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儿泠十。微博:草莓鸡蛋仔。
是个杂食。
做你们的小甜饼!
头像是我的梦中情猫!

【瓶邪】危机(七)by泠十 (又名花吐症来得快去的更快)

还差一个番外我今天的计划就完成了。

累到爆炸。

真的ooc


章节目录


以下    正文



说起来是问,但确实不是个问句。

小花的语气太过笃定,都不禁让我怀疑胖子是不是在把我病情告诉他的同时,也交代了让我患病的罪魁祸首,而他刚刚的询问只不过是在确认而已。

我转身看着小花,他直视着我,笑得一副早知如此的狐狸样,同时举起手向我辩白「这个不是胖子告诉我的,我猜的。」

我也意识到了自己反应有些过度,这样一来就算想瞒也瞒不过去了,最后我叹了口气,点了点头,算是回答了小花那个完全被剥夺了作为问句的尊严的问题,摆摆手就出了门。

再在那里呆下去,我一定会压制不住心里憋屈的恼火,但我又确实不能向小花发火,毕竟如果不是为了我的事情,他也不至于说是丢下事情连夜赶到这个小山村。

休假?解家快完蛋了么,当家的怎么可能会有时间休假?我心里知道小花留在这里肯定有目的,但那么贼精贼精的一个人,想做什么也不是我在这里想想就能随随便便猜出来的,我也总不能现在在推门回去,当面问他想要做些什么。

说是恋爱会拉低人的智商,可我毕竟还是一个三十几岁的单身汉,不存在的。

所以我只是在小花的房门前犹豫了一小会,就转身走到了胖子的房门前。

「胖子,出来!」我走到那扇门前用力的敲门,不远处小花住的房间并没有任何动静,看起来好像是打算袖手旁观,我也懒得管这份袖手旁观中可有多少看好戏的心态,继续砸胖子的门。

「快点开门,我知道你没在睡觉。」我拍着他的门吼道,我想胖子这人要是睡着了,打呼的声音比雷公打雷还响,现在这么安静,肯定是还醒着。

房间里依旧毫无动静,但过了一会就响起了震天的呼声。

我站在门口气得都快笑出来了,其实我来敲胖子的门也没多少兴师问罪的意思,只不过因为被迫说出了暗恋对象有些恼羞成怒,心里憋屈,来敲敲胖子的门发泄一下,现在眼看着敲不开,我在门口站了一会,看了看表,见时间也不早了,就转身回自己的房间睡觉去了。

我坐在床边上咳掉了嗓子里堵着的所有花瓣,然后对着那一点淡淡的红色郁卒了一会,病情在我的有意无意忽视之中渐渐加重了,现在无论怎么安慰自己死亡不过是终点,不管怎么对死亡看得开,都无法缓解我心中筹结的不甘与憋闷。

现在除了把希望寄托在后天的诊疗上,好像也没什么别的办法了。我叹着气躺在床上,突然就觉得自己好像一个重症晚期卧病在床的病人,想象了一下那样的场景,我竟然被自己逗笑了。

其实没有死在荒山野岭,而是能自己选择生命的最后一站,对我们这种人来说已经很好了。我这么安慰着自己。与其想的痛苦,不如什么都不想,安安心心迎接命运。毕竟和命运争斗太累了,而且从来都没有意义。

第三天我跟小花一起去见了那个所谓熟悉的医生,简单的聊过几句之后,医生也表示这样的病就算是他也没见过几例,一时也提不出什么比较好的方案。

小花在门外等我,我微笑着示意医生把话说完。

那医生吸了一口气「其实这个病几乎是没有办法用科学来解释的,更像是一种玄学上的内容,所以你说要我用什么比较科学的常规方法来治病,我也确实没什么思路。」

「不过要说是见过这种病,我也确实是见过的,之前有个二十几岁的小姑娘也得过这种病。」

他没再继续往下说下去,也不知是怕刺痛我的伤口,还是那其实是一个悲伤的故事,而是换了个话头,他说。

「吴先生,您是解先生的朋友,我是希望能帮你的,但是这个病用我的专业知识确实没有办法治好,我也只能建议您去向….. 」

他斟酌了一下措辞「去向您喜欢的人表白试试,不管那人是谁,去了总归有希望是吧。」

他对我笑了笑,我也对他报以笑容,然后我起身走出了房间。

这样的结果其实不出乎我的意料,说失望也没多少,却委实无法让人觉得开心,只是还是那句话,对于死亡,我比自己想象的要坦然,所以即使不甘心,也不会有太大的失望。

我已经是快要四十的人了,人生再怎么说也已经过去了一半,该完成的事,该拥有的人全部都有了,我又怎么会有不坦然的理由。

小花进去和医生说了几句话,出来之后他什么也没说,只是对我招了招手「走吧。」他说。

显然这样的结果也不出他的意料。

回去之后我就回了房间,一直睡到晚饭的点才起来,不知为什么,结果出来之后,我反而更能睡得踏实,等我睡醒出来,就看到小花和胖子坐在院子里,我心里好笑,想这两个冤家竟然会还有坐一起聊天的时候,等走进就听见小花说了一句。

「那这么看,路就只有一条了。」

我愣了一下,那两人回头看见是我,小花笑了笑「起来了?」

「嗯,在说什么?」我打着哈欠拖了个板凳在院子里坐下来。

「聊一个斗。」胖子接过话头「你胖爷我金枪不倒,说到下斗感觉就像回家。」

「去你的吧,这个词是这么用的么。」我笑着骂他,接着低下头,盘算着什么时候定去杭州的行程。

得先去看一眼爸妈,然后还有铺子里处理一下,还要去办一下资产转移的手续。

事情很多,得尽快了。

再打了个哈欠,无心听他们的对话,我进了厨房,开始找晚上要吃的东西。

日子很平淡的过了两天,我在心里估摸着小花差不多也要走了,早上起床之后咳完喉咙里的东西就开始盘算行程,却不想一推门出去就看见了闷油瓶。

这时我才恍然反应过来,已经一周多了,闷油瓶也该回来了。

他脚边放着一盆水,看起来好像是准备冲冷水澡的样子,我再往边上一看,就看见了胖子。

胖子正站在闷油瓶边上,好像要跟他说些什么。

我一看这情景,简直头皮都要炸起来,赶忙大叫一声「胖子。」

胖子一看是我,立刻闭了嘴,我大步走过去。

「大清早的说什么呢,小哥才回来,你也不让他去休息。」

闷油瓶看了我一眼,我也不知道他有没有看出我心里的慌乱,只是梗着脖子站在那里,像个愣头青,好在他只是看了一眼,就转身拎起水,准备到一边冲澡。

我刚松一口气,就看见小花从房间里钻了出来。

「哟,回来啦。」他说。

我转头看了一眼他的脸,心里突然有了一种让我毛骨悚然的猜测。

只是我还来不及阻止。

「刚好,有点吴邪的事情要跟你说一下,他脸皮薄不好意思,麻烦你冲完澡赏个脸来一趟。」

 

 


评论(3)
热度(53)

© 芝士卷饼 | Powered by LOFTER