有的勇气和决断通通来自于胖子的规劝,以及刚刚打给医生的那通电话,除此之外我一无所有。
除了心底那点微弱叫嚣着的希望,我一穷二白。
我是站在悬崖边敲门的那个人,等着屋中人开门,将我拉进屋中,又或者撞下万丈悬崖。
我深吸了一口气,摒弃了一切繁杂的念头,只专心致志地在那扇我亲自安上去的木门前安心等待,并时不时地敲两下门。
我也曾拍门,但我的理智不允许我做这样也许会威胁到我人身安全的事情,于是我只能敲门,一遍又一遍,而就在我准备抬手敲第五遍时,门终于被打开了。
看到门打开的那一瞬间,我的心就落了下来,并从未有过地佩服过自己的聪明才智与未卜先知。
我装的门,是朝里开的。
我看着站在门口的闷油瓶,他带着些过于疲劳的苍白,眼底也有些发青,头发微微凌乱,看起来却不像刚从床上爬起来的样子,他没有开口,也没有侧身让我进去,只是站在那里,沉静而一如往常地看着我,等着我开口。
我突然有些紧张,刚刚被我扔到角落掐晕的杂念又蠢蠢欲动地醒了过来,竟让我有转身就走的冲动,我的喉咙微微发紧,这让我感到难受,手指也不自觉地在门框上敲打起来,在那一瞬间,我竟产生了回头就走的冲动。
但我的理智在最后一秒把我拉了回来,我用强大的意志力牵制住了自己想要回转的头和想要迈开的腿,我告诉自己,如果我这样神经质地敲开闷油瓶的门,又什么都不做,可能从此以后就不会再有什么机会了。
可能我的生命就要走到尽头了。
更不要说,如果我不说,等着闷油瓶开口,就真的不知道要等到猴年马月。
我并没有张家人那么长的寿命。
我用手抠了两下门,又收回手揉了揉头发,觉得自己从没有这么扭捏不决的时候,我抬起头看了看闷油瓶的表情,确定那上面没有什么异样之后,我才开口。
「那个……嗯……小哥,我有话跟你说」我有些犹豫地开了口,紧张使我的喉咙有些发涩,声音也有些沙哑。
我深吸一口气「我的病好了。」
话一说出口就觉得自己好像说得太过含蓄,我觉得有些牙痛,却又实在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能抬头直视着闷油瓶,用一种烈士般大无畏的眼光。
因此我没有错过闷油瓶脸上不甚明显的感情变化,虽然我很少能读懂他的情绪,但在这一瞬间,我却清晰感知到了。
那是一种混杂了欣喜的惊讶。
接着他又回复了平时那副样子,淡淡地「嗯」了一声。
嗯是什么鬼????我说的还不够明确么,我又开始觉得牙酸,可是闷油瓶除此以外再没有反应,大有一副你说完了么,说完我就关门睡觉了的样子。
于是我只能扒住门框继续做心理建设,等到我的心理建设跟北京的交通,外滩的客流一样无人能敌的那一刻,我终于开了口
「那个,小哥,你也知道吧」
「就……我……还挺喜欢你的」
想了想又觉得不对,只能硬着头皮继续补上一句
「反正就……我喜欢你」
闷油瓶没有说话。
我有些忐忑「你看吧,现在这个村子也就这样,你在这里住的也挺好的,不如跟我一起住下去。以后你有什么别的想去的地方,我再陪着你去,带上胖子。」
从西湖小老板到雨村down town小王子,我这张越来越厚的脸皮也开始发烫了。
「时间也不短了,不如我们就……在一起?」
几乎是豁着我这张三十多年的老脸,我终于磕磕绊绊地说完了一整段话,接着就觉得臊得不行,想着要是被拒绝了,证明是我自作多情,我就从断桥上跳下去了此残生。
气氛一下子陷入了沉默,只是好在这次没让我等太久。
我正有些慌乱地想摸根烟出来抽抽冷静一下,却冷不丁被抓住手拉了过去。
闷油瓶与我身高差不多,于是现在我们几乎是面对面,脸和脸之间的距离近的简直能让胖子老脸一红。
我就更不用说了。
这样的暧昧气氛持续了不知道多久,就在我打算挪挪脸好好说话的时候,闷油瓶把下巴搁在了我的肩膀上。
与形象完全不符的温热气息,带着一点点福建特有的水汽,轻扫过耳廓。
「好」他说。
我一直以为我人生中的大部分危机都已经过去,少有的还未来临的,也许在不远的地方等待着吞噬我,我从来无法预测,也无法逃避它的来临。
它们随时会吞噬我,和我身边的每一个人。
它们阴冷,恐怖,带着从墓穴中而来的腐朽气息。
但我却也明白,我人生中最大的一次危机,已经过去,结局完满到令人心惊。
自此以后,畏惧不再与我为伴。









后记:

第一次很完整的写一篇瓶邪文。😂并且坚持了下来。
鼓掌鼓掌。
很久以前在贴吧上连载过一篇,但因为各种原因,反正就坑了。
这篇文一开始框架只是个短篇,没想到拖拖踏踏写了这么长,结局一直都很卡,今天虽说是赶了个817的夜班车,但要改的还是很多。
我会慢慢开始修文。
同时也感谢大家对我的包容,支持,以及一路相伴,感谢大家对他们的喜爱,付出,和坚守。
我是一个文笔糟糕,没有文风,更新飘忽的人,这段时间也是辛苦大家了。每一个点小红心小蓝手的,评论的姑娘我都会记得,希望岁月对你们温柔以待,也期待与你们在以后的文中相见。

下一年,希望你们都在。

番外有想看的可以留言,后面不定期写一写

评论(3)
热度(38)

© 芝士卷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